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年一頓年夜飯

  這一年,生意人趙春立運氣特別差,做啥生意啥不成,好不容易做成一單,還是筆爛債,收不回貨款。到臘月底瞭,他還跟在人傢屁股後面催債。看來,今年春節是沒法回老傢過年瞭。
  
  媽媽打來電話,問趙春立啥時候回傢,他吞吞吐吐地說瞭不回傢的意思。話還沒說完,媽媽截住瞭他:“這哪成?連三奶奶傢的大海和小海都回傢過年呢,你不回來?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沒孝心,媽在村裡沒面子,你也沒面子。不僅你要回,媳婦小琴、孫子都得回!”
  
  三奶奶傢的大海和小海兄弟倆在城裡開瞭一傢公司,今年倒瞭大黴,被一個騙子騙得血本無歸,差點破產,直到現在兄弟倆還在到處找那個人間蒸發的騙子。這樣的情況下大海和小海還堅持回傢過年,趙春立不回去就說不通瞭。而且他知道媽媽愛面子,年紀跟三奶奶相仿,從年輕的時候兩個人就相互攀比,到老瞭,比不瞭別的,就比誰的兒孫有孝心。他要是不回去,肯定讓媽媽在三奶奶面前沒面子。再說,爸爸已經過世,如果他春節不回傢,媽媽的確是怪孤單的。
  
  趙春立隻得答應瞭,不過他告訴媽媽,他實在太忙,回去也呆不瞭幾天。媽媽的語氣這才歡快起來,說:“哪怕吃完年夜飯就走,媽也不攔你,但大年三十早晨你一定得趕回來,我有些事要你幫忙。”
  
  趙春立按照媽媽的要求,大年三十的早晨,帶著小琴和孩子趕回瞭傢。回到傢才發現被騙瞭,大海和小海並沒回來。
  
  媽媽說:“他倆隻是到傢遲些,得傍晚,趕上吃年夜飯。這就是我叫你今天早晨趕回來的原因。他們回來吃年夜飯,飯得有人做啊,我一個人做瞭他傢的,還要做自己傢的,忙不過來,得你們回來幫忙。”
  
  趙春立一驚:“他傢的飯要你做?三奶奶呢?”
  
  媽媽嘆瞭一口氣,這才告訴他一個不幸的消息:三奶奶患瞭鼻咽癌。兒子們的公司出瞭事,三奶奶沒敢將這消息告訴孩子,反正兩個兒子平時也給瞭她一些錢,她就自己在縣城的醫院治著。要說身體還沒全垮,硬撐著置辦一頓年夜飯也可以,但關鍵問題是,三奶奶現在已經沒有味覺,吃什麼東西都是苦的,試不出個咸淡。這樣做出菜來不是咸瞭就是淡瞭,大傢沒法吃。
  
  母子倆說話間,三奶奶來瞭,她的臉比平時蒼白,不過走路還穩當,看不出生瞭大病,身上穿著鼓囊囊的羽絨服,也看不出身體瘦瞭多少。趙春立上前拉住三奶奶的手,三奶奶眼眶立馬就紅瞭,說:“孩子,我生病的事,千萬別告訴大海和小海。他們公司遇到倒黴事,夠煩心瞭,不能再讓他們心裡添堵。”
  
  趙春立說:“這哪能瞞?我要瞞瞭,大海和小海要怪我一輩子。”
  
  三奶奶生氣瞭,重重地甩開瞭趙春立的手:“你這孩子咋這麼不懂事?一年就這麼一頓年夜飯,你要讓我們一傢人吃得不痛快?”她埋怨趙春立的媽媽:“看你養的兒子,不明事理。我要是可以讓孩子們知道,幹嗎請你幫我做年夜飯?”
  
  媽媽趕緊哄著三奶奶:“我不還沒說清楚嘛,你太性急就趕來瞭。你先回去,這事我跟春立好好說。”
  
  送走三奶奶,媽媽很嚴肅地說:“你還不明白三奶奶的心思嗎?大海和小海公司出瞭事,她幹著急幫不上忙。人老瞭就沒用處瞭,不能再為孩子們做什麼貢獻,唯一能做的,就是讓孩子不為老人分心。三奶奶這麼做,也是為瞭讓孩子們安心。瞞住瞭孩子,孩子不分心地去做事,她也就覺得自己有點價值瞭。你說,你要是將這事抖摟出去,不是寒她的心嗎?”
  
  媽媽很會勸人,趙春立被說服瞭,但心裡酸酸的,很不是滋味。
  
  媽媽去給三奶奶做年夜飯,趙春立帶著小琴去幫忙。到中午,一桌豐盛的年夜飯終於做好瞭。三奶奶往外轟他們:“快回去吧!要是大海他們提前回來,看到是你們做的就不好瞭。你們回去忙自己的年夜飯吧,這裡就不用掛心瞭。”
  
  回到傢,媽媽已經累得直喘氣,趙春立擔心地問道:“媽,你的身體……”媽媽說:“我比三奶奶福氣大,硬朗著呢,但終歸75歲瞭,做事有些力不從心瞭。”
  
  傢裡的年夜飯,趙春立不再讓媽媽插手,讓她好好歇著,自己和小琴做。媽媽也沒推辭,坐在廚房裡陪他們說話,偶爾搭把手。
  
  傍晚的時候,大海小海兩傢六口人終於回來瞭,趙春立一傢和他們寒暄瞭一陣,怕話說多瞭會漏瞭嘴,所以寒暄一陣也就回傢瞭。
  
  村裡傢傢戶戶燃起瞭鞭炮,熱熱鬧鬧中,各傢各戶的年夜飯開吃瞭。吃完飯,趙春立打算出門打麻將,這是村裡男人們在除夕夜愛玩的娛樂,但他剛走到門口,媽媽喊住瞭他,說:“今晚別打瞭。你一吆喝,大海和小海心癢瞭,也想打瞭。三奶奶怕隻能過這一個年瞭,你就讓她好好與兒孫呆一個晚上吧。”
  
  這話說得趙春立鼻子一酸,想到媽媽這年紀,也是陪一次少一次,索性自己也不打麻將瞭。小琴在收拾碗筷,媽媽又說話瞭:“三奶奶傢兩個媳婦懶,哪像我傢的小琴勤快?沒支使她倆做事,她倆恐怕也不知道幫三奶奶洗碗瞭。三奶奶經不得累,你幫著想想轍唄。”
  
  小琴腦子活,捅瞭捅趙春立:“這還不簡單?你去門口喊一嗓子,支使我給媽洗碗,她倆聽瞭能不受啟發?”這主意好,趙春立走到門口,粗聲大嗓地嚷嚷起來:“小琴,媽辛苦一年,你回傢吃現成飯,現在還不麻溜地幫媽將碗洗瞭?”小琴尖起嗓子答:“還用你吩咐?我哪有這麼不懂事?早在洗瞭。”這話真見效,隔壁立即傳來小海的聲音:“老婆,聽到沒?小琴在幫她婆婆洗碗,你也別坐著瞭,做點事吧。”
  
  屋裡幾個人都偷偷地笑起來,媽媽抹著淚說:“我的兒子兒媳懂事,我硬是比三奶奶有福氣喲。”
  
  這一夜,趙春立哪兒也沒去,陪著媽媽看春晚,他聽動靜也聽得出來,大海和小海也沒出去,也在傢裡陪著三奶奶,這讓他酸澀的心裡多少有點安慰。
  
  大年初一上午,大海和小海兩傢人就走瞭。趙春立本來也打算初一回城,但他想想三奶奶的病,再想想與三奶奶同歲的媽媽,他又在村子裡住瞭兩天。
  
  三個月後,趙春立在城裡接到老傢的電話,打電話的人說:“春立,回吧,你媽走瞭。”趙春立驚叫起來:“啥?你說啥呢?是三奶奶吧?”對方說:“三奶奶還在,你媽先走一步瞭。”
  
  一傢人匆匆趕回來,媽媽真的走瞭,安詳地躺在床上。趙春立簡直不相信這是真的,他跑去問三奶奶,三奶奶已經氣若遊絲,說:“去年城裡來瞭個愛心醫療隊,我和你媽,是那一天同時查出患瞭癌的。”
  
  趙春立驚呆瞭:“這麼說過年時……可她為什麼不跟我說?”
  
  三奶奶斷斷續續地說:“你和大海小海一樣,去年都不順,我們是知道的。我們倆約好瞭,瞞著……不讓孩子掛心。人老瞭,沒用瞭,能做的,也隻有這瞭。”
  
  趙春立哭得死去活來,他悔呀,春節回傢,他咋就沒留意媽媽瘦瞭呢,咋就沒留意媽媽體力不如以前瞭呢,這都是患瞭病的征兆啊!
  
  安葬完媽媽,趙春立不再猶豫,毅然給大海小海打瞭電話。三奶奶要埋怨就讓她埋怨吧,他不能讓大海小海像自己一樣,心裡痛一輩子。
  
  大海和小海趕回來,在三奶奶的病床前守瞭六天。六天後,三奶奶去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