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徒弟的規矩

  宣州城裡有一傢“劉記”鐵匠鋪,鋪主名叫劉大柱,他很小氣,鋪子裡的幾位夥計受不瞭,都離開瞭。於是,他決定收個徒弟,可以讓他幹活,還不用付工錢,比雇傭夥計合算多瞭。
  
  真是瞌睡有人送枕頭,這天,一位名叫楊小勤的小夥子來到鐵匠鋪中,要求學手藝。劉大柱一問才知,楊小勤傢住鄉下,他爹讓他上宣州城裡來,找個師傅學手藝,謀個出路。劉大柱見楊小勤長得壯壯實實,料定他有把子力氣,便一口答應收他為徒。
  
  轉眼,楊小勤在鋪中幹瞭一個多月,每天使著大錘打鐵,毫無怨言。劉大柱樂得嘴都合不攏,心說這個徒弟算是收對瞭,可他萬萬沒想到,楊小勤竟要做他的主。
  
  這天,師徒倆正在鋪子裡幹活,一個男子走瞭進來,說自己姓周,想在“劉記”鐵匠鋪中定制八隻馬掌。說好尺寸、談好價錢後,那男子走瞭,說明天上午來取走馬掌。
  
  師徒倆打制起馬掌來,工夫不大,便打好瞭六隻。這時,劉大柱放下鐵錘,在一堆鐵料中仔細翻找起來。不一會兒,他找出瞭兩塊邊角料。劉大柱量瞭量那兩塊鐵片的大小,滿意地說:“行,就用這兩塊鐵片打制剩下的兩隻馬掌!”
  
  楊小勤聽明白瞭:邊角料留著沒用。可它們那麼小,怎麼夠用呢?
  
  楊小勤連忙把自己的擔心說給劉大柱聽瞭。劉大柱胸有成竹:“把鐵片錘薄,它們的尺寸就夠大瞭。”
  
  楊小勤吃瞭一驚:“這樣做成的馬掌必然厚度不夠、不耐磨,哪能賣給人傢?師父,您這是在占人傢的便宜啊!我爹說,人在世上,不能占別人的便宜,這是規矩!”
  
  劉大柱眼一瞪,示意楊小勤給他打下手,用那兩塊鐵片打制馬掌,可楊小勤就是不肯上前,並說願意用自己的盤纏買下那兩塊鐵片,就是不能占別人的便宜。
  
  劉大柱見楊小勤如此固執,隻好放棄瞭自己的打算,因為他擔心自己如果繼續堅持,楊小勤會一氣之下離開鐵匠鋪,到那時,上哪裡去找幹活不拿工錢的壯小夥子?
  
  劉大柱重新找瞭兩塊大些的鐵片,楊小勤這才走上前去,幫著劉大柱,敲敲打打起來。
  
  第二天上午,周姓男子又來到瞭鋪中,他仔細觀看那八隻馬掌,臉上露出瞭滿意的表情。(www.rensheng5.com)他告訴劉大柱說,他是一位掌櫃,在城郊開瞭一傢“周記”馬行,需要大量的馬掌。昨天,他之所以隻定制瞭八隻馬掌,是想試一試“劉記”鐵匠鋪是否靠譜。周掌櫃還說,他已經決定,以後馬行裡的馬掌都在“劉記”鐵匠鋪裡購買。
  
  周掌櫃走瞭,劉大柱抹瞭抹額頭上的汗,心說:好險啊!楊小勤那不能占別人便宜的規矩,還真是個好規矩呢!
  
  兩個月後的一天早上,周掌櫃又來到鐵匠鋪中,劉大柱忙問他這回想定制多少馬掌。周掌櫃卻說這回不定制馬掌,來打制一把大砍刀,價錢好說,但劉大柱必須立即為他打制,他等著急用。
  
  劉大柱立馬找來一塊大鐵料,招呼楊小勤為他打下手。楊小勤卻把他拉到一旁,小聲道:“師父,咱不能為周掌櫃打制大砍刀啊!”
  
  劉大柱不解道:“傻小子,這銀子為什麼不賺?”
  
  楊小勤接著說:“師父,我看周掌櫃的臉色不對啊!以前,周掌櫃進瞭您的鐵匠鋪,是眉開眼笑,可是今天他氣鼓鼓的。他來買大砍刀,恐怕是為瞭去與別人拼命!如果他鬧出人命來,我們可就害瞭他啊!我爹說,人在世上,害人的事情不能做,這是規矩!”
  
  劉大柱見楊小勤又說起瞭規矩,頓時想起上回楊小勤所說的規矩給他帶來瞭不少的生意,於是覺得再聽從一回楊小勤的,倒也不見得是件壞事,便拒絕瞭周掌櫃。
  
  周掌櫃失望地走瞭。當天傍晚,劉大柱正準備關上鐵匠鋪的大門,周掌櫃與另外一位男子闖瞭進來,雙雙向劉大柱深施瞭一禮。劉大柱正在納悶,周掌櫃指著那位男子,激動地說:“大柱,這位是許老板,今天,你算是救瞭我與許老板兩條性命啊!”
  
  原來,許老板開瞭一傢“許記”雜貨鋪,“周記”馬行裡的馬韁繩都是在“許記”雜貨鋪裡購買的。昨天,“許記”雜貨鋪裡的夥計一不留神,竟將幾捆已經有些腐朽、準備扔掉的麻繩賣給瞭周掌櫃。不料,昨天夜裡,周掌櫃有十匹馬掙斷瞭韁繩,不見瞭蹤影。周掌櫃連夜找許老板理論,許老板卻說,他的雜貨鋪根本不可能賣出腐朽的麻繩。兩人言語不合,大吵一架,不歡而散。
  
  周掌櫃越想越生氣,一夜未眠。今天一早,他竟然惡向膽邊生,於是匆匆趕到“劉記”鐵匠鋪,想打制一把大砍刀,劈死許老板。不料,劉大柱竟然不肯為他打制砍刀。
  
  回到馬行後,周掌櫃的氣慢慢消瞭。這時,許老板忽然走瞭進來,告訴瞭他一件事情。
  
  今天上午,許老板一覺醒來,想起瞭昨天晚上與周掌櫃吵的那一架,覺得可能事出有因,於是在自傢的雜貨鋪裡查瞭起來,這一查,便發現夥計誤將那幾捆有些腐朽的麻繩賣給瞭周掌櫃。許老板連忙領著夥計,出城四下裡找起馬來,並終於在一片樹林裡,發現瞭那十匹正在吃草的馬,然後將馬牽到瞭周掌櫃的馬行。
  
  周掌櫃十分感動,後怕似的將他今天早上去買大砍刀一事說給許老板聽,許老板大吃一驚。接著,兩人一起來到“劉記”鐵匠鋪,感謝劉大柱。
  
  劉大柱也很後怕:“周掌櫃,如果我為你打制瞭砍刀,出瞭人命官司,不僅你要償命,我肯定也會被官府追究……說到底,是楊小勤的規矩,救瞭我們三個啊!”
  
  半個月後的一天,周掌櫃再次來到“劉記”鐵匠鋪,與劉大柱一陣嘀咕,然後,劉大柱沖著楊小勤說出瞭一番話來。
  
  原來,許老板有個獨生閨女,還未嫁人,許老板正要給她找婆傢。那天,許老板見楊小勤長得壯實,人也實在,並且有“規矩”,就產生瞭將閨女許配給楊小勤的想法,於是,他請周掌櫃、劉大柱做媒說合。
  
  聽完劉大柱的話,楊小勤抓瞭抓頭皮,說他找媳婦有個規矩,那就是不管對方美醜、貧富,但一定要對脾氣、合心意。
  
  從次日開始,一位年輕的姑娘,經常來到“劉記”鐵匠鋪裡,購買火鉗、鍋鏟之類的小鐵器。一個月後的一天,劉大柱問楊小勤:“那位姑娘便是許老板的閨女,她對不對你的脾氣?合不合你的心意?”楊小勤紅瞭臉。
  
  半年後,楊小勤與許老板的閨女成瞭親,並去“許記”雜貨鋪當起瞭少掌櫃。劉大柱重新收瞭兩位徒弟。兩位徒弟來到鋪子裡的頭一天,劉大柱便一臉鄭重道:“你們的師兄為咱們的鐵匠鋪立瞭三條規矩,這三條規矩是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