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死亡魔術師

  意外發生
  
  阿爾弗雷德是偉大的魔術師,他擅長很多魔術,其中最為刺激的要數水箱逃生。他有兩個徒弟:科迪和弗蘭克斯,兩人都具有很高的天賦。
  
  一天在大劇院,阿爾弗雷德登場表演水箱逃生。在全場觀眾的註視下,他讓弗蘭克斯用繩子將他雙手反綁,然後再由科迪將他頭朝下放入裝滿水的玻璃箱體中,並鎖住雙腿,蓋上水箱頂部,最後舞臺降下幕佈,將玻璃箱體遮擋起來。
  
  正常情況下,阿爾弗雷德隻需花三到五秒就能解開綁住雙手的繩索,再花兩三秒用手解開動瞭手腳的鎖,然後翻身推開虛掩的水箱頂,並扯下幕佈。完成魔術表演,一般用時在十秒左右。
  
  三分鐘過去瞭,阿爾弗雷德沒能出現。科迪和弗蘭克斯卻一點也不擔心,這個魔術,師傅玩瞭千百次,早就輕車熟路瞭,不可能出現問題。他們都猜想,師傅可能在玩新花樣,也許會突然出現在觀眾中呢。又過瞭一段時間,師傅仍然沒有出現,科迪和弗蘭克斯感覺不對。他們扯下幕佈,發現阿爾弗雷德已經溺死瞭。
  
  警察經過調查,認定阿爾弗雷德表演失誤,因無法解開反綁住雙手的繩索而意外死亡。
  
  整個魔術的關鍵在於師傅雙手的繩結是否能解開,而幫師傅打繩結的是弗蘭克斯。科迪斷定是弗蘭克斯做瞭手腳。在阿爾弗雷德的葬禮上,科迪問弗蘭克斯:“那天你給師傅綁上繩子時打的什麼結?”
  
  “當然是看似死結的活結。”弗蘭克斯說道。
  
  科迪斥責道:“這不可能,一定是因為上個月師傅責罵瞭你,你又嫉妒師傅的聲望和地位,想取而代之,是你害死瞭師傅!”
  
  “你這是污蔑!”弗蘭克斯喊道,並揮拳向科迪打去。
  
  周圍人一見不對,連忙將他們拉開。而科迪摸著疼痛的臉部,暗暗發誓一定要為師傅報仇雪恨。
  
  互相拆臺
  
  一個月後,兩位新的魔術師在城中嶄露頭角,他們便是科迪和弗蘭克斯。
  
  一天,弗蘭克斯正在進行人頭移位魔術表演,隻見穿著風衣的他腦袋突然移位到腹部,片刻之後,他的腦袋又回到自己的脖子上,驚得臺下觀眾發出陣陣尖叫聲。可就在這時,科迪突然登上舞臺,將手伸入弗蘭克斯的風衣,抽出瞭一個類似衣架的道具,搞得弗蘭克斯好不尷尬。
  
  不過三天後,弗蘭克斯便還以顏色,當科迪表演消失白鴿的魔術時,弗蘭克斯突然上臺打開箱中暗格,將隱藏的白鴿放瞭出來。
  
  這對師兄弟終於成瞭死對頭,互相拆臺的事情接連不斷地發生。弗蘭克斯視科迪為瘋狗,不讓科迪身敗名裂或者傷殘,自己就永遠不得安生;科迪一想起師傅的死,便痛苦萬分,拆弗蘭克斯的臺根本不解心頭之恨,他一定要殺死弗蘭克斯,為師傅報仇。
  
  兩個月後,科迪創作出新魔術“讀心術”。在表演時,他會隨機從臺下觀眾中請上一名志願者。表演時,用佈蒙住自己的眼睛背對志願者,讓志願者將直立在桌上的尖刀藏入四個紙杯的某一個中。待志願者做完這些,他轉過身,懸空感應尖刀藏於哪個杯子之中,最絕是他會事先將沒有尖刀的空杯子用手掌拍扁,直到最後才掀起藏有尖刀的杯子。這魔術看似驚險,但由於他手上戴的是磁力戒指,因此能感受到哪個杯子裡有尖刀。
  
  今天表演“讀心術”時,一名長有濃密胡子的大漢自告奮勇上臺當志願者。當大漢藏完尖刀,科迪轉過身,懸空感應四個紙杯後,手掌向空紙杯拍去。第一個空紙杯扁瞭,第二個空紙杯也扁瞭,可就在拍第三個空紙杯時,鉆心的疼痛傳瞭上來,科迪的手被刺穿瞭。原來有人把鐵刀換成瞭竹刀,也難怪手上的磁力戒指沒能讓科迪察覺到刀的存在。
  
  科迪望著大漢離開時的背影,認出那人便是易容後的弗蘭克斯,他恨得直咬牙。
  
  所恨非人
  
  由於手掌嚴重受傷,科迪隻能放棄表演在傢養傷。一個月後,科迪得知弗蘭克斯將表演“口接子彈”的魔術,立即購買門票觀看表演。
  
  隻見弗蘭克斯拿出一把老式燧發槍,先往槍管裡倒入火藥,然後再往槍管放入一顆子彈,之後用細長的壓彈條伸入槍管,將子彈和火藥壓實,最後他讓助手向自己的頭部射擊。電光火石中,弗蘭克斯的腦袋向後一振,正當人們擔心出事的時候,弗蘭克斯突然從口中吐出一顆子彈。
  
  看完弗蘭克斯表演回到傢,科迪輾轉難眠,他自然不會相信科迪真有能力用牙齒接住子彈,可是弗蘭克斯當時明明將子彈放入瞭槍管。其中的奧秘究竟在哪裡呢?
  
  為瞭破解弗蘭克斯的魔術,第二天晚上科迪易容後買瞭前排座位,終於發現弗蘭克斯表演時的一個細節,那便是壓彈條的頂部安有一塊磁鐵。弗蘭克斯用壓彈條壓實火藥和子彈時,順便將槍管中的子彈用磁鐵吸瞭出來。這樣一來,助手放出的那一槍便成瞭隻有火藥卻沒有子彈的空槍。
  
  科迪找瞭個時機,悄悄在弗蘭克斯登臺表演前潛入後臺,用打火機燒烤壓彈條上的磁鐵。(www.rensheng5.com)而後驚險刺激的“口接子彈”表演再次開演,科迪幻想著弗蘭克斯由於沒能將子彈吸出,而被助手射出子彈射殺的情形。表演開始後,由於壓彈條的磁鐵失去磁性,子彈沒能被吸出,不過弗蘭克斯發現瞭這一點,他從容不迫地向觀眾們說道:“我聽說有不少人懷疑這把槍的威力,為讓大傢相信,我想證明一下。”
  
  隻見弗蘭克斯對著臺上椅子就是一槍,椅子靠背破瞭一個大洞。還沒等觀眾從驚愕之中回過神來,弗蘭克斯沖助手小聲說道:“壓彈條上磁鐵沒瞭磁性,你去換一個。”
  
  當助手下臺更換磁鐵的時候,弗蘭克斯特意將破損椅子高高舉起,讓大傢看清射擊留下的大洞,臺下一片掌聲。
  
  助手更換瞭新的磁鐵,魔術重新開始。科迪的陰謀雖然沒成功,卻發現之前沒註意到的一個細節,弗蘭克斯將子彈用壓彈條上磁鐵吸出後,趁觀眾的目光被持槍助手吸引時,悄悄將子彈放入口中,待助手開槍後,他再假裝用牙接住子彈,並將它吐出。
  
  幾天後科迪再次找到機會潛入後臺,在道具子彈上塗上毒藥,而魔術過程依舊。當天,當助手槍響之後,弗蘭克斯大叫一聲,口吐白沫。臺上頓時亂成一團,科迪一見陰謀得逞,不由在心裡默默念叨道:師傅,我終於為您老人傢報仇瞭,您在天有靈也可以安息瞭。
  
  不過一想到真相暴露後將帶來的後果,科迪立即返傢帶上財物逃往碼頭,並重金收買瞭一艘貨船船長,連夜出海。
  
  貨船航行瞭兩天兩夜,終於靠岸瞭。科迪走下船後,聽到碼頭交貨的雙方正在爭執。
  
  “麻繩打那麼多死結,現在無法解開,怎麼驗貨?”
  
  “我沒打死結,都是老顧客,別驗貨瞭。”
  
  聽到兩人交談,科迪的心中不由咯噔一下,他走過去問道:“為什麼麻繩沒有打死結,卻解不開呢?”
  
  “因為昨晚下雨瞭,麻繩進水膨脹瞭。”碼頭男子說道。
  
  “如果是棕繩的話,進水會這樣嗎?”科迪繼續問道。
  
  “棕繩入水雖然也會膨脹,但不會那麼嚴重,所以不是死結的話很容易解開。”碼頭男子說道。
  
  科迪聽完男子的話後,不由覺得天旋地轉。師傅發生意外那天,因為捆綁雙手的棕繩一下找不到,科迪又正好看到儲藏室有麻繩,便找瞭一根交給瞭弗蘭克斯。本以為害死弗蘭克斯為師傅報瞭仇,卻沒想到真正的兇手卻是自己。科迪不由口吐鮮血,無力地癱倒瞭下去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