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乾坤大挪移

  夢姑是十裡八鄉最漂亮的姑娘,正和同村的張生兩情相悅、海誓山盟。
  
  大考之年到瞭,張生想進京趕考,可盤纏不是小數目,夢姑賣瞭所有首飾也湊不齊。
  
  張生黯然道:“不考瞭,夢姑,我就和你男耕女織,廝守一生。”
  
  夢姑聽瞭,無比堅決地說:“張郎,你十年寒窗為的什麼?豈可因兒女情長而耽擱大好前程?盤纏的事,你別管瞭,包在我身上。”話是這麼說,可盤纏從哪來?回傢後,夢姑絞盡腦汁,突然靈機一動,想起一個人來。
  
  這人叫皇甫瑞,獨自一人住在深山老林,頭戴純陽巾,身披大鶴氅,是個年輕法師,別人都說他神通廣大、法力無邊。
  
  小時候,夢姑和皇甫瑞是鄰居,兩人關系很好。有一次在山林裡,皇甫瑞扭傷瞭腳,動彈不得,不遠處有猛獸虎視眈眈,再拖下去將性命不保。恰好這時夢姑經過,年幼的她冒著生命危險,拔出柴刀嚇退瞭猛獸,救得皇甫瑞一命。皇甫瑞當時就表態說:“夢姑,從今往後隻要你找我,我百事百應。”
  
  現在,皇甫瑞肯幫這個忙嗎?
  
  夢姑當即來找皇甫瑞,皇甫瑞一聽,慨然說道:“小事一樁,夢姑,你且回去,我很快就會送銀子給你的。實話告訴你,你要的這點盤纏,我隻需略施法力就能從別處運來,根本不用我花費分毫。”
  
  夢姑聽瞭高興壞瞭。過瞭幾天,皇甫瑞真送瞭一大包銀子來,夢姑正要道謝,皇甫瑞已飄然離去,瀟灑如仙人一般。
  
  張生見瞭銀子欣喜非常,一時間兩人說不盡的恩愛甜蜜。誰知就在這時,張生不小心跌瞭一跤,把腿摔斷瞭,這下甭說進京趕考,連站都站不起來。
  
  見張生痛苦萬分,夢姑又去求皇甫瑞。皇甫瑞聽瞭夢姑的訴說,久久沉吟不語。夢姑急道:“皇甫瑞,你不是說過百事百應嗎?現在反悔瞭是不是?”
  
  皇甫瑞聽瞭哈哈一笑,說:“我是那種人嗎?我之所以沉吟,隻是在尋找合適的下手對象罷瞭,具體說來,我得把張生的斷腿轉移到他人身上,再把此人的好腿換給張生,這就是我最擅長的‘乾坤大挪移’,不過需要費點周折。”
  
  夢姑將信將疑地回去。剛到傢,隻見張生全身一震,好像一股無形元氣註入體內,他甩胳膊撂腿地叫道:“夢姑,我的斷腿好瞭!”
  
  夢姑聽瞭驚喜萬分,不用說,是皇甫瑞用瞭乾坤大挪移!
  
  這下子盤纏有瞭,斷腿也好瞭,張生一時間意氣風發,收拾好行李要動身。誰知好事多磨,無緣無故他突然心口劇疼,暈倒在地不省人事。夢姑嚇得魂都沒瞭,忙請郎中來看,郎中見張生面色煞白、嘴唇烏黑,又搭脈細察,隨即搖頭悄聲說:“這是心臟生瞭毛病,怕是離死不遠瞭,趕快準備後事吧。”
  
  夢姑心如刀絞,恨不得跟張生同去,絕望之際,她又想起皇甫瑞。
  
  皇甫瑞聽瞭,神情變得奇怪極瞭,眼裡有深深的悲傷和失落。
  
  夢姑見狀,淒然道:“若是張生死瞭,我絕不獨活,皇甫瑞,你再施展一次法力救救他吧,求你瞭!”
  
  皇甫瑞正色道:“這回有點難,因為張生的心壞瞭,要想救他,就得換別人的心,如果救瞭他,就必須有人替他死。我雖是法師,但害人的事,我……”
  
  夢姑聽瞭一擦眼淚,毅然說道:“那就換我的心好瞭。”
  
  皇甫瑞震驚瞭:“你不後悔?”
  
  夢姑咬牙說:“絕不!”
  
  皇甫瑞一點頭,說:“行,那你回去靜候佳音吧,癡女子!”
  
  夢姑回來後,陪伴在奄奄一息的張生旁,靜等好運從天而降。不久,張生原本煞白的臉色紅潤起來,從床上一躍而起,大聲說道:“奇怪,我的心怎麼不難受瞭?我好瞭、全好瞭,可以動身瞭,我一定會考上狀元的!夢姑,你就等著我親手為你戴上鳳冠霞帔吧!”
  
  夢姑聽瞭十分高興,同時心中恐懼萬分,因為皇甫瑞說過,自個兒將代張生而死,可老半天過去瞭,一切安然無恙。
  
  時光飛快,這天喜訊來瞭:滿腹才華的張生考上瞭狀元。夢姑聽瞭喜極而泣。可她等瞭一天又一天,(www.rensheng5.com)沒等回來騎著高頭大馬的張生,卻等到一個晴天霹靂:張生娶親瞭,不過娶的不是她夢姑,而是當朝丞相的千金!
  
  夢姑傷心欲絕,不吃不喝三天三夜後,形銷骨立的夢姑來找皇甫瑞,她要最後一次求皇甫瑞,幫她讓那個負心人回心轉意。
  
  可是一見面,夢姑大吃一驚,一段時間不見,原本神采飄逸的皇甫瑞變得瘦骨嶙峋,有條腿斷瞭,臉色蒼白如紙,嘴唇烏黑如墨,原本好端端的房子也不見瞭,住在一間低矮破敗的窩棚內。
  
  聽瞭夢姑的哭訴,一向有求必應的皇甫瑞這回卻搖瞭搖頭。
  
  夢姑心都碎瞭,說:“我真的不甘心,皇甫瑞,我今生今世最後一次求你好不好!”
  
  皇甫瑞無力地抬起頭,說:“不是我不幫,是我不能,你難道沒看出來我快死瞭嗎?”
  
  夢姑聽瞭疑惑極瞭,心中突然一驚,說:“皇甫瑞,難道……”
  
  皇甫瑞點點頭,說:“你猜對瞭,我雖會法力,但我不忍心傷害他人,所以你送張生的那些銀兩,是我賣光傢產得來的;張生的斷腿和心病,也是用我的好腿、好心換給他的。我硬撐著最後一口氣遲遲不走,隻是為瞭再見你一面……”
  
  皇甫瑞說完倒瞭下去,夢姑抓住他問道:“你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
  
  皇甫瑞用最後一口氣,笑著說:“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做法師嗎?因為我想有朝一日來招乾坤大挪移,把你愛著別人的心意,轉移到我身上。可我學會瞭法術,卻又不願強求瞭……夢姑,我從小就喜歡你,我不想看到你傷心,所以你當時來找我,我高興極瞭,無論你要我做什麼,我都願意,隻要你高興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