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比城管厲害

  晚上下班後,和妻子一道經過小區外的馬路時,借著昏黃的路燈,看見馬路邊圍著一大圈人。感覺好奇,我就和妻子過去看個究竟,原來是一個50歲開外的老伯在賣柿餅,身旁放著兩個竹籮筐,邊抽著旱煙邊向圍觀的人叫賣:“新鮮的甜柿餅哎,八元一斤。大傢快來買……”
  
  妻子一向喜愛吃零食,見瞭眼前這白乎乎的柿餅,心裡就癢癢瞭,用胳膊肘扛瞭扛我的肩頭:“瞧這柿餅多漂亮啊,我們也稱上幾斤吧?”聽妻子這麼一說,心想這麼貴,你倒舍得?加之平時反感甜食,我沒好氣地對妻子說:“對你說過多少次瞭,地攤上賣的食品不能隨便吃,你瞧瞧這柿餅,看起來漂亮,誰知道是沾的什麼東西?再說瞭,這可不比超市裡賣的柿餅,不僅有包裝,還經過真空消毒。到時吃瞭拉肚子可就有你好受的……”
  
  話雖這麼說,但任性的妻子還是買瞭二斤。隻是剛才一大圈圍觀的人,聽瞭我對妻子的一番嘮叨,紛紛離開瞭。望著眼前這位臉色鐵青的老伯,我心裡多少有點過意不去——好好的生意,隻因我幾句話就給攪黃瞭!
  
  回到傢,妻子執意要我嘗嘗,我就忍不住吃瞭兩個,誰知這柿餅的確很香甜,並不是我想象的那樣,妻子見我吃得津津有味,就得意地說:“這下不說這柿餅不好瞭吧?”吃著香甜的柿餅,我越發覺得對不住剛才那位老伯,心裡很是忐忑,決定下樓再稱上幾斤柿餅,一是為瞭滿足妻子喜吃零食的意願;二是彌補對剛才那位老伯的傷害。
  
  見老伯的攤位上又一次圍瞭許多人,我就興沖沖地對他說:“大伯啊,您的柿餅可真是又香又甜啊,比起超市裡賣的可要好吃多瞭。我剛才買瞭二斤都吃一大半瞭,這回再給我稱上三斤。”誰知我話音剛落,就聽見有人說:“最討厭這些賣東西的托兒瞭,真是的……”圍觀的人又一次紛紛散開瞭。
  
  這回,隻見老伯哭喪著臉說:“今天真是倒黴透頂瞭,咋就遇見你這麼個掃把星!我看城管都沒你厲害,我走還不行嗎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