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悲傷的孩子

  省城將舉辦全國性的攝影大賽,獎金豐厚。攝影師白風華聞訊摩拳擦掌,暗暗下瞭決心,一定要拍出震撼人心的作品,把自己推向全國。
  
  如何才能拍出震撼人心的作品呢?白風華苦思瞭一夜,終於有瞭個好主意。第二天一早,他扛著攝影器材,去瞭孤兒院。
  
  白風華找到瞭院長,說想幫孩子們照幾張照片。院長一聽很高興,當即按照白風華的要求,找來五個五歲以下的孩子。
  
  孩子們站在白風華的面前,一個個臟兮兮的,羞澀而膽怯。白風華讓護理員打來熱水,給他們洗澡。熱氣騰騰的水盆讓孩子們忘記瞭羞怯,他們笑哈哈地跳進水盆裡,玩起水來。
  
  澡很快洗完瞭,但孩子們還賴在水盆裡不肯出來。白風華變戲法般地從口袋裡掏出幾根棒棒糖來,對孩子們說:“吃棒棒糖咯,先來先得……”
  
  孩子們看見白風華手中的棒棒糖,歡呼著從水盆裡跳出來,渾身濕漉漉的,衣服也來不及穿,接過棒棒糖就開心地吃瞭起來。吃著棒棒糖,一個個孩子開心地笑著、跳著,幸福得什麼似的。
  
  就在這時,白風華突然走上前去,一言不發地奪過孩子們手中的棒棒糖,扔進瞭垃圾桶裡。
  
 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孩子們不知所措,他們驚愕地看著白風華,一個接著一個放聲痛哭瞭起來,哭得那樣悲傷,那樣無助……
  
  院長也驚呆瞭,要跑上去安慰孩子們,但白風華卻攔住瞭院長,不讓他上前,然後拿起照相機,對著痛哭的孩子拍起照來。
  
  快門咔嚓咔嚓地按動,白風華心裡抑制不住地興奮:鏡頭裡,孩子們一個個哭得稀裡嘩啦,淚水縱橫,仿佛失去瞭全世界一般,而這種真情表達,就是他想要的效果。
  
  回到傢,白風華迫不及待地把照片沖洗瞭出來,不用說,這是一組令他非常滿意的作品。將照片簡單處理後,白風華給大賽組委會寄瞭過去。
  
  一晃三個月過去,比賽結果出來瞭,白風華的作品《悲傷的孩子》奪得瞭這次攝影大賽的第一名。
  
  頒獎典禮如期舉行,白風華穿戴一新,躊躇滿志地走進會場。
  
  頒獎開始瞭,主持人念瞭起來:“一等獎,白風華作品《悲傷的孩子》,獎金一萬元……”
  
  掌聲雷鳴般響起,白風華意氣風發地站起身,頻頻沖著鼓掌的觀眾揮手致意,然後滿面春風地走向主席臺。
  
  就在這時,主持人的手機響瞭。接聽電話後,主持人對著話筒大聲宣佈瞭起來:“不好意思,剛接到上面的通知,白風華的一等獎被取消瞭……”
  
  什麼?全場一片嘩然,白風華呆立在主席臺上,一顆心有如給人用鐵錘重重敲瞭一下,半晌才反應過來,啞著嗓子問主持人,這是為什麼?
  
  主持人滿臉歉意地說,他也不知情,這是臨時的決定。
  
  白風華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下主席臺的,會場上議論紛紛,望向白風華的目光裡,有質疑,有鄙視,有嘲笑,他恨不得地面能裂開一道縫,好讓自己鉆進去。他逃一般地離開瞭會場……
  
  幾天後,白風華收到一封信,打開一看,他頓時驚呆瞭:裡面是獲獎證書,還有張一萬元整的支票。這是怎麼回事?自己的一等獎不是已經被取消瞭嗎?
  
  再一看,信封裡還夾著張紙條,上面寫著:
  
  白先生,請原諒我們跟你開瞭個玩笑,一等獎還是你的,現在我們把屬於你的東西寄還給你,請驗收。
  
  孤兒院院長找到我們,告訴我們你是如何拍得這組照片的。別生氣,我們這麼做,隻是想讓你感受一下被突然拿走棒棒糖的滋味。相信這幾天你一定感受到瞭孤獨、無助、絕望,以及無盡的悲傷,而這正是那些突然被你奪走棒棒糖的孩子們的感受。
  
  就作品本身而言,《悲傷的孩子》在立意、構圖、色彩方面都是無懈可擊的,配得上這個一等獎;但是,當按下快門那一刻,你的心靈卻並不合格。
  
  希望你記住,愛心不能作踐,每一顆童心就是一顆晶瑩剔透的珍珠,需要我們小心呵護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