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送你一副金耳環

  老周是中心醫院的救護車司機,他為人厚道,人緣不錯,經常有朋友到傢裡玩。朋友一來,可就苦瞭老婆小霞,又是做飯,又是打掃衛生的,最關鍵的是兩口子經濟緊張,經不起這麼折騰,因此小霞有點不待見老周的朋友。
  
  這天,老周傢又來瞭一位客人,叫張二虎。這個張二虎是老周多年不見的老鄉,前兩天托老周辦事才聯系上的。張二虎進門看見小霞,連連稱贊小霞端莊大方,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副金耳環,雙手遞給小霞,說:“第一次見嫂子,也沒帶什麼好的禮物,這副耳環請嫂子收下。”
  
  老周推辭瞭幾句,而小霞卻一直瞪眼看著,很顯然被金耳環迷住瞭。她接過金耳環就去瞭臥室,連句客氣話都沒有。老周心說:這娘們真是丟人,也太貪瞭,前兩天剛買給她一對金耳環,咋還這副模樣。
  
  接下來,小霞在廚房忙開瞭,不一會兒,一桌豐盛的飯菜端上瞭桌子。小霞還特地拿出來老周藏的一瓶好酒。吃飯時,小霞一直不停地給張二虎倒酒,兩個人眉來眼去的,倒把醋意大發的老周給冷落在一邊瞭。
  
  老周傢很小,客廳隻能放得下一張餐桌和幾把椅子,所以,他把客廳的一面墻貼上大塊的玻璃,好讓客廳看上去大一些。沒想到小霞居然拿出數碼相機,靠在鏡子上搔首弄姿,讓張二虎拍照。張二虎喝得醉眼蒙的,十分受用,連連打著飽嗝。老周的鼻子都氣歪瞭,心說這娘們以前老是不待見我朋友,這次就因為一副金耳環,殷勤成這樣,真是勢利輕浮。
  
  小霞見張二虎打嗝,連忙說:“二虎兄弟,我去給你倒杯水。”說罷起身去廚房提瞭一個暖水瓶過來。誰想到小霞手裡的暖水瓶滑落在地,開水一下飛濺在旁邊張二虎的腳上,疼得張二虎嗷嗷大叫。老周連忙脫掉張二虎的鞋,看到他的腳一片紅腫,顯然燙得不輕。小霞也慌瞭神,喊著:“老周,快,快給你們醫院打電話,拉二虎兄弟去看看。”
  
  老周立即給同事打瞭個電話。不一會,救護車來到瞭樓下,老周、小霞扶著張二虎步履蹣跚地上車,趕到瞭急診室。急診室裡人很多,老周放下張二虎,就去找熟悉的大夫去瞭。等他趕回來,眼前的景象著實驚瞭他一跳:好幾個人一擁而上,把張二虎摁在地上,有人正在往張二虎的手上戴手銬。老周血氣上沖,撥開前面的人,嘴裡喊著:“你們是幹什麼的?還有王法嗎?”
  
  有人拿著一個黑皮本在他眼前亮瞭亮:“我們是警察,這是警察證,你也跟我們走。”
  
  老周不服,大聲嚷道:“我們是過來看病的,憑什麼抓我們?”
  
  “看病?這不是搶劫犯張二虎嗎?”
  
  老周懵瞭,轉頭望向張二虎。張二虎耷拉著腦袋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早已如一團爛泥般癱在瞭地上。
  
  警察把張二虎、老周和小霞都帶回瞭公安局。張二虎直接被帶進瞭審訊室,老周和小霞則被帶到值班室。沒想到值班室的民警見瞭小霞就笑瞭,連連握著小霞的手,說:“謝謝你陪我們演瞭這出戲,多虧瞭你,我們才把張二虎抓住。”
  
  老周看得雲裡霧裡,目瞪口呆。
  
  民警又安排一輛車,把老周和小霞送回瞭傢。到傢後,小霞笑意盈盈地從身上摸出金耳環。老周心有餘悸,連連叫小霞把金耳環扔瞭。小霞伸手戳瞭他一下,道:“傻瓜,你知道什麼啊,這叫完璧歸趙。”老周納悶不已,小霞這才開口解開瞭老周心裡的謎團。
  
  原來,小霞的金耳環前兩天就被人搶走瞭。當時小霞獨自在街上走,突然背後有人伸手蒙住瞭她的眼睛,笑嘻嘻地問:“猜猜我是誰?”小霞還以為是哪個缺德鬼揩自己的油,一愣神,那人就在小霞耳朵上一抹,摘下金耳環鉆進人堆跑瞭。小霞連那人長什麼樣也沒看清,又害怕又生氣,跑到公安局去報瞭案。小霞知道老周心疼錢,也沒敢跟老周說。
  
  晚上張二虎來吃飯的時候,小霞一聽他的聲音,就覺得耳熟。張二虎手裡拿的耳環也正是小霞被搶的耳環。為瞭查實證據,小霞故意坐在鏡子跟前讓張二虎照相。張二虎對著鏡子拍照,拍出來的照片就會留下他的容貌。小霞偷偷把這些照片發給瞭警察,警察一辨認,正是他們要抓的搶劫犯張二虎。小霞怕被張二虎報復,於是和警察唱瞭出雙簧,來瞭個甕中捉鱉。這樣的話,張二虎怎麼也不會想到是小霞通知警察的。
  
  老周聽瞭,半天沒回過神來。他佯怒道:“為什麼不早告訴我?”
  
  “告訴你?就你那傻樣,人傢把你賣瞭,你還幫他數錢。”小霞嗔道。
  
  老周嘿嘿笑著,第一次如此慷慨地說:“我再給你買條金項鏈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