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難請的謝師宴

  老畫傢石光明畫技高超,宅心仁厚。他退休後收瞭兩位業餘學生,他對這兩位學生是視如己出。
  
  一位學生是來自外地農村的打工人員,叫郭亮。郭亮幾乎把業餘時間都用在練畫上,他平時生活節儉,隻是有個嗜好,每天都得花上兩元錢買註彩票。郭亮的心態很平和,每天從菜金裡省下的兩元錢,不中獎就當獻愛心;中大獎,那就大大改變拮據的經濟現狀呀!
  
  石光明另一位學生叫王勝,是本地事業單位的職工。小夥子聰明好學,和師兄一樣,除瞭工作,業餘時間都花在習畫上。
  
  幾年下來,兩位好學的弟子在石光明的悉心指點下,畫技明顯提高,作品也頻頻獲獎。就在最近,郭亮在“江南之春”繪畫大賽中拿瞭金獎;王勝的一幅作品被一位外國朋友購買收藏。兩位學生深知,他們的每一點進步,都凝聚著老師孜孜不倦的教誨。為此,他們都有一個心願,都想辦一桌謝師宴,對老師表達一下感激之情。
  
  有一次郭亮找到石光明,軟磨硬泡地說:“老師,昨天我賣掉瞭一幅畫,今天您有空,咱師徒出去吃頓飯……”石光明一聽,拉下臉不高興地說:“我跟你說過多少次瞭!你一個月才一千來塊錢工資,上有老下有小的,有啥閑錢下館子?不去,不去!”
  
  王勝有一次提前在酒店訂瞭桌飯,心想這次您石老師是非去不行瞭。當他把情況一說,石光明忙著急地說:“趕緊退掉!你剛買瞭房子,每月得繳房貸,還有一屁股債,我絕對不能吃你的。有這份心思,多拿出幾幅像樣的畫稿,比請我吃山珍海味都好!”
  
  石老師一副滴水也潑不進的架勢,使兩位學生無計可施,請老師吃頓飯的打算隻好作罷。
  
  一天,郭亮照例又來到彩票銷售點,拿出前幾天買的彩票和公佈的中獎號一對,臉立刻變瞭色。他湊到銷售點老板跟前,小心地問:“本期二等獎是多少?”戴著老花鏡的老板,頭也不抬地答道:“八十七萬。”郭亮一聽,立刻跨上自行車,離開瞭售票點。
  
  第二天,石光明正在和王勝討論一幅山水畫的構圖時,郭亮興沖沖地撞瞭進來:“我彩票中獎瞭,二等獎,八十七萬!”
  
  石光明和王勝都知道郭亮有每天買兩元錢彩票的習慣,他倆一聽,都驚喜地站瞭起來。王勝搶著說:“真的?好!中這麼大獎,得請客!”郭亮用征詢的眼光看著石光明,石光明笑著說:“行,小郭中瞭這麼大獎,該慶賀一下。”
  
  於是,師徒三人興高采烈地來到金皇朝酒傢。席間,王勝問郭亮:“師兄,忽然得瞭這麼多錢,準備怎麼花呀,買樓房?買車?”
  
  郭亮呷瞭口酒,擺瞭下手,說:“我老傢有三間平房,買樓幹嗎?我都是有點年紀的人瞭,買車幹嗎?把錢存在銀行,以後派用場唄。”
  
  石光明在一邊插話說:“小郭說得對,得把錢用在刀刃上。”
  
  大約過瞭一星期,王勝敲開瞭老師的門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石光明不解地問:“有什麼事嗎?”
  
  王勝忙給石光明點上根煙,討好地說:“石老師,我想麻煩您件事,這事還非您老不行。師兄不是中獎瞭嗎?與其他存在銀行裡,我想不如請您當個擔保人,借給我二十萬,讓我把商業銀行的房貸還掉。他存銀行的利息我給,就怕師兄他……”
  
  石光明聽瞭王勝的一番話,稍加考慮說:“我看這個辦法行。憑你們倆的關系和我這張老臉,我覺得可以。這樣吧,他來時我探探他的口氣。”
  
  見老師同意自己的想法,王勝接著說:“石老師,我是這樣想的,這件事不管師兄答應不答應,我都得請桌飯意思意思,畢竟二十萬啊,幹聊不合適。”
  
  石光明一聽,著急地說:“八字還沒一撇,你就……”王勝忙解釋說:“真等到師兄答應瞭這件事,我再請吃飯,就顯得我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瞭。”
  
  石光明有點為難地說:“你要還房貸,我是心疼你的錢啊!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,那就這樣辦吧。”
  
  第二天是星期天,王勝在中洪酒店訂瞭個雅間,石光明打手機把郭亮邀瞭來。郭亮一看這陣勢忙問王勝:“師弟,今天是啥意思?”
  
  王勝忙解釋說:“前段時間不是讓你破費瞭嗎?今天我回請。”
  
  郭亮忙說:“師弟,你不能和我比,你雖然端著鐵飯碗,但用現代時髦話來說,你是房奴啊!”坐在上座的石光明把煙蒂往煙缸裡一摁:“哎,傢傢有本難念的經啊!”
  
  酒足飯飽後,王勝結瞭賬借故早走一步,包間裡隻剩下石光明和郭亮。石光明開門見山地對郭亮說:“小郭,咱打交道也有好幾年瞭吧,今天王勝托我有一事相求。”
  
  郭亮忙站起來給石光明續茶:“石老師不該說‘求’字,既然老師吩咐,想必我一定能辦到。”“哎,我也不會繞彎子。”於是,石光明就把王勝想借他二十萬的事和盤托瞭出來。
  
  不料,郭亮聽瞭,吞吞吐吐遲遲沒一句爽快話。石光明覺得有點意外,但轉念又想,畢竟不是個小數目,擱誰身上也得有一段考慮的時間,於是他安慰郭亮道:“小郭,你別犯難,成不成不影響咱師徒關系。你師弟呢,房貸的利息高,你呢,存錢的利息低,我沒拿你們倆當外人,就是不想讓肥水流瞭外人田……”
  
  郭亮一擺手:“石老師別說瞭,我在想,師弟拿我當外人瞭,這事他直接跟我說不就行瞭,非得勞您大駕。石老師,這事您別管瞭,我和師弟談,我會對得起他的。”石光明一聽有門,高興地說:“那更好,那再好不過!”
  
  第二天,郭亮把王勝約到茶館,開門見山地說:“師弟,我大半輩子隻攢瞭四萬,全部借給你,不要什麼利息!”
  
  王勝苦笑瞭下:“我是想把房貸一次性還瞭,四萬頂個屁用。是怕我以後還不起二十萬吧!”
  
  “我不是那意思。”郭亮著急地說,“實話告訴你吧,你不要讓石老師知道,其實我根本沒中那麼大獎,那天我中瞭五十塊的小獎,不過二等獎確實是八十七萬,可惜我沒那運氣拿。”
  
  王勝不解地問:“那為什麼騙我們中瞭八十七萬?”
  
  郭亮嘿嘿一笑:“我不是想請咱石老師吃頓飯嗎,平時石老師為我們費瞭那麼多的心血,不該表示一下感激之情嗎?可他老人傢油鹽不進啊!我不說中大獎,他肯赴宴?”
  
  王勝聽瞭哈哈大笑:“我早就知道你是在撒謊!”
  
  郭亮吃驚地問:“你是怎麼知道的?我自認為運作得天衣無縫啊!”
  
  王勝得意地說:“鼻子下面有嘴嘛,你別忘瞭,鎮上就一傢彩票投註站,賣彩票的還是我三舅呢。”
  
  郭亮一聽,糊塗瞭:“你知道我沒中大獎,那為什麼還托石老師向我借錢,出我洋相是嗎?”
  
  “你能撒謊謝師,就不許我略施小計也請老師一次?”
  
  郭亮聽瞭,在王勝的肩上重重地拍瞭一記:“師弟,怪不得老師老說你腦袋聰明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