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二元車工

  寒冬深夜,南楊村發生瞭一起蹊蹺案件。一個外號叫“傻子”的人被一個黑衣男子用刀捅傷,黑衣男子的頭部也受瞭重傷。刑警隊隊長趙康在現場發現瞭幾張早已不流通的第三套人民幣,都是車工圖案的二元面額鈔票,一共八張,其中兩張墨綠的紙鈔上,沾瞭點點血跡,另外,地上還有一個碎陶罐。
  
  傻子傢很窮,黑衣男子如果是賊,那他咋長的眼,竟會去他傢偷東西?經群眾調查,黑衣男子是個古董販子,他白天曾來過村子,收購老物件和舊錢,還在街邊掛瞭張油佈,上面畫著各種舊錢的圖案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趙康在網上查瞭一下,發覺早已不流通的第三套人民幣,目前在收藏市場上已經升值,尤其是血案現場散落的二元車工鈔票,竟被炒到三千塊錢一張。他還查到一個重要信息,二元車工的鈔票有兩種,一種水印圖案是五角星,另一種水印圖案是古幣,古幣水印比五角星水印價格要高一些。趙康把從現場帶回的八張鈔票逐張舉起來看瞭看,發現其中還真有一張是古幣水印,這樣的話,照網上的價格算,這八張鈔票價值兩萬多。
  
  此時醫院來電話,說賊醒瞭。趙康忙趕到醫院,見到頭上纏滿瞭紗佈的竊賊,馬上開始審問起來。看一旁的警員拿筆開始做筆錄,竊賊趕忙對趙康說:“警察大哥,我的確是賊,可我也是受害人啊!”
  
  趙康疑惑地看瞭他一眼:“那你說說咋受害的。”
  
  賊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經過倒瞭出來:他懂一些古玩知識,平時會到鄉下撿撿漏。昨天是禮拜天,他到瞭南楊村,幹耗瞭半天,一件東西都沒收著。後來,他看到街邊有個人一直盯著他掛著的油佈看,便招呼對方過來,等那人到瞭跟前,才發覺是個傻子,隻會“嘿嘿”傻笑。不過,那傻子的目光老盯著二元車工的圖案不放,說不定傢裡有相同的紙幣呢?他試探著問傻子,傻子忍不住點瞭下頭。他想瞭個主意,告訴傻子,傢裡要是有一樣的錢,領他去看一下,他就給傻子十塊錢。這麼一說,傻子動心瞭,“嘿嘿”笑著便領他往自己傢裡走。到瞭傻子傢,傻子從一個墻洞裡抱出個壇子,又從壇子裡取出來一個紙折的錢包,那紙錢包裡竟然有好幾張品相完好的二元車工,讓他不由眼熱。當時,他就勸傻子將那幾張二元車工賣給他,從一百塊一張加到瞭一千塊錢一張,可傻子連連搖頭,一張也不願賣。見說不動傻子,他隻能走瞭。當晚,他帶瞭把匕首,悄悄潛入瞭傻子傢。那把匕首,隻是為瞭撥門用,他還沒傻到為這點錢行兇。就在他拿到二元車工後,壇子的瓦蓋掉瞭,發出一聲脆響。這響聲驚動瞭睡著的傻子,傻子一把拉亮燈,喊瞭起來。他想跑,卻被傻子揪住瞭,傻子揪著他退到墻洞跟前,往壇子裡看瞭看,“嗷”地怒瞭,非要他把錢拿出來。他掙脫開來想跑,傻子竟舉起壇子要往他頭上砸,出於自保意識,他隨手抽出瞭匕首,嚇嚇傻子,可傻子毫不畏懼,手中的壇子重重地砸瞭下來,壇子落到瞭他的頭上,他手中的匕首也戳進瞭傻子的身體,他眼前一黑,便什麼都不知道瞭……
  
  說完這些,他對趙康一再強調:“我完全是自衛,是那傻子要砸死我,為瞭活命,我才拿刀捅他的。”
  
  趙康冷冷地說:“是不是自衛,法律會告訴你!”
  
  傻子還昏迷不醒,腸子給紮斷瞭,現在還在輸著血漿。關於傻子的傢庭情況,昨晚趙康也瞭解過瞭,傻子已經四十多歲,父母早沒瞭,孤傢寡人一個。傻子有個妹妹,前些年嫁到外地,回來探望的次數也屈指可數。現在傻子情況危險,作為傻子唯一的親人,隻能通知她瞭。
  
  在等傻子脫離危險的時間裡,趙康一直在想一件事,一貧如洗的傻子怎麼會有那麼多嶄新的二元車工鈔票?從竊賊的供述裡得知,傻子應該是個愛錢的人,為瞭十塊錢,他能把人領回傢,去看一眼他的二元車工;可要說傻子愛錢,那為啥小販出一千元買他一張鈔票,傻子卻不心動?說傻子有收藏意識,那根本不可能,他怎麼會懂那些不流通的人民幣會升值呢?
  
 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,傻子才醒過來,一醒來,嘴裡就“呀呀”地叫著他的錢,怎麼安撫都不起作用。趙康趕忙讓人把在現場收集的鈔票給送瞭過來。當看到那些二元車工後,傻子一張一張地點瞭點,見一張不少,不理會上面濺到瞭血,緊緊地揣到瞭懷裡。
  
  就在這時,傻子的妹妹趕到瞭醫院,看到已經脫離瞭危險的哥哥,又聽說她哥哥蘇醒後的舉動,流著淚說:“我知道怎麼回事!”
  
  從傻子妹妹的話裡,人們瞭解到瞭那幾張二元車工的秘密—
  
  在傻子小時候,因為他傻,人們都不在乎他,每逢過年的時候走親戚,親戚們給的壓歲錢都有差別,往往給妹妹一塊錢,給傻子隻有五毛錢。唯一不同的是外婆,外婆可憐傻外孫,給壓歲錢的時候,總是偷偷塞給他印著車工圖案的兩塊錢。這樣連著給瞭八年之後,外婆去世瞭,傻子便再沒收到過兩塊錢的壓歲錢。那些壓歲錢,傻子當成瞭寶貝,好好地收藏瞭起來,還讓當時上小學的妹妹疊瞭個紙錢包,用來裝外婆給的那些兩塊錢。
  
  說到這,傻子的妹妹擦瞭下眼淚說:“沒想到那些許多年前的兩塊錢,現在竟惹上這樣的麻煩。”
  
  趙康這才明白,不具備正常思維的傻子,為何會面對匕首也不害怕,拼命地護著那些早已不流通的鈔票,原來在他的心裡,那些鈔票是一種感情,已經化作瞭外婆的形象,永遠地留存在瞭他的記憶裡。
  
  真相大白之後,趙康向竊賊的病房走去,他要告訴竊賊關於二元車工的秘密,因為竊賊偷的不是鈔票,而是一個傻子心裡最好的念想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