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殺人容易脫身難

  裡克是個“技藝高超”的劫匪,他自認是這行中最聰明的人,幹活前策劃周密,每次都能成功,警察那兒根本沒有他的資料。
  
  這次,裡克經過多次踩點,又展開瞭新行動。正午時分,他走進一傢大公司設在四樓的財務辦公室,隨手關上門,屋裡隻有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。裡克走上前,一言不發,用那把大口徑手槍抵住老人的胸口,在老人還沒反應過來時,就送他上瞭西天。接著,他徑直走到打開的保險櫃前,迅捷地把裡面令人心花怒放的鈔票放進公文包。完事後,他正打算原路返回,突然僵住瞭。原來,一個中年女人正站在辦公室門口,呆呆地望著他。
  
  從未出過岔子的裡克,這次竟被人當場撞見,慌亂中,他產生的第一個念頭是逃走,不過他又暗自推論:她並沒有大喊大叫,說明她以為我是這兒的工作人員,我要把她弄進來,請她吃顆槍子兒,然後……想到這兒,裡克朝中年女人走過去,誠心誠意地邀請道:“請進,夫人—”
  
  中年女人似乎猛然看清瞭狀況,突然之間,她回轉身逃開瞭。
  
  裡克心中大感不妙,但中年女人跑得飛快。裡克抓起公文包,順著走廊去追。他聽到電梯響瞭一聲,於是他邁開大步,以驚人的速度沖下樓梯。來到一樓,裡克看見中年女人正拼命地沖向大廳門口。
  
  裡克再度驚慌起來,心裡想著必須要阻止她!隻見中年女人跑到瞭電話亭附近,停瞭一下。裡克心想:糟啦,她要給警察打電話。可不一會兒,她又向前沖去,原來,所有的電話都有人在用呢。
  
  裡克意識到,這個可憐的中年女人已經被嚇傻瞭,她很可能要逃到某個地方躲起來,也許是她自己的傢。中年女人笨拙地跑到街上,鉆進瞭一輛出租車。裡克立馬跳上自己的綠色切諾基,追上瞭那輛出租車。裡克一邊開車,一邊緊盯著出租車的後車窗,看到中年女人縮成一團,驚恐不安地回頭張望。
  
  裡克揮起拳頭,“砰”地砸在方向盤上,氣急敗壞地吼道:“我早該在辦公室門口崩瞭她,那樣就不用追出幾英裡之外啦!”
  
  駛上寬廣的大道,出租車開始加速。裡克小心駕駛,始終尾隨目標。出租車搖搖擺擺地沖下大道,駛進一條綠樹成蔭的小街。裡克跟著拐進去,停下車,留意觀察。出租車在路邊停下瞭,那女人下瞭車,急匆匆地沿著石板小徑踏上自傢寬大的門廊。裡克在幽暗中註視著她。女人不按門鈴,卻用鑰匙開瞭門,這讓裡克得意地冷笑起來,因為這意味著:她是獨自一人在傢。
  
  裡克下瞭車,快步踏上小徑,來到門廊上按響門鈴。他沒有聽到屋裡傳出響聲,於是重新按瞭一次,透過玻璃窗窺探屋裡。他看到,每按一下門鈴,屋裡就有一盞小燈一閃一閃地亮起。他咧開嘴,在心裡嘲笑:這傻女人,神經太脆弱,居然不能承受門鈴的叮當響,哈哈。
  
  裡克戴上墨鏡,等女人一打開門,他才猛地摘下墨鏡。女人驚得喘不過氣來,目光中流露出恐懼。等她反應過來想關上門,已經晚瞭。裡克擠進廳裡,關上門,用手槍緊緊抵著她的肚子,惡狠狠地告誡道:“你一定是認出我來啦!我是不會讓你活下去的!”中年女人嚇得動彈不得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裡克開瞭兩槍,女人抽搐瞭幾下,搖晃著身子,無聲無息地倒下瞭。
  
  此時此刻,除瞭鬧鐘發出的滴答聲,屋子裡再沒有別的聲響。他謹慎地四處看看,沒有發現別人,這才放松下來。接著,裡克開始偽造現場,他麻利地洗劫瞭這個傢,打開所有的抽屜和櫃子亂翻一氣,把值錢的東西隨身塞進瞭自己的口袋。接著,他打開後門,讓它半開著,再把手槍扔在門口。這樣做,愚蠢的警察會認為這是一個入室搶劫案,劫匪從後門溜走瞭。
  
  裡克回到廳裡,打開正門,剛想走出去,卻吃驚地站住瞭。人行道上有個小個子男人走過來,距離石板小徑不到十米。裡克又一次緊張起來,他想趕快躲回屋內,但來不及瞭,那人已經看到他瞭。
  
  裡克那無所不能的腦袋立即想出瞭解救辦法。他站住不走瞭,佯裝在傾聽那女人從半開的門裡對他說話。他說:“再次感謝你,安德森太太。”裡克怎麼知道這女人的名字?是在她傢門口信箱上的小牌子上看到的。裡克把手放在門把手上,讓門打開一個幾英寸的縫隙,他彬彬有禮地邊聽邊點頭,人行道上的小個子男人已經放慢瞭腳步,好奇地打量他。裡克不予理睬,繼續對著空氣說:“嗯……我明白,我去別處問問,還是謝謝你,再見。”他補充瞭這幾句,隨手關上門。
  
  人行道上的小個子男人還在望著他,走得很慢。裡克心中突然無名火起,(www.rensheng5.com)他暗暗發誓這次絕不能再留下一個活口出來作證,無論被人認出的幾率是多麼小,也要把這個男人幹掉。他現在要做的,就是把這個小矬子弄到綠色切諾基上,剩下的事就好辦瞭!
  
  裡克主動截住瞭小個子男人,問道:“馬克先生住在這條街上嗎?安德森太太告訴我,她從來沒聽說過馬克。”
  
  小個子皺瞭一下眉頭:“安德森太太那樣和你說?她在這兒住瞭一輩子,認識這條街上的每個人。”裡克問:“你認識她?”“是啊,她人很好。”
  
  這個討厭的小矬子到底是什麼人?裡克把手伸到衣袋裡去掏槍。裡克覺察到小個子在盯著他看,目光飛快地瞥過他衣袋裡凸出的手。裡克一邊想著怎麼把小個子搞上切諾基,一邊說:“唉,我想我得回去重拿一份更靠譜的地址。”
  
  小個子突然沖裡克說:“我說,你能讓我搭個順風車到市區去嗎?”他無奈地說,“我那該死的破車出故障啦!”
  
  裡克在心中暗自慶幸,天呀,真是時來運轉啊!於是他痛快地答應:“沒問題呀!”裡克決定先把小個子男人掐暈,然後順著高速路往郊外開,在拐彎處打開車門讓屍體飛出去,讓它翻過護欄,掉到下面湍急的河流裡……
  
  他們離開小街,開上瞭大馬路,向西駛去。裡克等待著時機的到來。在一個十字路口,一名警察站在細雨中指揮車輛。裡克減速到規定的25英裡時速,他很聰明,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紕漏。
  
  就在車快開到警察身邊時,小個子突然竭盡全身之力,雙手搶過方向盤。這一舉動令裡克猝不及防。沒等裡克回過神來,車子呼嘯著撞上瞭電線桿。
  
  裡克頭暈目眩,一時動彈不得,小個子卻打開車門跳到路上。警察過來瞭,小個子尖叫道:“小心這個人!他剛剛殺死瞭我的鄰居安德森太太!”
  
  裡克愣住瞭,但警察已來到他身邊,舉著警務手槍,冷冷地說:“下來,夥計。”
  
  裡克清醒過來,狂怒道:“我怎麼可能殺瞭安德森太太?出門時,你還聽見我跟她說話來著—”
  
  “不錯。”小個子突然樂瞭,“若不是你停下來跟她說話,我本會忽略這件事情。看到你的手在衣袋裡握著槍,我心裡就有譜啦!所以我故意讓你載我一段路,這樣我就可以—”
  
  裡克心裡直發毛,他咆哮著重復道:“我離開時,還同安德森太太講話來著—”
  
  “呵呵,安德森太太根本不可能跟你說話,因為她是聾啞人,生下來就是!這就是她不用門鈴而用信號燈的原因。明白瞭吧,自作聰明的混蛋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