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誰砸我的車

  天上掉鐵餅
  
  這天中午,我跟朋友喝瞭一點酒,但沒聽朋友勸阻,駕車回傢瞭。現在酒駕查得緊,所以我集中精力註視遠方,這樣就可以在警察沒發現之前及時躲避。就在快到傢時,我的車突然劇烈地震瞭一下,好像被什麼東西撞到瞭。我腦子亂瞭,要是撞上人就完蛋瞭!
  
  我下車察看有沒有撞到人,還好,連個人影也沒看到,我這才長長松瞭一口氣;再檢查車,發現車頂上直挺挺地插進瞭一個圓圓的大鐵餅,有十來厘米深!
  
  這鐵餅要是從前面擋風玻璃砸進來,那不要瞭我的命?這不是謀殺嗎?太可怕瞭,我氣得要命,拿出手機要報警,正在這時,我猛地想起自己是酒駕,又不敢打瞭,心想不如自己先看看現場什麼情況再說。我看著這鐵餅砸成這個樣子,至少從七八米的高空墜落才能形成。這附近沒有七八米高的建築,人徒手又扔不到那麼高,鐵餅從哪裡來的?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?
  
  經過觀察,我發現路旁雖沒有高層建築,但有幾棵大榕樹,樹枝延伸到路中間,足有十米高,是不是有人把鐵餅弄到樹上再扔下?想到這裡,我仔細觀察這幾棵樹,樹上沒發現什麼,但在它不遠處,發現下水道井蓋不見瞭,那不正是砸我車頂上的“鐵餅”嗎?
  
  看來是有人就地取材,用這個井蓋來砸我!
  
  如果是這樣,那他要卸井蓋,還要弄到樹上,如果附近有人,肯定能看到。我向四周看瞭看,發現前面不遠處有個垃圾站,那裡有四五個清潔工人在一棵大樹下吃西瓜、休息,他們那裡或許能發現什麼線索。
  
  我走瞭過去,很客氣地向他們打招呼,並遞上中華煙。這時,其中一個自稱李大膽的站出來,說他們都不抽煙,什麼都沒看見。
  
  我還沒問,他就說什麼都沒看見,這一下就露瞭餡;還有,他們當中有的牙齒都黑不溜秋的,手指明顯有煙熏的痕跡,卻聲稱“不抽煙”,目光還躲躲閃閃的,肯定有問題……
  
  是他砸的
  
  我沒報警,也沒打電話叫保險公司來人看車,因為我這是新車,買的保險要下個月才生效,我隻好把車開回傢瞭。
  
  回傢後,我想到“重賞之下必有勇夫”,就讓人在垃圾站附近貼瞭一張啟事:誰要告訴我砸我車的人是誰,或者提供有價值的線索,獎5000元。
  
  那個李大膽,可能是怕別人把獎領走,馬上來電話,說他知道,不過獎金要一萬,因為他們五個清潔工都看到瞭,見者有份,一人隻要二千。
  
  我隻想知道是誰砸瞭我的車,一萬就一萬。我帶著一萬元錢,又來到垃圾站,當著幾個人的面,把錢交給李大膽—我怕李大膽一個人昧瞭錢。
  
  李大膽接瞭錢,指著公路對面一個修自行車的人說:“找那個修自行車的伍師傅,就是他。”
  
  我向李大膽指的方向看去,隻見一個中年男人正在修著車。他一個修自行車的,為啥砸我的車?我跟他有什麼仇?還是別人雇兇害人?帶著疑問,我領著李大膽這個證人,氣呼呼地來到伍師傅面前,質問他為什麼要砸我的車。伍師傅忙解釋不是他砸的,而是他的兒子小強,說著,他指瞭指一旁的一個小孩。我看著也就十來歲的小強,疑惑瞭:“你兒子砸的?他能把井蓋弄到樹上砸我的車?”
  
  這時,伍師傅說出瞭事情的原委,原來,小強從傢裡出來時帶瞭一些鞭炮,這兩天沒事幹,就玩鞭炮。他在井蓋上放,鞭炮一響,點燃瞭下水道裡的沼氣,引起瞭爆炸,把井蓋沖起七八米,落下來剛好砸到車上。
  
  我在電視上見過放鞭炮炸井蓋的事,但沒想到能炸這麼高,還讓我撞上瞭,真倒黴!我沒好氣地說:“伍師傅,你是監護人,我隻找你,你就賠錢吧!”
  
  伍師傅是個老實人,沒說別的,隻問要賠多少錢。我的火氣還沒消,不客氣地說:“換個車頂,七萬。”伍師傅“啊”瞭一聲,不知道說什麼好瞭。
  
  李大膽聽到這裡,就把我拉到一旁說,小強五歲時沒瞭母親,後來跟著爺爺在傢生活,爺爺半年前生病,花光瞭傢裡的積蓄,上個月去世瞭,現在隻有跟著伍師傅到城裡來。父子倆來城裡時沒路費,還是向村裡人借的,哪賠得起七萬?
  
  聽瞭李大膽的話,我就反問道:“你的意思他不賠瞭?”
  
  李大膽又解釋說,伍師傅準備賠,他要按月賠給我,他盤算著讓孩子去發廣告、傳單和撿撿破爛什麼的,他修自行車,兩人能賺多少就賠我多少,解釋之後,李大膽懇求我,說:“您大人有大量,讓他們少賠點吧。”
  
  孩子這麼小,叫他去撿破爛發廣告?我不敢相信,再看看小強,見他眼眶裡還閃著淚水,我有些心酸。看伍師傅是這種情況,我哪忍心叫他賠這麼多,便說:“算瞭,不換車頂瞭,把那個洞補一補算瞭,反正車頂上也不影響美觀,就二萬吧。”
  
  另辟蹊徑
  
  伍師傅看我一下減瞭五萬,一個勁地點頭,表示一定賠。李大膽想跟伍師傅說點什麼,又沒說出口,最後以商量的口氣跟我說:“老板,我想瞭想,這事小強有責任,但我覺得管下水道的城管局也有責任。”
  
  李大膽的理由是:城管局在建造下水道時,井蓋為什麼不與井架連起來?他看電視裡,好多城市下水道井蓋與井蓋架是相連的,那樣井蓋就不會被炸飛,所以說他們也有責任。現在隻要我找小強和城管局一起賠,剩下的事由李大膽來辦。
  
  我對下水道建設工程要求不熟,但覺得李大膽的話有點道理,再說伍師傅情況又是這個樣子,不如看看李大膽能不能從城管局要到錢。想到這些,我就鼓勵他,說:“李大膽,你要是能從城管局要回一半,另一半我就不要伍師傅出瞭。”
  
  李大膽聽我這樣一說,就拉著伍師傅走到一邊,嘀咕著什麼,然後又走到我的面前,拿出我給的一萬元,說:“老板,你的錢,還給你。”
  
  我疑惑地問:“這是獎勵你們的,幹嗎不要啊?”李大膽這才說,這一萬原本就是準備給伍師傅作賠償用的。他們猜想我不會輕易罷手,這才從我這裡要瞭一萬,想幫伍師傅減輕一些負擔,現在我這麼大方,他們也不好意思要這一萬……
  
  李大膽為什麼這樣幫伍師傅?是不是有親戚關系?我問他,李大膽解釋說:“什麼親戚啊,我們都是外鄉人,在外面不容易。伍師傅是個老實人,平常幫我們修車,好多時候都不收錢,現在他傢裡又這麼困難,我們不幫他,誰幫他?”
  
  我聽瞭深深感動,接過李大膽手上的錢,走到伍師傅面前,把錢塞到他手上,說:“這錢啊,我拿出來瞭,就不會再拿回去瞭。我知道瞭今天這事不是有人要害我,更幸運的是那鐵餅沒砸我頭上,這一萬元就算我買個平安吧!這錢幫孩子找個學校,孩子還小,別讓他去撿破爛發廣告……”
  
  伍師傅不敢接,眼睛眨巴眨巴,有點發紅。李大膽看我是真誠的,便把錢接過,塞進伍師傅口袋裡,說:“收下吧,等以後孩子能賺錢瞭,還給老板就好。”
  
  接下來我們商定,我先出面帶著李大膽、伍師傅找城管局,要求小強和城管局兩傢賠,後面的事,李大膽以親戚的身份與城管局交涉,但我對李大膽提瞭要求:不能做違法的事。
  
  井蓋隱情
  
  兩天後,李大膽向我要我的銀行卡號,我疑惑瞭,難不成李大膽向城管局要到錢瞭?我半信半疑,把卡號告訴瞭他,沒想到第二天,我的卡裡進瞭三萬元錢。這個李大膽,就憑井蓋與井架不相連這一點,就能把錢要到?
  
  我帶著疑問,幾次追問李大膽,他都不說。最後,我從李大膽的同事那裡瞭解到他喜歡喝兩杯,於是我就拉他一起喝酒,把他喝高興瞭,他就忘瞭城管局長的囑咐,把秘密說出來瞭。
  
  原來李大膽到城管局後,硬說他們的井蓋與井架不連接,有責任。城管局沒辦法,隻好拿出下水道井蓋的建設標準給他看,標準沒有規定井蓋與井架一定要相連。
  
  看到這裡,李大膽當時傻眼瞭,這還怎麼把錢要回來?愣瞭好一會兒,李大膽才想起,既然有這個規定,也一定有別的規定。
  
  於是,李大膽看瞭文件裡的其他規定,其中有一項是對井蓋重量的規定。
  
  從城管局回來,李大膽“偷”瞭一個井蓋去稱,一稱發現這井蓋比規定的重量輕瞭七八公斤。李大膽想起來瞭,正由於井蓋輕,才被炸那麼高,才砸到我的車。於是,他要瞭局長的手機號,編瞭一條短信,說瞭這個工程的質量問題。
  
  局長是個明白人,李大膽不在局裡說,隻跟他發短信,是想私下裡解決。局長毫不猶豫答應給他卡裡打錢,但要求李大膽此事到此為止,並要保密。李大膽隻想著為伍師傅減輕負擔,答應瞭。
  
  現在我算明白瞭,砸我車的人不是孩子,而是那些貪官。我毫不猶豫地把這個工程的偷工減料問題向有關部門舉報瞭,經查,城管局長在這一項工程上受賄25萬,他因受賄下臺並受到瞭法律制裁。當時報上的新聞標題是:“孩子一個鞭炮,從下水道炸出一個貪官”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