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法律故事] 這張郵票屬於誰

  江男和林女是二十多年前的戀人,由於傢庭反對,二人未能結合。如今,他們早已各自成傢,分別在兩個城市工作。
  
  今年三月,江男突然打電話問林女:“我寫給你的第一封情書還在嗎?”林女很意外,因為他們已經有十多年沒聯系瞭,於是就問:“你問這幹嗎?”江男解釋說:“我最近正在寫一篇愛情方面的小說,可是當初的感覺淡忘瞭,想重溫一下。”林女說:“我找找看,完瞭給你回電。”
  
  其實,當初江男寫給林女的第一封情書,她一直保存著,這裡有她初戀的美好回憶,時不時還會背著丈夫拿出來看。
  
  林女再次找出那封信,因為時間久遠,信封的粘連處已經脫離,她想瞭想,就把信取出來,決定把信還給江男。
  
  江男收到信後,打電話來表示感謝,並且問:“信封還在嗎?”
  
  林女有些不解地問:“信封已經破舊不堪,慘不忍睹,要它幹嗎?我看就算瞭吧。”江男突然情緒激動起來,急切地說:“我不在乎破舊,我想完整地保存這封信。特快專遞,馬上寄給我。”
  
  林女起瞭疑心:如果他真是為瞭寫小說找感覺,有那信就足夠瞭,為什麼一定要信封?莫非醉翁之意不在酒……
  
  於是林女留心看那信封,看著看著,發現上面的郵票大有講究,而且報紙上也曾經介紹過,於是她立即拿著信封去找人鑒定。不查不知道,一查嚇一跳,這張郵票在市場上已炒到5萬!這一發現讓她很氣憤,對江男最後的一點點好感煙消雲散。
  
  江男等瞭好幾天,不見林女答復,又打瞭好幾次電話,林女一直不接,無奈之下親自找上門來,好臉好話哀求瞭半天,可林女就是不答應將信封還給他。
  
  江男終於拉下臉來,說:“信封上的郵票是我出錢買的,如果你拒不交還,我隻能告到法院。”
  
  林女見對方終於道出真情,心中暗暗一笑。她想,信和信封以及郵票都是你自願寄給我的,法律上叫“贈予”,當然歸我所有,你告到哪裡都不會贏!
  
  一連好幾天,江男見林女不理不睬,於是真的就把林女告上瞭法庭。
  
  收到江男的起訴書,林女有些不放心,就去找律師咨詢。律師仔細問清瞭這個信封的來龍去脈,然後就問瞭一句話:“江男那封信上提到書信和郵票必須歸還嗎?”
  
  林女肯定地說:“隻字未提。”律師說:“那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裡好啦,這場官司江男不會贏。”
  
  最後法院的判決是,郵票屬於被告林女,駁回江男的訴訟請求。
  
  江男不服一審判決,上訴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。
  
  律師點評:
  
  故事涉及的一個法律問題,即動產物權的歸屬。
  
  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》第二十三條規定:動產物權的設立和轉讓,自交付時發生效力。據這一規定,我們可以理解為私人書信屬於動產,它的物權屬性受物權法調整,也就是說書信持有人就是書信所有權人,除非寄信方在書信往來中特別明確強調,有關書信和郵票必須歸還。
  
  故事中,江男在原信中沒有明確提出這一點,所以他這場官司無法打贏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