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酒孩兒

  清朝時候,德州有個名叫秦不醉的人,四年前忽然變得酒量驚人,一日不飲上幾壇便饞得不行。他用遍瞭戒酒的法子,可都沒成功。沒兩年,傢底被他喝光瞭。老婆對他失望至極,帶著兒子離傢出走,一別三年,杳無音訊。
  
  這天,秦不醉在街上閑逛,天上忽然飛過一群鷹。這些鷹體形碩大,以前從未見過,秦不醉看著害怕,拔腿鉆進酒館。酒足飯飽,秦不醉走出酒館,迎面跑來一個七八歲大的小男孩。秦不醉躲閃不及,被小孩一頭撞翻在地。秦不醉爬起身正要訓斥,小孩驚慌地說:“叔,有壞人要抓我,救救我……”
  
  秦不醉朝遠處一看,果見一人向這邊追來。秦不醉心善,見小孩紮著個小麻花辮,很討人喜愛,正不知如何救他,小孩撩起秦不醉的長衫鉆瞭進去。那人沒尋到小孩,就瞪著兇巴巴的眼睛走瞭。見那人走遠,小孩從長衫裡鉆出來,對著那人的背影做著鬼臉說:“想抓我沒那麼容易!”看著小孩,秦不醉想到瞭自己的兒子。他問小孩傢在哪裡,為何一個人在外面跑,小孩說:“我叫小五,無父無母,是個孤兒。”見小五可憐,秦不醉買瞭兩個燒餅給他吃,帶他回瞭傢。
  
  這天,秦不醉買來三壇酒回傢。他先喝瞭一壇,醒來後,發現另外兩個酒壇空瞭!秦不醉聞到小五身上有股酒味,便問:“酒不是你喝瞭吧?”小五把頭搖得像個貨郎鼓:“我這麼小哪能喝下這麼多酒?”秦不醉“嘿嘿”一笑,覺得也是,別說是酒瞭,就是兩壇水小五的肚皮也盛不下啊!酒癮上來不喝不行,於是他又去買瞭兩壇。
  
  秦不醉喝完一壇後,就把酒藏到瞭櫃子裡。可不想上瞭趟茅房的工夫,酒又沒瞭!難道酒被鬼喝瞭?秦不醉不信這個邪,又去買瞭一壇酒藏在櫃子裡,這回他學聰明瞭,假裝睡著,要看看究竟是誰偷酒喝!不多久,櫃子忽然傳來瞭響動。秦不醉把眼睛睜開條縫一看,頓吃一驚,偷酒喝的竟是小五!隻見小五從櫃子裡抱出酒壇就大口大口地喝,那滿臉幸福的模樣就像渴瞭幾天的人喝到糖水一樣。
  
  秦不醉悄聲下床,一把抓住瞭小五。小五見事情敗露,尷尬地吐瞭吐舌頭。秦不醉好奇,一個小孩怎麼能喝下這麼多酒而不醉?
  
  小五說:“叔,其實我是酒孩兒。”秦不醉驚問:“酒孩兒?”小五說:“是的。我兄弟六人,酒量各不同。大哥名叫一杯醉,二哥叫十杯倒,三哥叫百杯暈,四哥叫千杯睡,我小五酒量最大,名叫萬杯笑。”
  
  秦不醉這下明白小五為何連飲幾壇酒都不醉瞭。秦不醉一人喝酒錢都不夠,眼下多瞭個小五,怎麼辦呀?這天,秦不醉正犯愁,看到官府外貼出瞭一則告示。告示說,官府要辦一場鬥酒大賽,比賽者一拼辨酒,二拼酒量,“酒魁王”可獲得百壇美酒和百兩銀子。秦不醉頓時眼前一亮,小五酒量無敵,比酒量定能拔得頭籌,可再往下看,秦不醉就傻瞭,參賽者要年滿十八。
  
  秦不醉垂頭喪氣地回到傢,把告示一說,小五笑瞭:“難不住我!”秦不醉忙問小五有何妙計,小五說:“我能飛能走,能隱能現,你參加酒賽,我隱身在你口中,你隻管大口喝酒,保證不醉!”秦不醉聽後喜上眉梢,立馬去府衙報瞭名。
  
  五日後,迎來瞭鬥酒大賽。參賽場地選在府衙外的一塊空地上,知府高坐在太師椅上,對百餘名參賽者宣佈比賽規則:“大賽共分兩輪,第一輪是比拼辨酒,共二十餘種酒,辨別無誤者勝出。第二輪拼酒量,飲最多不醉者勝出。綜合兩輪成績,頭名獲‘酒魁王’稱號。”
  
  酒量變大這些年,秦不醉把本地酒飲遍瞭,聞聞味道即知酒的品種。不到半個時辰,秦不醉就將二十多種酒全品瞭出來。第二輪拼酒量,以他的酒量最多能飲十壇,為瞭不露出醉意,他決定隻喝八壇,剩下的由小五來飲。
  
  參賽者皆是海量,飲下五六壇,面不紅來精神佳。秦不醉灌下第八壇酒後,低聲跟隱在口中的小五說:“現在就看你的瞭。”小五聞聲,咧嘴一笑,張開嘴巴,把進入秦不醉嘴中的酒都吸入肚中。
  
  其他參賽者到瞭七八壇後,都喝得東倒西歪瞭。秦不醉一瞧,還有個瘦猴樣的人在與他拼酒,按瘦猴的小體格,應該早就喝不下去瞭,他怎麼還如此氣定神閑?秦不醉悄悄跟小五說瞭,小五也深感好奇,到瘦猴身上轉瞭一圈跑回來說:“原來我六弟也隱在瘦猴口中替他喝酒,難怪他不醉!”
  
  秦不醉聽小五說過,小六和小五是雙胞胎,兩人酒量相同,不分勝負。秦不醉嘆息道:“這樣下去,喝到昏天黑地也分不出勝負!”小五眼珠一轉:“有辦法瞭!”接著他讓秦不醉不緊不慢地喝,而他跳上一棵松樹,向空中吐出一個酒註,隨後便閃身不見瞭蹤影。不多久,空中吹來瞭一陣風,風在賽場四處旋轉瞭一會兒,來到瞭瘦猴身旁,隻見瘦猴渾身一抖,接著便醉倒在地上。
  
  小五跑回來說:“我用酒註把爹引來瞭,剛才那風就是他卷起的。他以為酒註是六弟噴的,一下就把他抱走瞭。”說完,跳入秦不醉口中繼續替他喝瞭起來,連飲三壇。秦不醉最終以多飲兩壇的成績贏瞭瘦猴,贏得“酒魁王”之名。
  
  秦不醉看著賞銀和美酒,卻愁眉緊鎖。小五問他怎麼瞭,秦不醉說:“因為嗜酒,老婆孩子都離我而去,有酒無傢,我高興不起來……”
  
  就在這時,秦不醉忽然發現人群中站著老婆翠花和孩子。他放下賞銀,急忙奔瞭過去,可翠花見瞭他轉身就走。秦不醉見狀,“嗚”地哭瞭出來,拉住翠花哭訴這幾年的思念,並保證今後一定戒掉酒癮。看著秦不醉悲傷的神情,小五忽然跟翠花求情說:“嬸,您原諒秦叔吧,我可以幫他戒掉酒癮!”秦不醉聽後一驚:“你能幫我戒掉酒癮?”小五說:“我們酒孩兒寄身於人,其實是有苦衷的。你前些年酒癮加重,是因為我三哥百杯暈一直藏在你身上,不肯出來……”
  
  秦不醉不敢相信地問:“你哥哥在我身上哪個地方藏著?”小五拍瞭拍秦不醉的肚皮說:“哥哥,快出來吧!”秦不醉張開嘴,一個虎頭虎腦的小孩飛出他的嘴巴,站在瞭地上。百杯暈不好意思地說:“請你原諒我……”
  
  秦不醉有些生氣:“你讓我嗜酒如命,妻兒離我而去。你怎麼不離開我的身體呢?”
  
  小五淚眼婆娑起來:“叔,你還記得我們相遇那天,抓我的那人吧?”見秦不醉點頭,小五說:“其實他不是人類,而是我們的天敵天鷹所化!天鷹以酒孩兒為食,每五年它們會來人間捕食一次。隻有我們寄身於人,才能免遭其害。今天我進入你口中替你喝酒,才發現三哥也藏在你身體裡……”
  
  秦不醉真想不到,小五他們的處境如此危險!百杯暈說:“叔,以後我們就控制住自己的酒癮,隔幾天換一個人藏身。”
  
  就在這時,小五哥倆忽然驚叫一聲,秦不醉和翠花抬頭一看,隻見空中數不清的天鷹正伸著利爪向小五他們俯沖而來。在這危急時刻,翠花對小五哥倆大喊一聲:“你們倆快點藏到我們身上吧!”小五哥倆聽後,迅疾躲到瞭秦不醉和翠花的口中。
  
  由於得到庇護,小五哥倆躲過瞭天鷹的捕食。天鷹離開後,翠花答應跟秦不醉回傢,並對小五哥倆說:“如果沒有你們,秦不醉得不到這麼多賞銀和美酒,我們也不可能在今天重歸於好。隻要你們能控制酒癮,以後就留在我傢吧!”
  
  聽瞭這話,秦不醉和小五哥倆都開心地露出瞭微笑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