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媽媽的溫泉

  商機
  
  丁鳴是名編劇,手裡有些錢,就想到山裡開傢酒店。
  
  丁鳴來到碧雲山,在山裡一連走瞭兩天,最終選中瞭一個地方:這裡前有小溪,後有大山,左有翠竹林,右有巨石群,景色美極瞭。
  
  就在丁鳴正高興的時候,忽然聽到巨石群裡傳來“鐺鐺”的聲音。丁鳴很好奇,便往巨石群走過去,手無意間觸碰到石縫裡流出來的水,竟然有溫暖的感覺。他一鼓作氣爬上小山坡,看到一個頭發花白的石匠,正在寒風中打石頭。在石匠的身後,有一個小水池,正冒著熱氣。丁鳴走到小水池邊,把手伸瞭進去,冰涼的手一下就暖和起來。
  
  石匠有點木訥,話很少,丁鳴問一句,他就回答一句。原來,這石場歸石匠所有,石匠傢裡隻有一個老媽媽。
  
  丁鳴興奮不已,出師大吉,竟然被他找到瞭溫泉,溫泉酒店的廣告打出去,一定吸引人。而且,那石匠沒有離開過大山,應該是一個很好搞定的人。他怕夜長夢多,第二天就帶著律師,提瞭一大箱現金趕到碧雲山,要買下石場,可石匠就是不賣。
  
  丁鳴摸出一疊疊現金說:“你就是打一輩子的石頭,也掙不到這麼多錢。”
  
  石匠笑瞭:“不管你出多少錢,我也不賣。我打光屁股起就在石場上長大,一天不來敲幾錘,心裡憋得慌。”
  
  丁鳴不相信有這樣傻的人,接連加價,可石匠依舊毫不動心。
  
  丁鳴見實在撬不開石匠的腦殼,就去找石匠的媽媽,希望她是一個突破口。
  
  石匠的媽媽滿臉皺紋,正坐在爐邊燒火。丁鳴勸老媽媽把石場賣瞭,跟兒子到山下去享清福。老媽媽和藹地笑瞭:“山下不好,天冷瞭也沒柴火燒。”
  
  無論丁鳴怎麼勸說,老媽媽都一口咬定兒子離不開石場,自己離不開柴火。不管給多少錢,他們就是不離開這個地方。丁鳴氣得直搖頭,看來,老媽媽比石匠還堅決。
  
  美人計
  
  丁鳴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溫泉流走,要是建成溫泉酒店,那就是紅紅的人民幣呀!丁鳴下定決心,不管花多大的代價,都要買下石場。
  
  既然金錢沒能打動石匠,那麼美女呢?丁鳴又想到利用美人計攻破他的防線。為此丁鳴熬瞭兩天兩夜寫成一個劇本,然後就去找“女主角”。
  
  丁鳴找到一個名叫劉潔的保潔員,她來自農村,四十多歲,一見人就露出羞澀的微笑。關鍵是劉潔喪偶,兒子小科在讀高中,正是需要用錢的時候。
  
  丁鳴拋出的條件實在誘人:隻要劉潔能把石匠搞定,就立馬給她二十萬。劉潔答應瞭。
  
  丁鳴拿出劇本,說:“你按劇本上的演,把臺詞背熟,千萬別演砸瞭。”
  
  劇情其實很老套:一位母親為瞭掙錢讓兒子讀書,上山采藥時不慎扭傷瞭腳,臨時借住在石匠的傢裡。為瞭報恩,這位母親就幫石匠母子洗衣做飯,石匠母子逐漸對她產生瞭好感。然後,這位母親又訴說瞭自己的不幸,博得瞭他們的同情……
  
  按照劇本,劉潔很快進入瞭角色,打進瞭石匠傢裡。經過幾天的接觸,石匠的眼裡閃現出奇異的光芒,露出瞭難得一見的笑容。
  
  老媽媽看出瞭兒子的心思,試探性地對劉潔說:“你要是我兒媳婦就好瞭。”劉潔不說話,隻是笑。
  
  劉潔看時機成熟瞭,就給丁鳴發瞭條短信。丁鳴指示她,在離開前要盡量煽情,讓石匠母子相信她是真心喜歡石匠,但是為瞭兒子必須回傢。
  
  攻心計
  
  劉潔在山上已經住瞭半月,對石匠母子產生瞭感情,說到離開,她流下瞭真心的淚水。就在大傢依依惜別的時候,劉潔接到電話,說她兒子小科在學校突然暈倒,被送進醫院,醫生已下瞭病危通知書。
  
  石匠陪著悲痛難忍的劉潔去瞭醫院。當劉潔演完母子抱頭痛哭的戲後,傷心地對兒子說:“醫生說瞭,你的病隻要有三十萬就能治,可是……”
  
  小科虛弱地抓住劉潔的手說:“媽媽,我是治不好瞭,你別花冤枉錢,來生我再做你的兒子。”
  
  劉潔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。這時,石匠對劉潔說:“我有錢,能為小科治病!”
  
  劉潔搖頭:“我不需要你的錢,我就是賣瞭自己,也要為小科治病。”說完,又哭瞭。
  
  這其實是丁鳴給她的臺詞,但她突然覺得這就是她發自內心的話。石匠母子的善良,讓劉潔的心隱隱作痛:石場是石匠的命根子,沒有石場,他怎麼活?她覺得自己罪孽深重。
  
  石匠臨走時,鄭重其事地找到院長,說:“請你找最好的醫生給小科做手術,我馬上來交錢!”
  
  幾天後,丁鳴來到病房,拿出一張銀行卡,對劉潔說:“你已經圓滿地完成任務,這是你的報酬。”
  
  劉潔還沒回過神來,小科跳下病床,調皮地說:“媽媽,為瞭讓你演得逼真,我排練瞭好幾天,憋死我瞭……”
  
  劉潔突然醒悟過來,不由得悲痛欲絕,她推開丁鳴的手,說:“石匠是好人,你把石場還給他,那是他的命根子。”
  
  丁鳴笑瞭,說:“石場已經賣給我瞭。如果你真心疼石匠,可以去他的新傢,那可比石場還暖石匠的心。”
  
  溫泉
  
  丁鳴如願以償地買下石場,又迅速地買下瞭附近的土地。辦完手續後,他選瞭個良辰吉日舉行酒店奠基儀式,還邀請瞭不少媒體參加。一陣鞭炮聲後,丁鳴帶領人們來到溫泉旁邊,得意地讓大傢去摸小池子裡的水。
  
  可是,當人們把手伸進小水池裡,卻都叫道:“哪裡是溫泉啊?明明冷得刺骨!”
  
  丁鳴這才發現異樣:那石縫裡流出的水,怎麼沒瞭熱氣?丁鳴趕快跑過去,把手伸進小水池,頓時冷得打瞭個寒戰。
  
  就在丁鳴迷惑不解的時候,一隻松鼠在小水池上探瞭下頭,又一下縮回頭,不見蹤影瞭。丁鳴感到奇怪,他順著石縫往上爬,看見瞭一個碗口大的天然小洞,裡面發出亮光。洞裡還有一根塑料管,表面佈滿瞭青苔,裡面流淌著細細的水,直通石縫,流到小水池裡。
  
  丁鳴突然想到瞭什麼,趕緊就往石匠傢裡跑。
  
  丁鳴在山的那邊找到瞭小洞的出口,佈滿青苔的塑料管的盡頭,正是石匠傢的灶房。塑料管接在一根鐵管上,丁鳴刨開鐵管上的冷灰,找到瞭一個預熱爐,裡面裝滿瞭冰涼的泉水。
  
  丁鳴現在明白瞭,石匠的傢在山的那邊,走路要半小時。但他傢的位置剛好比石場高一點,直線距離其實隻有幾十米。那溫泉,其實是小溪裡的水流進預熱爐,被老媽媽的柴火加熱後,又從塑料管流到山那邊的石場裡形成的。難怪石匠搬走後,那水還一直流,隻是變得冰冷瞭。
  
  後來,聽知情的人說,當年老媽媽怕石匠冷,請人安裝瞭預熱爐。隻要她在傢裡燃起柴火,那預熱爐的熱水就從塑料管裡流進石場的小水池。石匠有瞭熱水,一個冬天都不會冷。
  
  丁鳴備受感動,久久無語。這一刻,他又有瞭新想法。他準備在這裡修幾個溫泉池,每一個池子都起上名字:母親泉,父親泉,女兒泉,兒子泉……每個池子裡都會流出一股溫暖的水來,至於溫度的高低,就要靠山那邊的父親母親兒子女兒來掌握。山那邊的柴火越旺,這邊的水就越燙,那剪不斷的親情就越濃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