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柳枝接骨

  正骨奇方
  
  抗日戰爭時期,有個新四軍遊擊隊戰士叫吳江浦。一次作戰時,他不小心跌下山崖,所幸被一位老人收留養傷。等傷好瞭,回到遊擊隊駐地一看,戰友們早撤走瞭。無奈之下,吳江浦決定回傢。
  
  回到傢鄉吳水鎮,從沒學過醫術的吳江浦竟開起瞭診所,掛上瞭“吳氏正骨診所”的牌子。吳江浦接骨手法奇,恢復情況好,費用低廉,生意很快興隆起來。這一來,惹惱瞭鎮上的李氏藥房。正骨本是李老板強項,可自打吳江浦開瞭正骨診所,他傢生意每況愈下。
  
  李老板有個兒子叫李二刀,在日本人手下幹保安大隊長。這晚,李二刀派人送瞭封信給吳江浦,說李氏藥房要在吳水鎮擺義診擂臺,邀請吳江浦參加。吳江浦見是義診,也就應瞭下來。
  
  三天後,鎮大街擺出瞭義診擂臺,引來百姓如潮的圍觀。李氏藥房和吳氏診所左右而坐,並立下規矩,讓患者自己選擇,十天為限,看誰傢診療的效果好。
  
  不多一會兒,來瞭個骨折的病人,他在擂臺前愣瞭愣,選擇瞭李氏藥房這邊。
  
  走進帳篷一看,坐鎮擂臺的並非李老板本人,而是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。
  
  男人開始為那病人醫治起來,清理傷口時,病人疼得鬼哭狼嚎,把後來的一位病人嚇得目瞪口呆。後來的病人戰戰兢兢地到瞭吳江浦的帳篷裡,吳江浦將他安頓在病床上,邊與他閑聊,邊清理傷口,不知不覺清理幹凈。接著,他從包裡拿出一把樹葉,擠出汁液輕塗傷口,又給瞭患者一把樹葉,吩咐回去熬成湯汁服用。等患者下瞭地,一試,果真比來時輕松多瞭。
  
  十天內,李傢治瞭五個病人,吳江浦治瞭足足十二個病人。李傢的病人還無法下地走路,吳江浦的病人基本都能活動自如瞭。高下已分,李氏藥房吃瞭敗仗。
  
  隔瞭兩天,李二刀約吳江浦來到鎮外一塊空地,問道:“知道那些天和你打擂臺的是誰嗎?”吳江浦疑惑地問:“不是李老板嗎?”李二刀笑道:“不,是我們的大佐太君。他也會正骨術,特意讓我借李氏藥房的名頭,安排瞭這個擂臺。”
  
  吳江浦還沒反應過來,暗處兩個日本兵走瞭過來,押住瞭吳江浦。李二刀說道:“大佐太君有請,有些問題,他想親自向你討教。”
  
  神秘老人
  
  吳江浦瞧見日本兵,心裡不由恨道:老子學會這正骨術,就是你們這些日本鬼子所賜!
  
  故事回到幾個月前,吳江浦當時被鬼子追趕,不慎跌下懸崖,當即昏死過去。不知過瞭多長時間才醒過來,見自己身旁坐著一位老人。
  
  吳江浦問:“老爺爺,您救瞭我?我們是新四軍遊擊隊,下半夜炸瞭鬼子的軍火庫,被發現後隻能拼命逃,半路上不小心摔下山崖。”
  
  老人聽瞭嘆瞭口氣說:“娃娃,我得幫幫你。”老人向一棵柳樹走去,折瞭幾根柳枝回來。他把柳枝的汁液擠出來,按住吳江浦的傷口來回塗抹。見吳江浦疼得直哼哼,他邊按邊說:“娃娃,你聽過關雲長刮骨療傷嗎?我見過好多和關雲長一樣的人,他們都不怕疼。”
  
  吳江浦一聽這話,他咬咬牙,閉上眼說:“老人傢,我知道您是激我,我、我雖然不是關雲長,可也是男子漢,我不哼瞭。”
  
  又按瞭一會兒,老人笑瞇瞇地說:“你這娃娃不錯,還真能忍住疼。你睡一覺就沒事瞭。”老人說完轉身離去。吳江浦看自己的腿,被老人用柳樹枝捆紮起來,也不覺得疼,他昏昏沉沉地又睡瞭過去。
  
  等吳江浦再睜開眼睛,太陽已經偏西。見老人還是坐在自己身邊,就問:“老爺爺,我睡瞭多久?”
  
  老人說:“娃娃,你這覺最少也有三天三夜瞭。現在,把這些葉子吃瞭。”吳江浦一看,是一把鮮柳樹葉,就遲疑地望望老人。老人說:“吃瞭你就能起來走路瞭。”
  
  吳江浦接過那把樹葉就嚼瞭起來,有點苦,可還是被他吃瞭下去。
  
  老人又說:“讓我看看你的傷。”說著,扯下瞭捆綁在吳江浦腿上的柳條。老人按瞭按傷口,說:“娃娃,你可以起來瞭。”
  
  吳江浦聽瞭,一翻身站瞭起來。那條斷腿果真活動自如瞭,他一喜,連忙跪下說:“謝謝老爺爺。”
  
  老人擺擺手:“不用謝,娃娃,救你是我們有緣,再說,我還有件事情請你辦,你辦好後,咱倆就扯平瞭,誰也不欠誰,還用謝嗎?”
  
  吳江浦跪地不起,說:“老爺爺,不管吩咐什麼事,我都替您辦。”
  
  老人說:“那你起來,我先把正骨術教給你。”吳江浦急忙爬起來坐在老人面前,老人一股腦地把正骨奇方傳給瞭吳江浦。吳江浦說:“方法記住瞭,但您說讓我幫忙去辦什麼事?”老人說:“我把這方法傳給瞭不該傳的人……你若有機會見到他,一定要替我把他逐出師門。”
  
  於是,吳江浦離開老人,爬上山崖。沒找到遊擊隊,就回到傢鄉吳水鎮,開起瞭正骨診所。
  
  不傳之秘
  
  吳江浦跟著兩個日本兵進瞭軍營。大佐一見吳江浦,就關心地噓寒問暖,並自我介紹道:“我祖父曾在中國學習瞭中醫正骨術,傳到我這代,由於戰爭的緣故,不少精華流失瞭,所以想向你請教。”
  
  吳江浦聽瞭一愣,心想,這難道是老人口中那“不該傳的人”?吳江浦試探道:“請教什麼?”大佐說:“柳枝接骨。”吳江浦一愣,搖搖頭:“我也不精。”眼皮一低,不再說話。大佐和顏悅色地說:“不回答也行,幫我們治個傷員總行吧?”
  
  吳江浦還是不吭聲。大佐臉色一變,從懷裡掏出手槍,“叭”的一聲,吳江浦應聲倒地,左腿已斷。大佐隨即叫人將吳江浦拖進房間。不多一會,大佐穿著白大褂,拿著一小捆柳枝走進來,自顧自地說:“柳枝接骨始於《金針度世》一書。把剝瞭皮的柳枝整成骨形,中間打通,放在兩段碎骨頭的切面中間,代替被切除的骨頭。安放時,木棒兩端要塗熱的生雞血,再把‘石青散’撒在肌肉上,縫合後夾上木板固定骨位。我祖上在中國學到的是這些,但臨床不太實用。我聽聞你的接骨手法更實用,說明有獨門秘笈。今天,我拿你來做實驗,哪一步不對,你要糾正,不然的話,吃虧的是你自己。”隨即,大佐就為吳江浦清理傷口,痛得他暈瞭過去。
  
  大佐用冷水潑醒吳江浦,說:“告訴我,用什麼方法止疼?”
  
  止疼方法很簡單,腿上有一個穴位,點一下就能讓筋絡局部麻痹,清理傷口時就不會痛,但這是師父摸索出來的不傳之秘,怎麼能告訴日本人?吳江浦忍住不說,又一次疼暈瞭過去。
  
  等吳江浦再次醒來,他已躺到瞭山崖邊,仔細一看,正是上次墜崖的地方。大佐冷冷地說:“你剛才昏迷時說瞭胡話,吐露瞭真情。現在,喊你師傅來為你治傷吧。”
  
  吳江浦見李二刀和翻譯官都站在不遠處,就說:“好,你扶我站起來,讓我喊。”大佐見吳江浦斷瞭一條腿,離懸崖又比較遠,就上前扶起他。隻聽吳江浦高聲喊道:“師父,您在哪?快來為我治傷啊……”
  
  聲音在崖壁間回響,就在大佐眼神往山崖下望去的一瞬間,吳江浦右手迅速地往大佐身上一點,大佐身子一麻,立刻動彈不得,被吳江浦一把抱住,一起滾下瞭懸崖。
  
  等李二刀帶領鬼子找到崖底,隻有鬼子大佐的屍體,腦殼被砸碎,吳江浦已不知去向。鬼子立即調兵封山,接連找瞭好多天,也沒找到吳江浦,隻好不瞭瞭之。吳江浦是否還活著,無人知曉,隻是從那以後,柳枝接骨法就這麼失傳瞭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