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完美的交易

  史密斯是英國的一位樂器專傢,也從事古樂器的收藏和買賣。他經常到世界各地參加音樂會,尋找合適的藏品。
  
  這天,史密斯受邀到意大利參加一個音樂節。看瞭兩天的音樂會後,史密斯就不耐煩瞭,這次音樂節上沒有出現一個著名的音樂傢,更沒有一件他能看得上的樂器。第三天晚上是一支小型管弦樂隊的演奏會,當演出進行到一半時,史密斯實在堅持不下去瞭,他決定下一個曲子一完就走人。
  
  下一首曲子是小提琴獨奏,當小提琴手開始演奏時,史密斯忽然驚奇地發現,他手裡居然拿著一把佐丹奴小提琴!
  
  這把琴通體呈琥珀色,琴頸很長,琴身很大,音質也比其他古代的小提琴更渾厚、低沉。這種小提琴可謂是稀世珍品,據說,當今隻有十二把佐丹奴小提琴存世。
  
  關於佐丹奴小提琴,還有一個神秘的傳說:琴師佐丹奴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有一個工作室,18世紀初葉,他一直獨自在那裡制作小提琴。他的制作方法非常隱秘,而進入他工作室的每一個人都必須發誓,一生都要保守這個秘密。其實,史密斯認為這根本是胡扯,但這個故事正是有些人願意高價求購一把佐丹奴小提琴的原因。
  
  令史密斯意想不到的是,在一個沒有一位著名音樂傢出席的音樂節上,一個沒什麼名氣的管弦樂隊的小型演奏會上,竟讓他發現瞭一把世間稀有的佐丹奴小提琴。他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那個正在拉琴的小提琴手是位年輕人,也許他根本不知道他手中的小提琴是一把稀世珍品。
  
  曲子演奏完畢,觀眾熱烈鼓掌,樂手們陸續離開舞臺。史密斯再也等不及瞭,他跑上舞臺,來到那個年輕的小提琴手身邊,伸出手說:“你好,我叫史密斯,從英國來。你的演奏很棒!”史密斯的眼睛,隻顧直直地盯著年輕人手裡的小提琴。
  
  “謝謝,史密斯先生,我叫朱塞佩。”年輕人說。
  
  “很高興認識你,朱塞佩。你從哪兒得到這把琴的?”
  
  “哦,這把琴是我父親的。我想這把小提琴應該很老,但我無法肯定。它是一把好琴,對嗎?”
  
  “嗯,是的,非常好。”史密斯說著,心中竊喜——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似乎是個笨蛋,竟然不知道他演奏的小提琴是一把稀世珍品。“我可以看看它嗎?”
  
  “當然。”年輕人把小提琴遞給史密斯。
  
  史密斯把琴拿在手裡,仔細端詳起來:它就像一塊琥珀,一塊溫潤的寶石,像是有生命一樣。史密斯把它靠近燈光一看,在琴頸的背面有一行非常小的拉丁文字母:佐丹奴,1722。沒錯,果然是佐丹奴的作品!史密斯興奮極瞭。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又問道:“我可以去拜訪你父親嗎?”
  
  “當然。而且,如果你樂意,可以跟我們一起吃晚飯。”
  
  五分鐘後,史密斯就坐在瞭朱塞佩的車上。路上,朱塞佩一直在打手機,應該是在跟他父親聊天。他說的是意大利語,史密斯一句也沒聽懂。不一會兒,車子停在瞭一棟古老的別墅跟前。朱塞佩的父親開瞭門,他是一位優雅的老紳士,穿著典雅的衣服,留著長長的胡子。
  
  朱塞佩介紹道:“爸爸,這是史密斯先生,從英國來,我剛在電話裡跟你提起。”
  
  “很高興見到你,史密斯先生。我叫弗蘭克。”
  
  豐富的晚餐後,弗蘭克向史密斯展示他的古樂器收藏。史密斯心不在焉,他對其他的藏品沒什麼興趣,他隻想得到那把佐丹奴小提琴。
  
  聊著聊著,話題就轉向瞭那把琴。史密斯問道:“朱塞佩今晚演奏的小提琴是一把古樂器嗎?”
  
  弗蘭克沉默瞭一會兒,說道:“是的,我想是。但老實說,我不知道它是否值錢。”
  
  史密斯說:“我想這是一把不錯的小提琴。但是對於它,我也一無所知。”他撒瞭謊,心想,在這世界上,為瞭達到目的,有時候必須不擇手段。“我想買下這把琴。我會給你一個好價錢的。”
  
  “嗯,史密斯先生。”弗蘭克說道,“在這一行我隻是一個業餘愛好者,不是專傢。對於古樂器我知道的不是很多。”
  
  “我對小提琴還算瞭解,這把琴勝在樣式典雅,但從品質上來看,其實不能說上乘。”史密斯說得像模像樣。最後,他不經意間提到瞭價格,“我想,200英鎊是一個比較公平的價錢。”
  
  弗蘭克扭過頭去,跟兒子說瞭幾句話。史密斯想,他們應該是在計算200英鎊換成意大利貨幣是多少。最後,弗蘭克搖搖頭。
  
  “我父親不想顯得無禮,但他認為你給他200英鎊不夠大方。”朱塞佩說道。
  
  史密斯哈哈大笑起來,說:“可以看得出你父親是個聰明人,朱塞佩,他是一個做生意的好手。好,250英鎊,不能再多瞭。”聽罷,弗蘭克再次跟他兒子嘀咕起來。
  
  “這是一個非常優厚的價錢,史密斯先生。”弗蘭克說,“我很樂意接受它。”
  
  史密斯難掩內心的興奮之情,他無法相信自己竟如此幸運:僅用250英鎊,就買下瞭一把至少價值25萬英鎊的古琴。這對父子真是傻得可以!史密斯迅速寫好支票,拿好琴,在父子倆改變主意之前打電話叫瞭一輛出租車。
  
  出門時,史密斯沖父子倆揮帽致意:“再見朱塞佩!再見弗蘭克!很高興認識你們!”
  
  “再見,史密斯先生,祝你一路平安!希望還能見到你!”朱塞佩邊揮手邊說。
  
  第二天一大早,史密斯就收拾好行李,馬上趕往機場。對這單難以置信的買賣,他非常興奮,但同時又有點擔心。雖然歐洲現在是一個共同的市場,但是像藝術品或者古董這類東西,其實是禁止被帶出境的。
  
  過安檢時,史密斯把小提琴盒當手提箱一樣拿著,他不想讓它通過X光機器。但他必須打開琴盒,展示給安檢人員看。
  
  三名安檢人員拿起小提琴,非常仔細地看著,邊看邊嚴肅地談論著什麼。(www.rensheng5.com)然後,他們打電話叫來瞭一個更高職位的官員。這位官員也仔細地檢查瞭一遍小提琴,然後查看瞭史密斯的護照。在又跟那三名安檢人員交談瞭幾句後,他把小提琴放回琴盒,請史密斯登機。史密斯總算松瞭一口氣。
  
  下飛機後,史密斯迅速上瞭一輛出租車,這時,他的心才完全放下來。當他到瞭傢門口,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準備開門時,卻發現門已經開瞭。
  
  不好,有小偷!史密斯慢慢地、小心地走進傢門,發現裡面站著兩個人。他拿起一個拖把,大喊一聲:“不許動!”那兩人轉過身來。
  
  史密斯呆住瞭,他們竟然是朱塞佩和他的父親弗蘭克。
  
  “你好,史密斯先生,我們又見面瞭。我們正在等你呢。”弗蘭克說道。
  
  史密斯非常震驚。他們怎麼會在這兒?他們想幹什麼?
  
  “我們必須再次向你道謝,史密斯先生。”弗蘭克說道,“但不是為瞭那250英鎊。你認為我們真的那麼蠢嗎?”
  
  史密斯沒有回答他,因為他已經無法說出話來。
  
  “我們知道你從事古樂器買賣,也知道你在做生意時並不總是很老實。我們想把佐丹奴小提琴帶進英國,在這兒可以把它賣給有錢的收藏傢。但我們知道,帶著它出境時很危險。但是你就不一樣瞭,以你的身份,帶一把小提琴出境很平常,不會受到什麼懷疑,而且我們估計安檢人員也看不出它是稀世珍品。再次感謝你,史密斯先生,為你替我們冒瞭這個險。別擔心,我們不會把你所做的告訴任何人。現在我們已經知道,你做這一行非常出色,將來可以邀請你參與我們的更多行動。”
  
  史密斯苦笑一聲,心想:看來我並沒有自己認為的那麼幸運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