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最後一碗黃豆

  大成的生意做得很不錯,開瞭好幾傢公司,更難得的是,他還是個遠近聞名的好心人,總是大把大把地捐錢做慈善。這天,有熟人私下裡問他:“大成,你為啥一直這麼好心腸,捐瞭這麼多錢?怎麼不想著給孩子多留點錢?”大成想瞭想,往沙發裡一靠,點起一支煙,從自己爺爺的故事說瞭起來……
  
  大成的爺爺是個染佈的,手藝精湛,不過,他染佈的手藝是“偷”來的。
  
  大成爺爺從小就喜歡跑進一傢大染坊裡,找染坊老板的兒子鬥蛐蛐。有時候,老板的兒子要跟私塾先生念書,爺爺就隻好蹲在一側等他,兩眼愣愣地盯著那熱氣騰騰的大染鍋。爺爺蹲著看染佈時,過一會兒就從兜裡摸出幾顆炒熟的黃豆,塞進嘴巴裡,一直嚼啊嚼。這一蹲,往往就是一兩個時辰。為此,染佈師傅一直嘲笑大成爺爺,說他傻呆呆的。
  
  直到大成爺爺十七歲那年,成功染出瞭第一鍋佈時,染佈師傅才知道,大成爺爺不傻也不呆。那一年,大成爺爺傢裡遭瞭大災。爺爺沒辦法,在鎮子西頭“唰唰”架起瞭好幾口大染鍋,開始幫人染佈。開業那天,爺爺一邊敲銅鑼一邊喊話:“開張頭半個月,染佈不收錢嘍!染壞瞭,一賠二!”
  
  鎮上的人跑去看熱鬧,就看到爺爺因為沒錢請幫工,自己把麻繩往肚子上用力一勒,往嘴裡塞一把黃豆,一邊嚼著黃豆,一邊攪動大染鍋。當爺爺嚼完三四把黃豆時,那青得鋥亮的佈就染成瞭。看熱鬧的人都舉起瞭大拇指。
  
  沒多久,鎮上原來那傢大染坊被大成爺爺擠垮瞭,爺爺嚼著黃豆建起瞭自己的染坊。他的名聲就像染佈匠拿攪鍋棍敲鍋一樣,咣咣當當更響瞭。在嚼著一把又一把黃豆時,大成爺爺兜裡越來越有錢,還娶瞭大成奶奶。
  
  迎親那天,大成爺爺喝瞭好多酒,醉瞭,進洞房時還絆瞭一跤,兜裡的黃豆全撒在地上。後來爺爺跟大成講起這件事時,直嘆氣,說:“這一絆,是個不好的兆頭。要不,我這後半輩子,也不會活得這樣磕磕絆絆。”說著,爺爺開始喘粗氣,一口接一口,一口緊一口,大成幫著擂瞭半天背,爺爺還是喘得滿臉豬肝色。
  
  等喘得回過勁兒來瞭,爺爺又往嘴裡塞瞭一把黃豆,一邊慢慢嚼一邊對大成說:“你父親是個‘倒錢筒’,這都是讓你奶奶給慣壞瞭!”爺爺告訴大成,大成父親才十幾歲時,就開始進煙館瞭,沒有錢,就賒賬,直到煙館老板拿著賒賬本來討錢,爺爺才明白怎麼一回事。
  
  又過瞭一段時間,大成聽人說父親進瞭窯子,就好奇地問爺爺:“‘窯子’是什麼好東西呢?”爺爺一聽,“呸呸呸”地把嘴裡嚼得半碎的黃豆統統吐瞭出來,說那是用好多好多銀子也填不滿的一個“窟窿眼兒”。沒幾天,有兩個滿臉胭脂的女人找上門要錢,她們張牙舞爪的,要把大成抱走抵債。大成躲在爺爺屁股後面,嚇得一泡尿撒在瞭褲襠裡,哇哇直哭。爺爺一把攬過大成,抱得緊緊的,滿臉老淚地讓賬房趕快取錢。大成迷迷糊糊地意識到,每次提起父親,爺爺就喘成那個樣子,都是被父親給氣的。
  
  後來,大成的父親還沾上瞭賭。大成十歲那年,父親連賭瞭三天三夜,跟人賭輸瞭。爺爺辛辛苦苦掙下的染坊,被抵瞭賭債。大成一傢搬出染坊時,爺爺掏出一把又一把黃豆。這回,爺爺沒有把黃豆塞進嘴巴,而是把黃豆順著一路撒在瞭地上。
  
  當天晚上,爺爺突然把大成拉到跟前,指指桌上一隻碗,說:“這輩子,我就隻剩下這一碗黃豆瞭。”大成一看,那一碗黃豆炒得金燦燦的。爺爺接著說:“我把這碗黃豆裝進肚皮裡,孩子,你要是沒辦法活下去時,再從爺爺肚皮裡掏幾顆……”
  
  大成愣愣地說:“爺爺,你不怕痛嗎?”
  
  爺爺嘆瞭口氣,說:“好孫子,你心疼爺爺的話,一輩子也別把爺爺拖出去開膛破肚。”聽瞭這話,大成還是愣著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大成爺爺死瞭。當時,大成父親長嚎著,怎麼也找不到大成爺爺的幾坨金子。整整兩天兩夜,大成父親雇瞭好幾個人,把小院子掏瞭一遍又一遍,最後連屋頂也全掀掉瞭,還是沒找到金子。等大成爺爺被鄰居抬上山下葬時,大成父親已經瘋瞭。
  
  後來,一個金匠告訴大成,大成爺爺的確有幾坨金子,不過,大成爺爺暴死前,偷偷讓金匠把幾坨金子打成瞭一顆顆的金珠子。
  
  大成才驀然明白,爺爺最後吃的那碗不是黃豆,而是金子。大成也明白,爺爺舍命,就是為瞭給大成留下一筆活命錢……
  
  大成講瞭爺爺的故事,周圍的人都唏噓不已。有人問他:“與你爺爺同時葬入山坡的金子,後來取出來瞭嗎?”
  
  大成搖搖頭,說:“如果我當時去開瞭棺,爺爺肚子裡有再多的金子,也會花光,我更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瞭。”大成告訴大傢,他不想讓子孫重蹈自己父親的悲劇,一定會在自己咽氣前,把幾傢公司所賺的錢統統捐掉。至於爺爺肚子裡的“黃豆”,連大成自己也無法找到瞭。為瞭爺爺永遠安寧,大成在很久很久以前,就把爺爺的墳頭削平瞭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