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天降福禍

  在老虎嶺附近的一個村子裡,住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夥,叫林大木。
  
  這天,林大木經過老虎嶺山腳,發現這裡停瞭好幾輛車,還有一大幫人,準備在這蓋房子。林大木心想:能在這裡蓋房子,要麼是款爺,要麼是官員,平民百姓沒這個能力,因為光修山路就得花不少錢。
  
  林大木往山上走時,一個有模有樣的中年男子走瞭過來:“小夥子,上老虎嶺?”林大木點點頭。中年男子說:“我聽說這裡有句話,叫‘老虎嶺,黑瞎山,不識路途滿山鉆’。你不知道?”林大木點點頭:“知道。”中年男子一怔:“你熟悉老虎嶺的路?”林大木笑瞭:“從小我就住老虎嶺附近,沒事就上山轉悠,絕不會迷路。”
  
  中年男子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著林大木:“我叫林二木,準備上老虎嶺蓋房子。我看得出來,你這小夥子老實,你先在這裡幫我看材料,等房子蓋好,我雇你給我看傢護院。工錢嘛,保證讓你滿意!”
  
  林大木不由一驚:“您叫林二木,我叫林大木!”林二木也感到萬分驚奇:“無巧不成書,一筆寫不出兩個林字,從現在起,咱倆就是兄弟啦!”林大木心想,這樣油嘴滑舌的人不靠譜,就說道:“親兄弟明算賬,您還是給我開個工價吧?”旁邊一個人咧嘴一笑:“這是縣地稅局林局長,他能虧待你嗎?”林大木總算信瞭:“真是有福不用忙,無福跑斷腸,我信大哥您瞭!”
  
  從這天起,林大木開始給林二木看管材料。四個月後,漂亮的房子蓋好瞭。林大木萬萬沒想到,林二木竟給瞭他兩萬元工錢。
  
  林二木付完工錢後問:“小老弟,你願意給我看傢護院嗎?”林大木實話實說:“隻有傻子才不願意!”林二木情真意切地說道:“我把你當親弟弟,你就把我當成親哥哥,能做到嗎?”林大木忙不迭點著頭:“一萬個能做到!”林二木重重拍瞭拍林大木的肩膀:“我相信小老弟,到目前為止,我還沒有看錯過人!我每個月給你開五千塊工資,怎麼樣?”林大木樂得合不攏嘴瞭:“簡直趕上做夢瞭!”林二木一下嚴肅起來:“拿五千塊錢的工資,就該幹五千塊錢的活兒,對吧?不該知道的事不要打聽;有些事,就是刀按在脖子上也不能說!”林大木忙點頭:“大哥放心!”
  
  林二木每周末都會來。他說自己有肺病,城裡空氣差,隻有在這呼吸清新空氣,他的病才能有所好轉。每周末,來這裡探望林二木的人不少。在林大木眼裡,林二木對自己一直很好,對其他人卻喜怒無常,要麼談笑風生,和顏悅色;要麼怒目圓瞪,吼聲連連。
  
  這天下午,林大木正打掃院子,突然闖進幾個陌生男子,其中一個高個男打開手裡的皮包,林大木一看,裡面裝滿瞭錢,他怔怔地問:“什麼意思?”高個男小聲說:“我們想在林二木座機裡安竊聽器,隻要你幫忙,這十萬元歸你!”林大木像根電線桿子似的愣住瞭。高個男問:“怎麼樣?”林大木緩過神來,他搖瞭搖頭:“絕不同意!”高個男拉下臉來,從兜裡掏出一把刀,直直地對著林大木:“小心我一刀捅死你!”林大木臉嚇白瞭,他邊向後退,邊搖著頭:“你、你們可以安,但我不要錢!”三個人把竊聽器安好,高個男在林大木眼前晃瞭晃刀:“你要是膽敢把這事告訴林二木,我們隨時隨地要你狗命!”
  
  傍晚時分,林二木回來瞭,林大木說道:“大哥,我打算走瞭,您多保重!”林二木一驚:“怎麼瞭?是我對你不夠好?”林大木搖搖頭:“大哥對我比親哥哥還好!”林二木問:“那你為什麼要走?”林大木說:“大哥,從今往後,少用座機,最好不用!”說完,大步流星朝門外走。誰知林二木哈哈大笑起來:“好啊小老弟,那是大哥在考驗你!”
  
  轉眼過瞭一年。
  
  這天,林二木對林大木說道:“小老弟,大哥想讓你做一件事。”林大木一口答應:“說吧大哥!”林二木小聲地說:“天黑後,你把我房子給點著。”林大木差一點被嚇死:“大哥,開啥玩笑?”林二木一本正經:“我是認真的!”林大木吃驚地問:“為什麼要燒房子?”林二木拉下臉來:“我不是跟你說過,不該知道的事不要打聽!”
  
  天黑後,林大木按照囑咐,先把房子點著,待房子著火後,再快速沖進屋裡,把林二木給救瞭出來。山下村民紛紛趕來,將火撲滅瞭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鄉派出所民警來瞭,縣電視臺記者來瞭。林大木按照授意告訴民警,說晚上他正準備睡覺,突然發現起火,便冒死沖進林局長屋裡,把已經睡著的林局長給救瞭出來。民警調查後發現是人為縱火,但林大木已經把痕跡處理幹凈,所以民警查不出是誰幹的。
  
  縣電視臺播放瞭林二木傢被人縱火的新聞,記者說,林局長工作認真,要求嚴格,因此得罪瞭一些人。接著,林二木接受瞭采訪,他堅定表示,自己絕不會被嚇倒,依然會堅持原則,堅定不移跟違法亂紀的人和事作鬥爭。林二木最後竟說,他要特別感謝林大木,要不是林大木冒死相救,他現在早就踏上瞭黃泉路。林二木把“好好感謝林大木”這句話,說得很重、很響。
  
  房子在原址重新蓋好,有人陸續前來慰問,來者都說林大木見義勇為,要給林大木獎勵,接著便掏出錢,都是上萬元的。林大木恍然大悟:君子愛財,取之有道,這錢明面上是給他林大木的,其實他隻是個二傳手。通過傢裡遭災斂財,這招絕。林大木雖然沒把這些錢記在賬本上,但他心裡有數,林二木通過這個奇招,至少斂到瞭千萬元。
  
  時間過得飛快,兩年後的一個傍晚,林二木把林大木叫到跟前,拿著一個手提包,說:“這裡面有五百萬現金,你幫我藏到半山腰的小木屋裡。今晚,再放火把這屋子燒瞭!”林大木怔住瞭:“大哥,已經放過一次火,不能再放第二次瞭吧?”林二木果斷搖頭:“照我說的辦。”林大木隻能點頭:“那還像上次那樣,我先把房子點著,然後趕緊沖進去,把您救出來,對嗎?”林二木點點頭,沉下臉不再說話。
  
  林大木把裝有五百萬現金的手提包在半山腰藏好,夜幕降臨後,他把房子點著瞭。火勢剛起,林大木就推開門,快速沖進屋裡,拽著林二木往門外跑,誰知林二木說:“現在不能跑,你必須替大哥辦一件事!”說著,用手朝地下室一指,“剛才我密碼箱掉進去瞭,你趕緊幫我拿上來!”林大木毫不猶豫地跳進地下室,拎起密碼箱,他驚呆瞭:“大哥,箱子好輕,是空的?”林二木冷笑一聲:“當然是空的!”林大木蒙瞭:“大哥,那您讓我跳下來幹什麼?”林二木俯下身,對著下面一字一句地說:“小老弟,實話告訴你:紀檢部門已經開始調查我瞭,隻能讓小老弟做我的替死鬼瞭。一會兒,我去密室把真正的密碼箱拿走,再把汽油倒進這地下室,我就遠走他鄉,去過神仙般的日子瞭。待會兒火燒進來後,小老弟隻能剩下一點點骨頭渣子,這樣,他們就會以為這是我的骨頭渣子,就不會再抓我瞭!”說完,林二木猙獰地笑瞭起來。林大木呆住瞭:“大哥,你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林二木沒有回答,徑直向密室沖去。
  
  狡猾的林二木早把地下室梯子撤走,林大木怎麼也跳不上來。過瞭會兒,林二木右手提著沉甸甸的密碼箱,左手提著裝滿汽油的桶子,從密室裡出來瞭。誰知走得太急,他一不小心絆倒瞭,汽油從桶裡傾瀉而出,一下讓火勢變猛,林二木瞬間成瞭團火球;密碼箱也脫手瞭,掉進瞭地下室,砸在林大木的身邊。林大木趕緊把兩個密碼箱疊在一起,踏著箱子總算爬瞭上來。
  
  此時,屋裡屋外已是火光一片,林大木猶豫片刻,還是決定救林二木。誰知林二木隻說瞭一句話:“把箱子還給我……”說完,拼瞭老命往地下室方向爬去。
  
  林大木顧不上這麼多瞭,他隻能沖出屋子,身後已是火光沖天。林大木想到那筆來歷不明的巨款,先去小木屋把五百萬拿瞭出來,再沿著山腳的公路,整整走瞭一宿。天亮後,他坐著客車去縣城。
  
  途中,同車的一個瘦子對同伴胖子說:“看新聞沒?昨天晚上,林局長傢又被縱火瞭,這次他可沒那麼走運,活活燒死瞭!”胖子撇嘴一笑:“是被人縱火,還是畏罪自殺,誰知道?”瘦子一驚:“他幹嗎自殺?”胖子說:“因為縣紀委已經開始調查他瞭!”瘦子不信:“不是說他清正廉潔嗎?”胖子冷冷一笑:“嘿,小道消息說,他斂財手段特別高明,對給他送禮的人,總是怒目圓睜,吼聲連連,背地裡卻給辦實事;對不送禮的人,總是和顏悅色,眉開眼笑,背地裡卻不給辦實事!”瘦子瞪著大眼:“聽說給他看傢護院的林大木逃走瞭!”胖子恍然大悟:“說不定林大木偷瞭林二木受賄得來的錢,被發現瞭,林大木一不做二不休,放把火全燒瞭!”
  
  此時的林大木真是苦不堪言,暗想:大哥啊,你犯事瞭,想讓我當你的替死鬼,自己逍遙法外!這下可好,自取滅亡瞭!
  
  這時,大客車突然停瞭下來,車門開瞭,幾個警察走瞭上來。林大木懷裡的手提包一下掉在瞭地上,他哆嗦著想:完瞭,警察肯定是來抓我的,我帶著這五百萬,現在就是渾身長嘴,也說不清瞭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