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碰到財神爺

  沈斌前兩年就考出瞭駕照,但一直沒錢買車。最近,機會終於來瞭。
  
  前段時間,距沈斌傢三公裡的小山坳新建瞭一個五星級山莊,通向山莊的一段公路正好經過沈斌傢的山地。沈斌除瞭得到一筆賠償款外,老婆還被招到山莊當服務員,每月能拿兩千多塊錢工資。
  
  嘿,沈斌開心呀,這可真是碰到財神爺瞭!他用征地款買瞭輛二手桑塔納,圓瞭開車夢。白天開開車,賺兩個小鈔票;晚上去接老婆,熱絡夫妻感情。哈哈,這日子,真是賽過活神仙。
  
  這天晚上,沈斌見快到老婆下班時間瞭,就開著車往山莊去。開到一處大轉彎的時候,迎面突然來瞭輛車,那車燈照得沈斌眼睛一片模糊,他人一慌,就“嘭”的一聲撞瞭上去……
  
  還好,沈斌人無大礙,但嚇出瞭一身冷汗。雖說是對方車燈太亮的緣故,但總歸是自己撞瞭人傢的車,要說賠的話,估計一萬塊錢也不夠,怎麼辦?
  
  正想著,對方駕駛員下車瞭,搖搖晃晃地走到沈斌面前,扯著喉嚨喊道:“喂,你怎麼開車的,這麼寬的路竟然會撞過來,想死呀!我這車可是奧迪A6,你說怎麼解決?”
  
  沈斌哭喪著臉辯解:“誰讓你不關大燈呀,照得我頭昏眼花。”
  
  “那我的車總不能讓你白撞吧?”
  
  沈斌無奈,隻好摸出手機,說:“那我報警好瞭,讓交警來處理,反正車有保險的。”
  
  誰知沈斌一說報警,那人的態度立即來瞭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,說:“兄弟,報警就沒意思瞭,既然你的車損失不大,我看就算瞭,我也不要你賠瞭,我們自顧自,怎麼樣?”
  
  沈斌一愣,但隨即就醒悟過來瞭:哈哈,那人滿嘴酒氣,看來是酒後駕駛,怪不得怕報警。沈斌心裡有底瞭,口氣也硬起來,說:“這可不行,既然出瞭事故,就得報警,不然,我車的損失找誰報銷呀?”
  
  那人一聽,立馬從口袋裡摸出瞭兩千塊錢,說:“兄弟,這錢修你的車足夠瞭,我有急事,就不等交警瞭。”說完,就開車跑瞭。
  
  當天晚上,沈斌開心地和老婆說起瞭這事,說著說著,突然靈光一閃:對瞭,老婆在山莊當服務員,客人有沒有喝酒知道得一清二楚。如果裡應外合,老婆見到喝酒駕車的就發短信過來,自己在大轉彎的地方等著,到時輕輕一撞,人傢還不得乖乖掏錢?這可是財神爺在給自己送錢呀!
  
  誰知老婆膽小,說什麼也不幹:“這事可是違法的,要讓別人知道瞭,是要吃牢飯的。”
  
  沈斌哼瞭聲,說:“違法?他們酒後駕車本身就是違法的,是他們自己把生命當兒戲。我們這麼做,是為瞭讓他們記牢,酒後嚴禁駕車。”
  
  老婆聽聽覺得好像有道理,口氣軟瞭下來,說:“幹這事我肯定不行,你不是有個朋友叫阿二嗎,他在山莊停車場當保安,你和他聯手幹好瞭。”
  
  第二天,沈斌就打瞭個電話給阿二,說瞭他的“計劃”。
  
  阿二爽快,當即拍板:“好,就這麼幹!”
  
  你別說,這還真是個好主意。當天晚上九點左右,阿二就發來瞭短信,說有個老板喝得醉醺醺的,勸他別開車,他竟紅著臉要動粗,車牌號是0914。
  
  沈斌一見短信,當即發動車子,沒到十分鐘,就見迎面來瞭兩束燈光。轉彎的時候,沈斌看清瞭車牌,隨即用力一踩油門,“嘭”地撞瞭上去。
  
  阿二的情報沒錯,那駕駛員還真是個酒鬼。沈斌舉著手機,喉嚨震天響,喊著要報警:“你酒後駕車,還撞瞭我的車子,讓你去拘留所裡蹲上十天半個月!”
  
  那人被沈斌這麼一嚇,早就沒瞭酒後的豪情,慌忙摸出兩千元鈔票要求私瞭。可沈斌死不松口,堅持要報警。
  
  那人無奈,最後帶著哭腔央求:“大哥,幫幫忙,我下個月要結婚,要是進瞭拘留所,這婚也結不成瞭。這樣好不好,我總共就五千塊錢,全給你,你放我走吧。”
  
  沈斌見戲唱得差不多瞭,這才假裝同情地說:“要不是看在你要結婚的分上,我非報警不可。結個婚不容易,希望你吸取教訓,以後再也不要酒後駕車瞭。”
  
  那人一聽有門,連忙將五千塊錢塞到沈斌手裡,千恩萬謝地走瞭……
  
  真是一碰就碰出個財神爺呀,沈斌樂得不知東南西北。第二天一早,沈斌就打電話叫來瞭阿二,兩人分贓後,還美美地吃瞭一頓。
  
  又過瞭幾天,晚上八點左右,沈斌接到瞭阿二的短信,說有輛車,牌號為7788,開車的是個胖子,喝瞭不少酒,看上去像個大老板。阿二特別關照:這次開價,一萬起步。
  
  看瞭阿二的短信,沈斌心花怒放:哈哈,財神爺又來嘍!
  
  還是和上次一樣,過瞭十分鐘左右,大轉彎處來瞭兩束燈光。為瞭確定車牌號,沈斌故意關瞭車燈。誰知,對方的車燈實在太亮,車牌看不清楚,等那車轉過車頭時,因為是下坡,車速自然加快瞭。就在對方加速時,沈斌看清瞭車牌,他猛地打開車燈,腳下一踩油門,車突然躥瞭出去,對方駕駛員都沒反應過來,兩輛車就狠狠地撞在瞭一起……
  
  這次可不像前兩次那樣幸運,沈斌的車頭嚴重變形,氣囊都彈出來瞭。沈斌卻一點不著急,心想,沒什麼大不瞭的,對方是酒後駕車,肯定是負全責。
  
  可等到對方駕駛員從駕駛室裡鉆出來,沈斌一看就傻眼瞭,這人是個精瘦精瘦的瘦子,根本不是阿二短信中說的胖子呀。糟瞭,難道撞錯車瞭?沈斌連忙定神去看車牌,沒錯呀,是7788。這是怎麼回事?
  
  這時,對方車上又搖搖晃晃地下來一個胖子,拿起手機報瞭警……
  
  沒多久,交警就來瞭,一查,當即認定對方駕駛員沒有酒駕。沈斌哪裡肯呀,指著那胖子對交警說:“是這胖子開的車,出瞭事他們才換的!”
  
  “誰……誰……誰說我開的車?我……我酒喝多瞭,坐進駕駛室又……又出來瞭,撒瞭泡尿,後來讓瘦……瘦子開的……”胖子結結巴巴地爭辯起來。
  
  交警去山莊查瞭監控,發現的確是瘦子開的車。原來,阿二看見胖子進瞭駕駛室,以為是他開車,可那胖子保險帶往肚子上一系,頓時感到小腹脹得慌,要小便。小完便,胖子腦子清爽瞭,知道酒後不能駕車,於是換瞭瘦子開車,可這換人的過程阿二沒看見……
  
  這次事故由沈斌負全責,由於沈斌有故意撞車的嫌疑,保險公司也不予理賠。更倒黴的是,沈斌和阿二涉嫌敲詐,還要接受法律的懲罰呢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