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不要羨慕狗

  什麼是幸福
  
  大洪山小學新來瞭一個語文老師,叫蔡雅詩,教三年級。這天晚上,她在批改作業,看見一個學生造的句,她呆住瞭。題目是用“幸福”造句,這個學生寫道:“像狗一樣活著,才是幸福。”
  
  蔡老師揉瞭揉眼睛,看瞭看作業本上的名字,是王小芽,一個人如其名、長得像豆芽菜一樣瘦瘦弱弱的女孩,話不多,成績也一般。一個才十歲的孩子,天真爛漫的年紀,怎麼會有這種想法?
  
  第二天,蔡老師把王小芽叫到辦公室裡,翻開作業本,和藹地問:“王小芽,你用幸福這個詞造的句子,老師看瞭,想問問你,你是怎麼想到這個句子的?”王小芽眨巴著眼睛小聲說:“我爸爸常常抱怨,說狗比人幸福,我就想,活得像一條狗,是不是就是幸福呢?”蔡老師糾正說:“王小芽,人是人,狗是狗,人是有思想的,怎麼能和狗比呢?”王小芽辯解道:“老師,可有的狗確實比我們過得好。”蔡老師微笑著開導:“狗過得再好,也是一條狗,人活著,要有追求,怎麼能和狗比呢?”王小芽反問:“老師,過得好不是幸福嗎?”
  
  蔡老師一時語塞。她知道一時半會兒轉變不瞭王小芽的想法,畢竟她才十歲,有些道理她還不懂。從王小芽的話裡,蔡老師聽出根源在王小芽爸爸身上,她決定去傢訪。放學後,蔡老師跟著王小芽,到瞭王小芽的傢裡。
  
  王小芽的爸媽非常熱情,攀談中,蔡老師瞭解到,王小芽的爸爸王大山是個藥罐子,幹不瞭重活,全傢收入都靠種香菇。可種香菇也是纏人的活,到瞭采摘旺季,夫妻兩人常常累得半死還忙不過來。限於精力,王小芽傢裡隻種瞭五千多袋香菇,一年下來收入兩三萬,除掉開支和王大山的藥錢,所剩無幾,日子過得非常緊巴。
  
  蔡老師拿出王小芽的作業本,遞給王大山。王大山看過,臉紅瞭,不好意思地說:“沒想到我的抱怨,影響瞭小孩子的成長,看來以後說話我得註意瞭。”蔡老師問他為什麼會把人和狗作比較,王大山嘆口氣說:“唉,雖然不好聽,可是沒說錯,蔡老師,你還不知道,我們村東頭的香菇大王華大偉,傢裡養瞭條大黑狗,每天喂兩斤排骨,毛色油光發亮。可是我們傢的小芽,長得像豆芽菜,不就是缺營養嗎?你說我們的生活條件是不是不如狗?每次看到大黑狗耀武揚威地走過,我心裡就自然而然升起這個念頭。”
  
  聽見王大山提到華大偉,蔡老師說:“我知道華大偉是個慈善傢,每年資助不少貧困學生讀書的。”
  
  王大山嘴一撇,不屑地說:“慈善傢?他那是沽名釣譽。他是富起來瞭,可我們鄉裡鄉親沒沾到一丁點光。他的確資助瞭不少貧困學生,但我們大洪山一帶的貧困學生他怎麼看不到?”
  
  蔡老師聽瞭這話,不禁愣住瞭。
  
  華老板的狗
  
  這時,王小芽的媽媽出來說飯好瞭,請蔡老師入座。
  
  飯菜簡單,一盤炒臘肉配上幾個蔬菜。王大山不好意思地說:“蔡老師,粗茶淡飯,你將就一下。”
  
  蔡老師笑著說:“其實,你傢條件比我小時候好多瞭。”蔡老師告訴王大山一傢人,她老傢很貧困,和體弱的媽媽相依為命。媽媽為瞭供她讀書,母女倆常常就著幾口咸菜下飯。到瞭讀高中時,她隻得輟學。這時,一位好心的老板向她伸出瞭援手,一直資助她讀完大學。說完這些,蔡老師說:“我們每個人都像花兒的種子一樣,不能選擇生長的土地,但可以選擇讓生命之花怒放。”
  
  王大山有所觸動:“蔡老師,說得真好,我的心態確實太消極。”
  
  這時,隻聽一聲狗吠,一隻大黑狗闖瞭進來。大黑狗像個老熟人一樣,徑直走到桌旁,伸嘴就和王大山搶臘肉吃,王大山似乎習慣瞭,端著碗讓它吃。
  
  蔡老師驚訝地問:“這麼寵這狗?”王大山說:“這就是華老板的狗,狗仗人勢,不能得罪。”蔡老師看見屋角落有根竹竿,拿起來打瞭大黑狗一棍,趕瞭出去。
  
  王大山沒攔住,忙說:“這狗不能打!打狗還得看主人,得罪瞭狗就是得罪瞭華老板。”
  
  蔡老師不解:“這麼怕他?”
  
  王大山告訴蔡老師,當初大洪山這一帶的香菇種植業,是華大偉推廣出來的。華大偉成立瞭一傢收購公司,和村民們簽有協議,他提供菌種,負責技術指導,村民們的香菇必須賣給他,等於是壟斷瞭。幾年前,他傢的大黑狗被張老漢傢的狗給咬傷瞭,華大偉為瞭報復,硬說張老漢的香菇達不到質量要求,拒收。張老漢如果把香菇賣給別人,是違約,得罰款;華大偉不收,張老漢一傢不是白忙活一年嗎?後來張老漢請村長出面,把那條惹禍的狗殺瞭,擺瞭一桌狗肉宴給華大偉賠罪,才把事情擺平。這以後,村民們不約而同地把自傢的狗殺瞭,以免惹禍上身,而且,大黑狗到瞭誰傢,誰傢都不敢怠慢。慢慢地,狗習慣瞭人的尊重,人也習慣瞭狗的無禮。
  
  蔡老師氣憤地說:“是你們的卑微放縱瞭狗的放肆。”
  
  王大山苦笑著說:“我身體差,種不瞭地,隻能種香菇。如果得罪瞭華老板,我不是沒飯吃瞭嗎?為瞭生活,不得不低頭。”
  
  王小芽不合時宜地插瞭一句:“老師,你說,華老板的狗,是不是過得很幸福?”
  
  蔡老師一時無言以對。
  
  不要羨慕狗
  
  過瞭幾天,蔡老師又一次來到王小芽傢裡。這一次,和她一起來的,竟是香菇大王華大偉!看著王大山驚訝的表情,蔡老師笑著說:“其實,我和華叔叔早有聯系,華叔叔就是資助我讀書的好心人。”
  
  那天晚上,蔡老師找到華大偉,把她在王大山傢的所見所聞全部講瞭。她告訴華大偉村民對他的印象,他聽瞭深感驚訝。
  
  華大偉早些年剛起步時,確實有點年輕氣盛,但張老漢那件事他還記得。華大偉並不是為瞭報復,而是張老漢傢當年那批香菇,真的不符合他的收購標準。後來,他忙著擴大生意,早把這件事忘瞭。讓他沒想到的是,他傢大黑狗橫行鄉裡,鄉親們居然畏之如虎。
  
  華大偉拉著王大山的手說:“你說得好,我華大偉富起來瞭,鄉親們卻沒跟著發財,不算本事。我做慈善,舍近求遠,不算有愛心!”
  
  王大山很窘,忙說:“華老板,你別當真,我那是信口開河,胡言亂語。”
  
  華大偉認真地說:“你說得對!”他告訴王大山,他早就計劃辦一個香菇醬加工廠,已經準備得差不多,就快上馬瞭。為瞭帶動鄉親們富起來,他決定實行股份制,拿出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給鄉親們入股。同時,他還準備成立一個大洪山慈善基金會,專門幫助有實際困難的人傢。為瞭感謝王大山的直言,他決定聘請王大山到香菇收購公司上班,幫他過磅。
  
  王大山知道華大偉這是為瞭顧全他的面子,說是聘請,其實是在幫他解決困難。他激動得連聲道謝。
  
  臨走前,華大偉微笑著對王小芽說:“小芽,以後不要羨慕我傢的大黑狗,我把大黑狗送人瞭。”
  
  王小芽驚訝地問:“幹嗎把大黑狗送人啊?”
  
  華大偉說:“因為它到處給我丟臉。”
  
  王小芽拍著小手說:“太好瞭,看不到大黑狗,我爸爸再也不會說‘狗比人幸福’瞭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