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奇異的手套

  山姆是個有名的盜賊,他擅長挖地道,然後入室盜竊。
  
  這回,山姆花瞭近半年時間踩點,終於瞄準一條“大魚”,那是城郊的一戶人傢,主人是個須發斑白的老人,名叫傑克,以前曾是一位藝術傢,制作的藝術品曾被不少富翁競相收藏。老傑克獨居在此,處事小心謹慎,屋前屋後都安裝瞭攝像頭,不留死角。每隔一段時間,老傑克就會開著車到城裡購物,每次出門,都會把大門鎖得牢牢的。
  
  這裡的地形,山姆已瞭如指掌:老傑克的屋子背後,有個早已荒廢的戰壕,此地正好藏身,還不用擔心挖地道的土無處堆置。山姆白天睡大覺,晚上開工,幾天工夫,地道便直通老傑克的房子。
  
  這天風大,老傑克又出門瞭,鄰居也都躲進屋裡避風,這是絕好的機會。山姆像野兔般鉆進瞭地道,很快便捅開瞭老傑克屋裡的地板。
  
  收獲很大,現鈔、黃金被迅速裝進瞭山姆的背包。在撤離前,山姆抓緊時間又搜索瞭一遍,希望能找到一些更有價值且好出手的寶貝。他已拿定主意,這次過後便金盆洗手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山姆在搜索時,發現有幾塊地板異常,踏上去會發出“咚咚”的聲響,他趕緊撬開那幾塊地板,一看,裡面居然有樓梯,直通地下。
  
  山姆狂喜,毫不猶豫地鉆瞭進去。狹窄的樓道裡竟有照明設備,將開關一摁,雖然燈光有點暗,但足以看清地下室裡的陳設。
  
  地下室裡藏著幾件精美絕倫的藝術品,山姆沒動,這正是山姆的高明之處,隻偷現鈔和容易變現的黃金珠寶,對藝術品或古董等容易追根溯源的,絕不染指。
  
  除瞭幾件藝術品,似乎沒什麼值錢的瞭。山姆不死心,繼續搜索,忽然,山姆魂魄出竅:在一張皮椅上,居然坐著一個人。山姆條件反射,抽出隨身攜帶的獵刀,吼瞭一聲:“誰?”那人半天沒有反應,山姆壯著膽走瞭過去,終於看清皮椅上坐著一個幹瘦的老女人。山姆再仔細一看,差點跳瞭起來,這個老女人居然是一具幹屍。
  
  桌子上擺著一個相框,照片說明瞭一切:老女人是老傑克的愛人。老傑克不知用瞭什麼手段,把愛人的屍身變成瞭木乃伊,看起來栩栩如生,如大活人一般。
  
  心神稍定後,山姆想起自己的目的。屋子裡能一眼望到底,隻有那個小櫃子可藏物品,山姆抑制住激動,打開瞭櫃子。
  
  櫃門一開,山姆愣住瞭,隻見櫃子裡整整齊齊擺著許多雙手套,有的是鹿皮的,有的是矽膠的,還有許多其他材質的。
  
  櫃子裡藏這麼多手套幹什麼?山姆不明白,不過此刻不容他細想,因為山姆預設的手機鬧鐘開始振動,老傑克就要回傢瞭。
  
  山姆迅速扣上地板,沿地道返回。回到傢後,山姆突然冒出瞭一個念頭:他要利用地下室裡的那個老女人,狠狠敲詐老傑克。原因很簡單,如果老女人是正常死亡,老傑克完全不必大費周章,將她藏在如此隱秘的地方。山姆做瞭個大膽的猜測:可能在一次爭執中,老傑克失手殺瞭她,之後老傑克十分後悔,思妻成病,將愛妻制成木乃伊藏在地下室……
  
  幾天過去,老傑克那邊沒有動靜,一切顯得很平靜。山姆明白瞭,老傑克不敢報警,他怕警察來勘查的時候,會發現他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  
  這天,山姆趁老傑克出門的機會,扮成一個遊客,來打探消息。老傑克的鄰居告訴他:老傑克來這裡定居的時候,是跟老伴一起來的,後來,他的老伴患上瞭老年癡呆癥,聽說有次出門後再也沒有回來,被當地警署列為失蹤人口。山姆的心歡喜得“咚咚”直跳,這個消息對他來說,無疑是發大財的好機會。
  
  不久,老傑克回來瞭,山姆肆無忌憚,大搖大擺地跟在老傑克身後,一同走進屋裡。
  
  面對突然闖入的陌生人,老傑克沒有反應,而是平靜地關上門,對山姆說:“你來瞭?請坐……你別奇怪我怎麼會認識你,監控器已經把你的模樣攝得一清二楚。”
  
  山姆穩瞭穩神,開門見山地說:“既然如此,我就沒必要多費口舌,我已經捏住瞭你的把柄,所以才破例吃回頭草。隻要你給我一筆保密費,我便遠走高飛,保證不再找你麻煩。”說話間,老傑克閃電般抓住瞭山姆的手,山姆吃瞭一驚,正準備還擊,老傑克卻輕輕撫摸起他的手來。真惡心,山姆幹嘔瞭一聲,觸電般把手縮瞭回來。
  
  老傑克好像意識到瞭什麼,尷尬地一笑,說:“錢對我來說無所謂,但你能永遠保守我的秘密嗎?”山姆眼睛一亮,不停地賭咒發誓,說隻要收瞭保密費,他保證守住老傑克的秘密。
  
  老傑克沖瞭杯咖啡,遞給山姆:“你能保密就好,事情變簡單瞭,無非再商量一下我該付多少保密費。”山姆喝咖啡時,老傑克還在目不轉睛地盯著山姆的手,山姆渾身都是雞皮疙瘩,趕緊言歸正傳:“你準備出多少保密費?”
  
  老傑克說:“你開個價吧,隻要我付得起,多少都無所謂。”
  
  “一百萬,少於這個數……”山姆話音未落,便感到頭腦一陣眩暈,“撲通”一聲栽倒在地。
  
  等山姆蘇醒,發覺自己已躺在地下室的床上,手腳都被死死綁住。老傑克正貪婪地撫摸著山姆的手。
  
  山姆明白瞭,剛才喝的咖啡裡有安眠藥,老傑克想殺人滅口?老傑克不停地摸著自己的手,想必他有不尋常的癖好,這該多憋屈,簡直比死還難受!
  
  老傑克松開手,緩緩地站瞭起來,像是在思考著什麼。山姆忍不住瞭,吼道:“我認栽,給我來個痛快的,來啊,一刀殺瞭我……”
  
  “噓—請不要打攪我,我在構思一件藝術品。”老傑克示意山姆不要做聲,緩緩說道,“放心吧,我不會殺人的,我隻殺過火雞。”
  
  山姆冷笑瞭一聲,問:“你妻子難道不是你殺的?”
  
  老傑克突然暴怒起來,一拳狠狠砸向山姆的嘴巴:“閉嘴!她是我最愛的人,我怎麼可能殺她?她是摔瞭一跤後猝死的。我太想她瞭,我希望她一直陪在我身邊。你知道嗎,現在的她是我一生中最滿意的藝術作品……”
  
  山姆糊塗瞭,說:“既然你沒有殺人,為什麼還願意出保密費、叫我保守秘密?”
  
  老傑克詭異地一笑,說:“我的這件藝術品,還剩最後一道工序,需要你合作,需要你保密。”
  
  山姆頓時有瞭希望,說:“既然要我合作,那還綁著我幹什麼?”
  
  老傑克微笑著搖瞭搖頭:“現在不行,我得完成最後一道工序,之後會給你松綁的,那一百萬的保密費,我也會按約定支付。”
  
  說著,老傑克從櫃子裡掏出瞭一個燈芯絨佈袋子,攤在桌子上,袋子裡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,裡面是一套刀具。老傑克拿出其中的一把小刀,對著燈光一照,反射出的光刺得山姆閉上瞭眼睛。老傑克一邊瞇著眼觀察刀口,一邊緩緩說開瞭:(www.rensheng5.com)“我最愛的妻子本來很完美,可惜有次雙手被燙傷,留下瞭難看的疤痕……我試過用很多材料做成手套,可惜都不合適。我絕不容忍自己的作品有瑕疵,當我看到你的手時,這個一直困擾我的癥結終於打開瞭,你的手形酷似我妻子的手,用你手上的皮做成手套,然後套在我妻子的手上,完全符合我對完美藝術品的要求,這個創意簡直無與倫比,你說對不對?”
  
  山姆不停地在床上掙紮,拼命地呼救,老傑克卻一臉無視,拿著小刀微笑著向他走來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