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碗鵝肉三十年

  羅吉今年四十四,是個廚師,小有名氣,尤其對做鵝有一手。最近,他憑借一道“口水鵝”,在全國廚藝大賽上拔得頭籌。
  
  得獎後,羅吉迫不及待地坐上瞭回老傢的火車。羅吉離開老傢整整三十年瞭,這次他回去,有兩件事要辦:第一,給母親上墳;第二,也是最重要的,要在哥哥白善喜面前,出出那口憋瞭三十年的氣!
  
  羅吉回到老傢,先到母親的墳上燒紙磕頭,把得獎喜訊告訴她。哥哥白善喜聽說羅吉回來瞭,帶著五歲的孫子毛毛來接他,看著這個已經花甲的老人對自己討好地笑,羅吉心裡又氣又怨。他佯裝熱情地跟著哥哥回到瞭傢,並從車上搬下許多食材,說今晚要一展廚藝,招待鄉鄰吃大餐。羅吉在廚間忙活,毛毛歡蹦亂跳地過來看熱鬧,羅吉叫住他說:“毛毛,想不想要大紅包?”毛毛點點頭,羅吉在他耳邊如此這般說瞭一番。
  
  晚上,鄉鄰如約而至,羅吉在哥哥傢的院子裡拼瞭一張大桌子,將菜擺瞭滿滿一桌。上瞭最後一道口水鵝,羅吉便關瞭燈,點上一支蠟燭,說:“今晚我們來一頓燭光晚餐吧!”朦朧的燈光下,菜顯得更誘人瞭。羅吉舉杯道:“謝謝大傢賞臉來,我想先給大傢講個故事。從前有個人,他非常吝嗇。有天晚上啊,這人在傢裡吃肉,突然,有個窮親戚來串門,他想把肉藏起來,可已經來不及瞭,親戚就要進來瞭,大傢說說,有什麼好法子讓親戚吃不到肉,又說得過去?”
  
  鄉鄰都笑瞭,七嘴八舌談笑間,毛毛如猴子般靈巧地爬上桌子,“噗”地一口吹滅瞭蠟燭,大聲說:“幺爺爺,我知道!不是晚上嗎,這樣將油燈一吹,親戚就看不見桌子上的肉啦!”
  
  毛毛天真的話引來滿桌子的爆笑。羅吉直誇毛毛聰明,偷偷塞給他一個紅包,然後打開電燈,似笑非笑地看著白善喜。白善喜的臉漲得通紅,低著頭不敢看人。
  
  羅吉看著白善喜的表情,心裡充滿瞭報復過後的滿足感。這兄弟二人之間究竟有什麼過節?一切還得從三十年前說起—
  
  羅吉幼年喪父,過瞭幾年,母親羅氏帶著他改嫁到白傢溝。半年後,羅吉的繼父又病逝瞭。白善喜是繼父的孩子,長羅吉十來歲,當時已經成傢單過。繼父過世後,兩傢各過各的,跟一般鄉鄰一樣相處。
  
  羅吉小時候傢裡很窮,在他十四歲那年,又鬧自然災害,他們娘倆成天吃不飽。這天晚上,羅吉又餓得翻來覆去睡不著,好面子的羅氏讓他趁黑去哥哥傢借點糧。
  
  羅吉起瞭床,摸黑來到村東哥哥傢,一進哥哥傢院子,饑餓的羅吉一下就聞到一股他從沒聞過的香味,羅吉的口水如山泉般往外湧,包也包不住。他沒吱聲,悄悄來到哥哥傢門前,透過門縫,仔細往裡一瞧,見白善喜一傢三口圍坐在桌子邊吃飯,豆大的油燈在飯桌上微微亮著,一碗熱騰騰的肉在昏黃的燈光裡冒著奇香。六歲的侄兒一邊狼吞虎咽地啃著肉,一邊說:“香,真香,鵝肉太好吃瞭!”羅吉這才知道,桌上擺的是鵝肉。他恨不得立刻奔到桌邊,嘗嘗鵝肉是什麼滋味。羅吉使勁吞瞭吞口水,敲門喊道:“哥,開開門,我是羅吉!”
  
  屋裡的一傢人聽到喊聲,明顯被嚇瞭一跳,羅吉扒著門縫看見嫂嫂慌裡慌張想將鵝肉端開,可滿桌子的鵝骨頭一時收拾不瞭。哥哥見狀,一個起身,將嘴湊到油燈前,“噗”地把油燈吹滅瞭。這個小小的吹燈動作,像一把匕首,深深插進瞭羅吉的心,黑暗裡,什麼也看不見瞭,如同半夜裡做瞭一個夢,現在,夢醒瞭,隻剩下無窮的肉香讓他回味。
  
  哥哥白善喜摸黑開瞭門,說:“羅吉啊,這麼晚來找我,有什麼事?我已經睡下瞭!”羅吉一聽這話,心裡極不是滋味,他說明瞭來意,白善喜嘆瞭一口氣,摸索著走進屋裡,端出一碗米糠,說:“唉!我們傢也揭不開鍋瞭。”
  
  羅吉捧著一碗糠回到瞭傢,神情恍惚,嘴裡開始說起胡話來,一直吵著要吃鵝肉,說吃不到鵝肉就不活瞭。羅氏開始沒在意,後來,羅吉跪在母親面前哀求道:“媽,求求你,讓我吃一頓鵝肉吧!”羅氏嚇壞瞭,答應第二天就去買鵝。
  
  第二天羅吉睡醒,羅氏端上一碗香噴噴的鵝肉,說:“孩子,快吃吧!”羅吉高興壞瞭,問母親哪來的鵝肉,母親沒有言語。羅吉這時才發現,傢裡唯一像樣的傢具—母親陪嫁的箱子沒瞭。羅吉明白怎麼回事瞭。他吃瞭一小碗鵝肉,鄭重地跟羅氏說:“媽,我已經十四瞭,想到城裡去找點活。”
  
  那頓飯後,羅吉就別瞭母親,背著包袱進城瞭。羅氏命薄,沒兩年也走瞭(www.rensheng5.com),羅吉傷心難過,從此再沒回過老傢。在城裡,羅吉要過飯,掃過大街,掏過廁所,在他堅持不下去的時候,他眼前總能出現一碗香噴噴的鵝肉。後來,羅吉憑借自己的努力,一步步走到瞭今天……
  
  羅吉舉起筷子說:“剛剛跟大傢開瞭個玩笑,現在我宣佈,大傢可以盡情吃喝瞭,但我有個不情之請,這道口水鵝是我特意為我哥哥做的,大傢可否口下留情?”說完,羅吉將一隻鵝腿夾進瞭白善喜的碗裡。大傢說:“羅吉,這可是得大獎的金牌菜,大傢都想嘗嘗呢!”白善喜的鄰居馬大嬸心直口快,笑著接話:“我知道我知道,羅吉當年離開傢,想吃鵝肉,他的母親逮瞭我一隻鵝,是白善喜幫忙還上的!羅吉這是要報恩呢!”
  
  羅吉不知道還有這茬,正要發問,突然聽得“啪”的一聲,白善喜的手篩糠般顫動起來,菜一口沒到嘴邊,碗就掉在地上,打碎瞭。
  
  晚飯過後,羅吉心情復雜。當眾出瞭一口氣,壓在心底三十年的石頭掀開瞭,可他不覺得開心。羅吉準備當晚就走,上車前,毛毛叫住瞭他,說爺爺有話要告訴他。
  
  白善喜坐在床頭,見瞭羅吉,嘆瞭口氣,說:“羅吉啊,看樣子,你以後也不會回來瞭,有些事,我再不說可能就沒機會瞭。”
  
  隨著白善喜的講述,時間又回到瞭三十年前。自然災害時,白善喜一傢揭不開鍋,孩子成天嚷嚷餓。這天,白善喜傢院子裡跑來一隻鵝,他知道是隔壁馬大嬸的,就往外趕,哪知鵝一受驚嚇,就掉進瞭自傢的井裡。饑餓讓白善喜心生惡念,他鬼使神差搬過井蓋,將鵝蓋在瞭裡面。晚上,白善喜悄悄把鵝殺瞭。本來就做賊心虛,哪知就在吃肉時聽見羅吉叫門的聲音。白善喜不知道羅吉已經瞧見,慌裡慌張將燈吹滅,將羅吉打發走瞭。
  
  羅吉終於明白哥哥當年吹燈的原因,他想起馬大嬸的話,問:“我媽給我吃的鵝肉是你們給的?”
  
  白善喜搖搖頭,繼續說:第二天早上,羅氏端著一碗鵝肉送到白善喜傢,白善喜嚇瞭一跳,問為什麼。羅氏說,羅吉不知為啥,嚷瞭一晚上要吃鵝,今早天沒亮,她就將陪嫁的箱子拿到鎮上換瞭一隻鵝。白善喜又怕又羞,得知羅吉已進城做活,羅氏不知真情,這才稍稍放心。羅氏前腳剛走,氣沖沖的馬大嬸就上門瞭,說看見羅氏端著鵝肉上白傢來,一定是羅氏偷瞭她的鵝。白善喜怕事情敗露,就跟馬大嬸撒謊說羅吉要進城,走前想吃鵝,羅氏迫不得已才這樣做。他讓馬大嬸不要找羅氏的難堪,並答應自己還給馬大嬸一隻更肥的鵝。
  
  白善喜說:“鵝最後還上瞭,但我讓繼母背瞭黑鍋,一直到她去世。現在一想到當年,她笑吟吟地給我們端來一碗鵝肉,我就內疚得很。這事放在我心裡三十年,我對不起你,對不起媽呀!”
  
  羅吉愣在那裡,看著哥哥的滿頭白發,心裡五味雜陳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