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啼笑人情

  老葉的女兒要結婚瞭,婚期就定在十月一日。這天,老葉坐在沙發上想心事:女兒結婚該給哪些人發請帖?思來想去,有個人讓他心裡不爽,這人就是老彭。
  
  那還是去年十月一日的時候,老彭的兒子結婚。那時老彭是車間的班長,老葉就在他手下幹。老彭發請帖時,自然也給瞭老葉一張。當時老葉想,不去喝喜酒吧,見瞭面不好意思,何況人傢還是咱的頂頭上司;去吧,人情禮金少瞭,拿不出手,多瞭又心疼。再一想,明年自己的女兒也該出嫁瞭,到時也給他發請帖,人情不就又討回來瞭嗎?於是老葉痛痛快快地送瞭600塊,如約赴瞭宴。
  
  誰知老彭的兒子結婚不到一個月,廠裡因老彭犯瞭點錯,把他給開除瞭。老彭可能是覺得在本地很沒面子,就帶著一傢人遠赴廣州,等安頓好後,給上海這邊老葉和幾個老朋友發瞭條信息,三言兩語通報瞭情況,此後就再沒瞭消息。
  
  想到這裡,老葉拿不定主意瞭,就征求老婆素素的意見。“你神經病!”素素數落道,“上海和廣州相隔幾千裡,他能來得瞭?這不是難為人傢嘛!”
  
  老葉又想瞭想,說:“我還非得給他打個電話,他來不來,禮金送不送是他的事瞭,我先掄一桿子再說!”於是他不顧素素的阻攔,拿起手機撥通瞭老彭的電話號碼。電話通瞭,就是沒人接,正當老葉準備掛機時,那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:“誰呀—”
  
  老葉一聽,忙說:“是嫂子吧,我是老葉,葉雲山。”“噢,老葉呀,有事嗎?”“是這麼回事,十月一日我閨女結婚,想把這喜事告訴你和老彭哥,讓你們也分享一下喜氣。以後有機會和老彭哥來玩呀,怪想你們的……”“知道瞭。”說完,那頭把電話掛瞭。
  
  老葉的話沒說透對方就掛瞭,弄瞭個沒趣,氣得他把手機往沙發上一撂:“哼,跟我來這一套。一看是我的手機號不敢接,就讓老婆應付我,這狐貍,他肯定估計沒好事,要出人情禮金瞭,就躲起來。唉,600塊錢,我算是喂狗瞭!”
  
  轉眼就到瞭老葉女兒結婚的日子,這天賓客盈門、喜氣洋洋,老葉兩口子正忙著招呼客人,準備開席。這時,老葉突然發現門口有個熟悉的背影在和一個客人說話,就一拽素素,兩人快速迎瞭上去。
  
  來人正是老彭,他風塵仆仆地站在門口,手裡提著一個旅行包。老葉吃驚地問:“老彭哥,你、你咋來的?”“我坐飛機過來的。”“嗨,你心到就行瞭……你說我不告訴你吧,怕疏遠我們兄弟的關系;告訴你吧,你太重人情瞭,坐飛機得花多少錢呀,再說……”“老葉,你這話我就不愛聽,孩子的終身大事一輩子就一回,我這當大爺的能不來嗎?”老葉兩口子聽瞭,感動得隻有點頭的份瞭。
  
  等老彭到賬房下瞭賀禮,老葉兩口子擁著他上瞭貴賓桌,安排在正座上作為主賓。
  
  酒宴接近尾聲,老葉才有抽身的機會,他匆匆走到賬房,一看老彭的禮金數額,臉立馬黑瞭下來,趕著去找老婆素素。這時,素素也正想找老葉,於是,兩人便到瞭裡屋,把門關上。素素說:“雲山,我想等會老彭哥走時,給他帶點禮品。咱們煙酒還剩下一些,給他拿上條中華煙、兩瓶白酒。”老葉斬釘截鐵地說:“不行!”
  
  “咋啦?人傢大老遠為這事坐飛機過來,我聽說,光飛機票來回就不止1500呀!”
  
  “你猜他送瞭多少禮金?600塊!常言道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這還人情總得加點碼。他倒好,寧可把錢捐給航空公司也不多給我一分,他這是來氣我的!”
  
  正說著,老葉的手機來信息瞭,女兒的婆傢讓他趕去商量點急事。臨出門時,老葉囑咐素素:“老彭臨走什麼也別給他,他這麼摳門,我也絕不拔毛,哼!”
  
  等老葉再回傢時,賓客都走瞭,老彭也走瞭。可不一會兒,門外有個小夥子探頭探腦地走瞭進來,問:“這是葉師傅傢嗎?”
  
  老葉忙迎上去,說:“是啊,你有什麼事?”原來,小夥子是老彭廣州廠裡的徒弟。十天前,廠裡派老彭師徒倆坐飛機到上海幾傢客戶公司搞售後服務,等排到最後一傢公司時,正好趕上十月一日放假,公司不開車間門,活自然沒法幹,於是師徒倆隻好在一傢招待所裡窩著。老彭的廠裡有規定,外出售服人員食宿是定額的,師徒倆就打起瞭小九九,想省下這份錢,於是兩人就各自出去找熟人,想蹭頓飯吃。
  
  熟人找誰?自然是老葉瞭。老彭來到老葉的院門口,看到院裡熱鬧非凡,(www.rensheng5.com)他向一個客人打聽,那人告訴他今天是老葉嫁閨女。老彭一聽,大吃一驚,正當他準備悄悄離開時,猛然看到老葉兩口子向他迎來,他一見溜不瞭,就順水推舟成瞭遠來的賀喜客。
  
  小夥子對老葉說:“我師傅這次出差把手機落在傢瞭,所以出招待所時給我留瞭您傢地址,我就找到這兒來瞭。廠裡讓我們馬上從上海轉青島,我師傅可能在招待所等我瞭,葉師傅,我走瞭。”
  
  送走瞭小夥子,老葉對素素說:“你看,老彭根本就不是來賀喜的,他是來蹭飯的。幸虧我沒讓你給他煙酒!”素素怯怯地說:“雲山,我、我偷著給他塞瞭條中華煙和兩瓶……”
  
  老葉一聽,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:“我咋囑咐你的?唉,這次又賠瞭,女人真是頭發長,見識……”這時老葉的手機響瞭,他沒好氣地接聽:“誰呀……”隻聽對方說:“老葉,我是老彭傢你嫂子。你老彭哥十天前就出差在外瞭,我聯系不上他,所以就在郵局給你匯瞭1000塊錢,祝侄女百年好合。我問問收到瞭沒?”老葉一聽傻瞭,一時竟答不出話來。
  
  這時,外面有人喊:“葉雲山,匯款通知單,廣州來的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