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噩夢醒來

  1。失去記憶
  
  這天,在曼徹斯特郊外一傢廢棄的工廠裡,有個年輕人倒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他叫大衛,剛才,他的腦袋被人猛擊瞭一下,昏瞭過去。此時,他漸漸恢復瞭意識,隻覺得頭痛欲裂。剛才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?他的腦子裡一片空白。
  
  大衛似乎意識到瞭什麼,驚恐地大叫一聲,猛地睜開眼睛坐瞭起來。隻見一個男子正站在自己身前,右手握槍,對著地上的另外一個人。大衛突如其來的叫聲,驚得男子迅速掉轉槍口對準瞭大衛。在這生死關頭,大衛本能地一腳把男子踹倒在地,揮拳把男子砸昏瞭。
  
  大衛飛快地撿起男子的手槍,跳起身來後退幾步,抬眼一看,見寬大的廠房地上滿是鮮血,五個人或趴或臥。除瞭一個金色長發的小夥捂著肚子在呻吟,其他人生死不知。地上還散落著幾支手槍、兩隻密碼箱,其中一隻已經打開,裡面整整齊齊擺放著百元大鈔。
  
  大衛驚奇地想: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這些人我怎麼一個都不認識?自己怎麼受傷也一點都沒有印象?難道……自己失憶瞭?
  
  正在大衛驚疑之時,那個金發小夥突然大叫起來:“大衛,看在咱們往日的情分上,快救救我!”
  
  大衛一愣:“我叫什麼名字?”
  
  小夥子奇怪地說:“你叫大衛啊,你……你怎麼瞭?先不說這些,求你先幫我止止血!”
  
  大衛發現,金發小夥腹部中槍,如果不及時止血,他會失血過多而死。大衛趕緊撕瞭襯衫,幫他纏縛在肚子上,然後問:“你是誰?你和我認識?剛才發生瞭什麼事情?”
  
  小夥子奇怪地看瞭他一眼,說:“我是西蒙啊,老大讓咱倆和保羅帶瞭貨來這交易,你都忘瞭?”
  
  貨?交易?大衛腦子裡一片混亂。他打開另外一個密碼箱,隻見裡面裝著一袋袋面粉一樣的東西。
  
  毒品?大衛打瞭個激靈,一把揪住西蒙的衣領,喝道:“你什麼意思?我……我是一個毒販?”
  
  西蒙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,說:“大衛,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瞭?”
  
  大衛狂躁地喊道:“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  
  2。敵我難分
  
  西蒙對大衛說,他和大衛還有保羅在老大的帶領下,與境外販毒團夥建立瞭合作關系,把低價收購的毒品運到境內,再高價賣給國內毒販。今天下午,他們來到這個廢棄工廠,和三個毒販交易時,對方竟打算黑吃黑,幹掉他們並吞掉他們這批貨。他們倉促還擊時,保羅腦袋中槍,當場斃命,大衛和西蒙雖然打倒瞭對方兩人,可大衛卻被對方用槍柄打中腦袋,暈倒在地,西蒙腹部中槍也喪失瞭戰鬥力。剛才要不是大衛及時醒來,他就被那個叫懷特的傢夥幹掉瞭。
  
  隨著西蒙的講述,大衛的一顆心漸漸沉瞭下去,原來,自己是一個令人不齒的毒販!
  
  西蒙讓大衛給這三人每人補上一槍,然後拿上錢、貨趕緊離開。
  
  大衛應瞭一聲,剛舉起槍對準懷特,懷特醒瞭過來,大叫:“大衛,你瘋瞭?忘瞭你是誰的人嗎?”
  
  大衛疑惑地問:“誰的人?”
  
  懷特吼道:“你是我的人!當年要不是我救你,你早被砍死瞭,沒想到你忘恩負義,竟敢背叛我。”
  
  話音剛落,西蒙就急叫道:“大衛,你別聽他胡說八道。他糊弄你呢,你忘瞭,剛才他差點殺瞭你?”
  
  大衛想起剛才醒來時的情形,冷冷地對懷特說:“你說我是你的人,那剛才為什麼要殺我?”
  
  懷特沮喪地說:“你那聲大喊嚇瞭我一跳,我把槍口對準你,是本能反應。誰想你的動作那麼快,一下子把我打昏瞭。”
  
  聽他這個解釋倒也有幾分道理,大衛不由糊塗起來,到底他應該相信懷特還是西蒙呢?
  
  就在他猶豫不決時,懷特卻翻身一手撐地,想站起身來,手卻向兩米外伸去。這時,西蒙大叫:“別讓他拿槍!”
  
  大衛聽到提醒,上前一步,抬腳將懷特手前的槍踢開,喝道:“別動,再亂動我一槍崩瞭你!”
  
  懷特瞪著大衛:“你他媽到底怎麼瞭?別忘瞭我是你大哥呀!”他指著西蒙說:“剛才是這個王八蛋一槍把子,把你給打糊塗瞭?”
  
  西蒙大嚷:“不是我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