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最佳防盜

  阿P在城裡打工幾年,混得還行,買瞭輛小轎車,打算回傢過年時在鄉親面前顯擺顯擺。阿P老傢在張傢莊,雖說離大公路不遠,可進村的路一直沒修通,車子隻能停在離村子半裡地的空場上。阿P爹老P早就在那等他瞭,一見面,老P就埋怨兒子不該把車開回來。阿P不服氣:“爹,我買瞭車不開回來,鄉裡鄉親的怎麼知道我發達瞭?”老P一聽,氣得扭頭就走,走瞭兩步,回頭一指不遠處的一輛車說:“顯擺個啥,掙瞭倆錢就燒包!買就買瞭,非開回來,你就等著和李愛國的車一樣挨偷吧!要不然,你晚上就睡在車裡。”
  
  阿P順著老P指的地方一看,這才註意到那裡停著一輛白色小轎車,隻是車軲轆全被卸瞭,車像隻窩脖雞一樣趴在那裡,十分難看。阿P一愣:“爹,李愛國的車這是咋瞭?”老P嘆口氣說:“你說咋瞭,昨天夜裡讓賊給偷瞭,李愛國的車門鎖加瞭什麼機關不好打開,偷車賊就把他的四個車軲轆全卸走瞭。李愛國一早就去瞭鎮上的汽修點,現在還沒回來,今天臘月二十九,估摸汽修點人都沒瞭。”
  
  阿P看看自己的車,對他爹說:“爹,你放心,我這車有先進的防盜報警器,隻要有人一碰它,就會發出警報聲,小偷就嚇跑瞭。”
  
  老P說:“李愛國的警報器號稱外國進口,有啥用?昨晚頭半夜聽到動靜,等趕過來,偷車賊早用面包車拉著四個車軲轆跑瞭!後半夜,李愛國他爹怕小偷還來,幹脆在這看著,好傢夥,氣溫零下二十度,烤火都沒用,把老頭凍得感冒瞭,現在還在村衛生所打吊瓶……你猜村裡人怎麼說?說李愛國開車回來就是為瞭拿他爹開練啊!”
  
  阿P問:“賊這麼囂張,鎮派出所警察不管?”老P說:“派出所接到報警,最快速度跑過來,也得四十多分鐘。這裡是三縣交界,四通八達,什麼賊跑不掉?”阿P聽到這裡,真發愁瞭,可車已經開回來瞭,總不能讓賊嚇死。他安慰老P說:“爹,沒事,咱不是還喂著條大黃狗嗎,壯得跟藏獒似的,晚上牽過來,一有事它就能叫,咱傢離這近能聽到,再說,就它那兇巴巴的樣子,小偷也怕。”
  
  老P也沒好辦法,隻能點點頭。
  
  到瞭晚上,爺倆早早地把大黃狗喂得飽飽的,牽到阿P車子旁拴好。阿P回到傢,不管冷不冷,特意把後窗開瞭條縫,免得聽不到狗叫。他還在枕邊準備瞭強光手電筒,和衣睡下,做好隨時跑去停車點的準備。後窗的冷風嗖嗖地直往阿P脖子裡灌,煤爐子那點溫度不管用,凍得阿P直打噴嚏。好不容易要睡著,他聽到瞭大黃狗的叫聲,一骨碌爬起來,喊瞭他爹一聲,自己拼命跑向停車點。
  
  阿P跑到那裡一看,沒什麼情況,隻有大黃狗對著夜空在“汪、汪”叫。隨後趕來的老P氣喘籲籲地轉瞭一圈,也沒發現情況,說:“天太冷,估計狗凍壞瞭,給它生個火吧。”爺倆在大黃狗旁邊燃起瞭篝火,果然,大黃狗安靜瞭下來。
  
  回到傢,剛躺下沒倆小時,阿P又聽到大黃狗叫。阿P爬起來就跑,老P也跟著跑瞭去。還是沒什麼情況,估計是火堆熄瞭,大黃狗又凍得夠嗆。阿P埋怨道:“狗東西,這麼個冷天就受不瞭,這年頭,連狗都嬌氣瞭。”老P一邊生火一邊說:“這天滴水成冰,還說狗嬌氣,你在這站一小時,能凍死你。”
  
  又回到傢躺下,剛睡瞭沒多久,阿P又聽到狗叫,他罵道:“混蛋玩意兒,這一夜光給你服務瞭,凍著吧你!”過瞭一會兒,他聽見老P又跑瞭出去,阿P又冷又困,也不管瞭,蒙頭睡覺。
  
  阿P剛睡著,他爹回來瞭,大喊:“阿P,幸虧我去得及時,大黃狗繩子被人割斷瞭,身上還有傷,估計不是偷車的就是偷狗的!趕緊,咱倆得去守著。”
  
  這一宿,爺倆抱著火堆總算熬到瞭天亮,阿P凍得直流鼻涕水。
  
  第二天就是除夕,爺倆昨晚整宿沒睡好,還得犯愁除夕夜怎麼看車。阿P說:“爹,實在不行,我坐在車裡打起火,開著暖風,在車裡睡。”老P說:“你回來為的啥,不就是大年夜咱們一傢吃個團圓飯嗎?你在車裡呆一晚上算啥事?”
  
  阿P爺倆合計來合計去,大不瞭,除夕夜兩人輪流著多去跑幾趟。
  
  就這樣,除夕那天晚上剛擦黑,阿P第一個去看車。走到村頭,踩到一塊冰,腳下一滑,摔瞭個跟頭,那個疼啊!阿P摔瞭一跤,竟摔出瞭靈感,他回傢扛著鎬頭,提著水桶,喊著他爹就往外走。大黃狗見主人出門,也跑在頭裡一溜撒歡去瞭停車點。老P跟在兒子後面納悶,問咋回事,阿P也不理他。
  
  到瞭停車點,大黃狗早就汪汪叫著候在車前頭。阿P指著大黃狗對老P說:“爹,兒子為瞭顯擺,弄回輛車來,讓咱傢的狗和你都跟著遭罪。今晚,我就來個省事的法子,走,把河裡的冰刨出個窟窿來,往這裡提水。”老P愣瞭:“兒子,提水幹啥啊?”阿P說:“爹,待會兒你就知道瞭!”
  
  老P按照吩咐,去河邊砸開冰,提瞭水來。阿P拿起水瓢,“嘩、嘩”幾下子,把水全澆到瞭車上。寒冷的氣溫下,一連被澆瞭七八桶水之後,整個車就成瞭冰雕瞭,連車軲轆都凍在瞭地上。
  
  阿P得意地對他爹說:“看看,神仙也別想來偷車,就是想卸車軲轆也沒門瞭!”老P對他兒子的靈感佩服得五體投地,說:“兒啊,高,實在是高,今晚咱爺倆可以安心地在火爐邊上喝酒瞭!”
  
  如釋重負的阿P爺倆,一邊看著春晚一邊喝著小酒,那叫一個舒服。爺倆正滋潤著呢,村主任帶著兩個警察急匆匆地推門而入,進門就喊:“阿P,阿P,村外空地上那澆成冰坨的車是你的吧?”
  
  老P一看警察,手裡的酒盅掉到瞭地上,瞪著眼說:“老天爺,我傢阿P的車都被澆成冰坨瞭,還是被偷啦?”
  
  一個警察說:“老人傢,車沒丟,再不快去,估計人命就丟瞭(www.rensheng5.com),快,阿P帶上車鑰匙,對瞭,再帶個打火機,快去救人!”阿P蒙瞭:“什麼人命就丟瞭?”村主任拉著他說:“快走吧,去瞭就知道瞭。”
  
  在停車點,大傢點燃瞭幹柴,靠近車前門一陣烘烤,好不容易,車前門的冰化開瞭一些,一個警察拿著阿P的車鑰匙,打開瞭車門。
  
  車門一開,“咕咚”一下從裡面滾出一個人來。
  
  那傢夥哆裡哆嗦地說:“俺、俺娘啊,偷、偷個車差點把命搭上,幸虧報警及時啊!”那人哆嗦著站起來,邊握著警察的手讓給他戴手銬,邊說:“人傢說有困難找警察,確實能救命啊!”
  
  阿P聽瞭一會兒,才弄明白咋回事。
  
  車裡的人是個外地流竄來的慣偷,這兩天路過這裡,看到阿P的車新,就動瞭歹念,想趁除夕夜下手。這傢夥剛破解瞭警報器,打開車門進到車裡,阿P傢的大黃狗就跑瞭過來。這傢夥借著微光,看到牛犢那麼大的狗害瞭怕,就趴在車座上不出聲。沒想到,過會兒阿P爺倆也到瞭,沒等這傢夥弄明白啥事呢,人就被澆到瞭車裡。起初,他想等爺倆走後想辦法逃走,可車門被凍住瞭,固若金湯。時間一長,凍不死也憋死,這傢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,一著急就報瞭警。
  
  雖說為瞭顯擺,受瞭點折騰,吃瞭點苦頭,有點丟人,可沒想到幫助警方活捉一個慣偷,也算是為民除害,他阿P也算功不可沒。回到傢,原本還有些鬱悶的阿P,想到這裡,心情一下子舒暢瞭,說:“爹,咱接著喝酒。”回頭一看,又累又困的老P已經坐著睡著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