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法律故事:不一樣的欠款

  孫友利是個賭徒,每個月一發工資就直奔麻將桌。近來,他輸得連吃飯都成問題瞭,卻仍然不肯收手。
  
  這個月底,孫友利一拿到工資,就趕緊來到劉祥傢裡。劉祥開瞭個棋牌室,專門為賭徒賭博提供場所,他則從贏錢的人手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好處。
  
  這次,孫友利是專門請人算過卦的,說他命裡有贏錢的機會,所以一上麻將桌就霸氣十足,希望就此能咸魚翻身。可是事與願違,很快孫友利就把自己的本錢都輸掉瞭。但他還不信邪,仍然堅信自己隻是財運未到,於是他決定向人借錢,接著賭。
  
  向誰借呢?孫友利想到瞭開棋牌室的劉祥。他對劉祥說:“劉大哥,你借我點兒錢吧,待會兒我贏瞭就還你。”
  
  劉祥心裡是不想借的,但想到孫友利要是沒錢賭瞭,那這一桌就三缺一,不能繼續玩下去瞭,對自己抽取好處錢是個損失。於是,劉祥開口問:“借多少?”孫友利見借錢有門兒,忙說:“先借兩千。”
  
  “這麼多?”劉祥一聽這個數額有些不願意,這可是他將近一個月的收入啊。
  
  “劉大哥你放心,我贏瞭就還你,最遲等下個月開工資後肯定還給你。我每月都有固定收入,不會黃瞭你的賬的,再說,這裡還有這麼多證人呢。”
  
  劉祥想想也對,於是將兩千塊錢借給瞭孫友利。不過,那晚孫友利的手氣一直沒有好轉,最終把剛借的兩千元也輸掉瞭。
  
  第二天,孫友利依然相信自己能翻本,上班的時候,他謊稱自己傢裡要蓋房,開口向工友韓鵬借瞭三千元錢。韓鵬答應瞭,不過,他讓孫友利打瞭一張欠條,欠條上寫明:因傢中蓋房需用錢,向韓鵬借三千元。
  
  當天晚上一下班,孫友利又去瞭賭場,沒想到結局和昨天一樣,三千元又輸沒瞭。
  
  過瞭一段時間,劉祥和韓鵬都開始向孫友利要錢。孫友利賠著笑臉,總是說“過兩天肯定還”,就這樣一直拖著。
  
  其實,孫友利心裡是有底的,他聽過法律宣傳,說用於賭博借的錢是不用還的,法律不支持這樣的借款。所以到瞭後來,他見到劉祥和韓鵬,竟能理直氣壯地說:“你們借給我的錢都讓我用來賭博瞭,賭債是不用還的!”
  
  韓鵬心裡這個氣憤啊,他罵道:“孫友利,你說你蓋房缺錢我才借給你的,你可沒說用於賭博啊!”而劉祥似乎更冤,說:“孫友利,當時我是看你可憐,出於好心借錢給你,現在你居然有臉說這種話?我不管你拿錢幹什麼用瞭,反正欠債還錢是到哪兒都變不瞭的理。”
  
  但孫有利仍舊拖著不還,後來,劉祥和韓鵬二人結成瞭討債同盟,將孫友利告上瞭法庭。
  
  最終,法院的判決下來瞭,劉祥訴孫友利的訴請沒有得到法律的支持,而韓鵬的訴請卻得到瞭法律的支持。同樣是借錢給孫友利,孫友利也同樣是將借的錢用在瞭賭博上,為什麼法院的判決不一樣呢?
  
  律師點評:故事中兩個案子看似相同,但其實二者有著本質區別。一個是出借人明知借出的錢是用於賭博,仍借出款項;而另一個則是出借人不明借出款項的真實用途。根據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的若幹意見》第11條的規定:出借人明知借款人是為瞭進行非法活動而借款的,其借貸關系不予保護。所以,劉祥和孫友利的借貸行為屬於違法借貸行為,不受法律保護;而韓鵬和孫友利的借貸行為受到法律保護,這筆錢孫友利應當還給韓鵬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