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阿P失竊

  這天後半夜,正在單位值班的阿P忽然接到鄰居王哥的電話,王哥說咱們單元招瞭賊,你快回傢看看,少瞭東西沒。
  
  阿P一聽就慌瞭,妻子小蘭恰好今天也上夜班,小偷若是進去的話,那還不掃蕩一空?他慌忙給小蘭打瞭個電話,隨後請瞭假,蹬著車一溜煙趕瞭回去。
  
  單元樓下停著一輛警車,警察正在登記各傢的損失。阿P過去瞅瞭一眼,各傢各戶丟的大多是現金,數目都不小,有丟三千的,有丟一萬的,有一傢更玄乎,丟瞭五萬。眾鄰居看見阿P,都說你快回去看看,你傢的門開著,怕也是在劫難逃瞭。
  
  阿P本來還心存僥幸,一聽心徹底就涼瞭。回傢一看,果然,傢裡被翻瞭個亂七八糟,抽屜裡放的一千塊錢沒瞭,其他的倒是沒少什麼。這時候,小蘭也回來瞭,聽說一千塊錢沒瞭,心疼得差點沒掉下眼淚來。阿P安慰說別傢最少的都丟瞭三千,你猜三樓東戶丟多少?他伸出巴掌,五萬啊!
  
  小蘭說咱能和人傢比嗎?人傢男的當局長,不差錢,這一千塊錢可是我半個月的工資呢。一提起這個小蘭就一肚子氣,瞬時將丟錢的事往旁邊一放,習慣性地嘮叨開瞭,說咱這樓裡哪傢過得不比咱好啊?樓上的男人在銀行工作,樓下的老公做經理,你呢?跟這些人當鄰居,我出門都感覺抬不起頭來。
  
  阿P最怕小蘭提這個,趕緊三十六計走為上,說我下去跟警察報一下損失。
  
  小蘭哼瞭一聲:“報也沒用,小偷早就跑沒影瞭,還抓得著嗎?”說到這裡,小蘭突然想起一事,喊住阿P,“你等等,反正小偷也抓不著,你報損失的時候就多報點,別讓人瞧不起,人傢一丟就好幾萬,咱傢就一千,多寒磣啊。”
  
  阿P忍不住搖頭,說:“這也要攀比呀?那你說報多少合適?”
  
  小蘭想瞭想,輕描淡寫地說:“最多的是五萬吧?那你就報十萬,震一下他們。”
  
  阿P嚇瞭一跳,他至今都還沒見過這麼多錢呢!他吃驚地說:“十萬?太多瞭吧?再說瞭,傢裡沒事放這麼多現金幹什麼?”
  
  小蘭眼珠轉瞭轉,說:“你就說是準備買車的,順便把咱傢沒車的問題也解決瞭。反正小偷肯定是抓不著,咱倆就神氣一回,別讓人小瞧瞭。”
  
  阿P猶豫瞭片刻,覺著怪隻怪自己沒本事,就同意瞭。他下樓後,想想十萬塊錢實在是太過嚇人,向警察報數的時候,就打瞭個對折,報瞭五萬,用途也從買車變成瞭買二手車。眾鄰居一聽,一片嘆息,都說這賊太可惡瞭,工薪階層,攢五萬塊錢得多難啊。眾人紛紛向警察同志進言,說警察同志,你們一定要盡快抓住這個賊,追回損失。
  
  阿P心裡卻暗自禱告:還是別抓住這賊,否則露瞭餡,以後我這張臉皮可就沒瞭。
  
  第二天上午,阿P正在睡覺,被樓下的叫嚷聲驚醒,正不知出瞭什麼事,小蘭慌裡慌張跑進臥室,說壞瞭,好像是昨晚那賊抓到瞭,我聽到下面有人在喊,讓丟錢的都去派出所領錢呢。
  
  阿P一聽,高興得一個軲轆爬起來,剛要說警察這次辦事效率真高,隨即反應過來:去領錢的話,那謊報損失的事肯定就要露餡瞭。他忍不住埋怨小蘭,都是你出的餿主意,你說現在怎麼辦吧。
  
  小蘭不怪自己,倒埋怨起小偷來瞭:“真是,這個小偷真是笨啊,怎麼就被抓住瞭呢?”
  
  阿P實在是沒有臉皮去派出所,就說我是丟不起這人,要領你去領吧,說罷,把被子往腦袋上一蒙,說什麼也不肯起來瞭。
  
  還是小蘭實在,說丟人就丟人,一千塊錢還得幹半個月呢,你不去我去。
  
  小蘭走後,阿P越想越不放心:這事兒往小裡說就是為瞭面子吹瞭點牛,可往大瞭說可能就涉嫌詐騙瞭,警察要是認為你謊報損失是為瞭抓住小偷後多領錢,那可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瞭。想到這裡,阿P臉都沒洗就出瞭門,打算親自去派出所跟警察解釋清楚。
  
  下瞭樓,正碰上對門王哥,王哥問阿P把錢領回來瞭沒有。阿P說沒有,還問王哥小偷是怎麼被抓住的。
  
  王哥笑道:“也是那小偷該死,昨晚得手之後騎著摩托車沿海濱路逃竄,正好碰上一輛巡邏的警車。小偷做賊心虛,以為是抓他的,加油門掉頭就跑,結果一頭撞到海堤上,當場就撞死瞭。”
  
  阿P一聽,忙問:“那錢呢?都找回來瞭沒有?”
  
  王哥說:“錢當場撒瞭一地,聽說還有不少撒落到海裡去瞭。你趕快去領吧,去晚瞭怕是沒瞭。”
  
  阿P心中暗喜,忍不住長噓一口氣:真是天助我也,面子保住瞭,小偷已死,贓款又沒全部找回來,那自己即便一口咬定丟瞭五萬,別人也沒證據說自己撒謊瞭。想到這裡,他立馬給小蘭打電話,問她領錢瞭沒有。小蘭說還沒呢,我打算等到最後鄰居都走瞭再跟警察解釋。阿P趕緊把自己掌握的情況告訴瞭她,讓她千萬不要承認隻丟瞭一千塊。
  
  小蘭聽說錢沒全部追回來,著急地說:“那我得趕快領錢,領晚瞭可就沒瞭。”
  
  阿P不滿地說:“你還是等到最後!錢沒瞭就沒瞭,一千塊事小,面子事大。你想想,咱倆的面子可不止值一千塊吧?”
  
  小蘭猶豫瞭片刻,盡管不甘心,還是答應瞭。
  
  阿P也就不去派出所瞭,他回到傢,想到為瞭面子損失瞭一千塊,越想越是心疼,心說,這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啊。
  
  過瞭大約一個小時,小蘭回來瞭,神色煞是奇怪,既慌張,又興奮。她進屋就把門關緊,將手裡的塑料兜往茶幾上一放,顫聲說:“你看這是啥?”
  
  阿P打開塑料兜,驚得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:裡面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,整整五沓百元大鈔。
  
  他看看錢,又看看小蘭:“這怎麼回事?”
  
  小蘭說:“這是警察退給我的,說是咱丟的五萬塊。”
  
  沒想到警察還真給瞭五萬,阿P埋怨說:“這錢你也敢要啊?你是不是沒等到最後,把別人的錢給領回來瞭?”
  
  小蘭解釋:“沒有,我是等到鄰居都領完瞭才領的。”
  
  阿P不信,“不可能呀,都領完瞭怎麼還有這麼多錢?”
  
  小蘭說:“我看警察的意思,好像還剩下瞭不少錢呢,他還反復問我,是不是確定隻丟瞭五萬塊。阿P,這錢……你說怎麼辦?反正沒人知道……”
  
  阿P打斷她:“你說什麼呀?這錢可不敢要,會坐牢的。走,咱們一起去派出所,跟警察說清楚。”
  
  小蘭雖然貪財,原則問題上可不含糊,知道這錢的確是要不得。當即,兩人就帶著錢去瞭派出所,一五一十跟警察交代清楚,說我們真沒打算多要錢,誰想最後退完錢之後還富餘這麼多。
  
  警察聽完,對兩人的表現給予肯定,也對他們之前的撒謊行為予以批評,教育完畢後,還把兩人被偷走的一千塊錢退給瞭他們。
  
  阿P心中困惑,忍不住問:“警察同志,那這些多出來的錢是怎麼回事?”
  
  警察說:“很簡單,你們多報損失,有人少報瞭唄。”
  
  阿P奇道:“少報?為什麼要少報?”
  
  警察呵呵一笑:“你們多報是怕人說你們沒錢,人傢相反,少報是怕人知道他傢有錢。你想想,幹什麼的最怕別人說他傢有錢啊?”
  
  小蘭搶先說:“我知道,當官的,有錢瞭肯定就是腐敗瞭。”
  
  “回答正確。”警察又問,“那你們鄰居中,應該也有當官的吧?”
  
  一下子,阿P就想到瞭三樓的那個局長。他終於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瞭。
  
  從派出所出來,雖說受到瞭批評,但一千塊錢失而復得,更重要的是發現三樓是個大壞蛋,以後小蘭再也不會以他為榜樣嘮叨自己瞭,阿P又高興瞭起來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