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墻之隔

  高大勇是前進村的村主任,因為他能吹能忽悠,大夥給他起瞭個外號叫“高大炮”。最近,高大炮又靠他過硬的吹牛本事,忽悠來一個“先進文明村莊”。可他萬萬沒想到,由於他在上報材料中吹得太離譜,市領導竟要帶著記者來實地考察。
  
  聽到這個消息,高大炮急壞瞭。前進村貧富差距太大,高大炮的上報材料裡,隻有村東頭別墅林立的“富人區”,對於村西頭那個臟亂差的“貧民窟”卻隻字未提。
  
  高大炮又耍起小聰明,他決定以最快的速度在村西頭築一堵高墻,把“貧民窟”遮起來。可難題出現瞭,以前村裡隻有一個老的包工頭,這幾年工程都由他承包。眼看著他大把大把地賺鈔票,誰能不眼紅?這不,前不久村裡又新冒出瞭一個包工頭,兩個包工頭開始大張旗鼓地競爭,不僅搶工程,還搶工人。
  
  這兩個包工頭都到高大炮那裡鬧。高大炮收瞭這兩個包工頭不少好處,所以誰也不想得罪。這事情要是擱別人身上肯定要急壞瞭,可高大炮卻既不急也不惱,他眼珠一轉,心平氣和地分別對他們說:“眼下這事急啊!為瞭趕工期,這堵墻你們一人建一半。”兩個包工頭都答應瞭。
  
  一樁事情解決瞭,可新問題又來瞭。就在工程隊準備施工的時候,“貧民窟”裡的“貧民”竟然全站出來反對。這下高大炮火瞭,板著臉前去訓斥:“太不像話瞭,築墻是村委做的決定,你們憑什麼反對?”
  
  高大炮本以為訓斥一頓就能唬住這幫老弱病殘,誰知道這幫“貧民”也不示弱,大傢七嘴八舌地抗議:有人嫌要築的墻太高,肯定又擋光又不通風;還有人嚷嚷著等領導來瞭,他們要問一問,同一個村的村民,憑啥要把他們圈出去。
  
  高大炮頓時愣住瞭,沒想到這幫“貧民”倒挺會抓軟肋。他心虛地眨巴眨巴眼,馬上換瞭一副口氣說:“各位老少爺們,我這也是為瞭大夥啊!等咱村評上瞭先進文明村莊,到時候保證大傢吃香的喝辣的!”
  
  這幫“貧民”都被他忽悠得不知真假,高大炮決定說點具體的,就趁機又開始吹牛畫餅:“這墻隻是臨時的,等這事過去以後馬上拆掉,到時候再給你們每戶發一袋大米。過些日子,由村裡出錢給你們修繕房子,改善居住條件,你們看怎麼樣?”
  
  終於把阻撓施工的這幫“貧民”都忽悠回去,高大炮松瞭口氣,吩咐施工隊趕緊施工,務必要在領導來考察前把墻建好。這兩個工程隊還真不含糊,你爭我趕,“遮羞墻”很快就建好瞭,趕在領導來之前還粉刷瞭一遍,成瞭一道漂亮的景觀墻,高大炮見瞭很滿意。
  
  第二天領導和媒體的記者就來瞭,高大炮安排人專門守在“遮羞墻”的兩端,防止有不安分的“貧民”出來搗亂,然後他點頭哈腰、畢恭畢敬地帶領村委班子在村頭迎接領導和記者們。
  
  領導和媒體記者一行在高大炮的帶領下,對前進村“富人區”進行瞭參觀考察,領導邊看邊頻頻點頭,很是高興地拍著高大炮的肩膀說:“不錯!不錯!我們新農村建設就需要你這樣的帶頭人!”高大炮滿臉堆笑地連連謙虛:“哪裡,哪裡,我做得還很不夠,還要繼續努力!”
  
  富人區參觀完瞭,領導對高大炮大力表揚一番之後,一行人順著“遮羞墻”向停車的地方走去,準備要打道回府瞭。走著走著,幾位領導停下瞭腳步,眼光落在一處墻面上。高大炮定睛一看,心裡暗暗叫苦。原來,這兩個工程隊幹活的時候誰也不理誰,在接茬的地方竟然沒有對接上,各築各的,所以中間錯開瞭一條縫。
  
  當時粉刷的工人用白灰把這個縫給遮住瞭,現在被太陽一曬,白灰裂開,這條縫又露瞭出來。一位領導好奇地問:“這堵墻怎麼從中間裂瞭條縫?墻那邊是什麼?”
  
  高大炮一聽差點暈過去,大夥一齊把眼光望向他,村委成員不由都替他捏瞭一把汗。還好高大炮忽悠功夫過硬,他很鎮定地說:“報告領導,墻那邊是養豬的地方,這墻可能是被豬拱裂瞭縫。”
  
  原來墻那邊是養豬的地方,領導聽瞭點點頭,關心地說:“那你們要想辦法加固一下,萬一讓豬拱倒墻傷到人就不好瞭。”高大炮連連稱是。他剛要松口氣,忽聽“轟隆”一聲響,接著塵土飛揚,把在場的人都嚇瞭一跳,以為發生瞭地震。灰塵過後,高大炮定睛一看,頓時眼前一黑,天啊!新築的“遮羞墻”竟然塌瞭一截。
  
  “遮羞墻”怎麼會塌瞭一截呢?事情是這樣的:“貧民窟”的“貧民”們知道今天有大領導要來視察,都想遠遠地看一下大領導長啥模樣,沒想到墻兩邊卻有人把守著不讓他們出去。
  
  正當他們著急的時候,忽然有人看到墻中間有條縫,當領導走到這兒的時候,這幫“貧民”都搶著透過這條縫往外看個究竟。而兩個工程隊都知道這墻是用來臨時遮羞的,當時築的時候就偷工減料。後來,大夥兒一聽高大炮把自己比喻成豬,一個個火氣都上來瞭,決定讓高大炮下不來臺,於是一起發力,把原本就不結實的墻推倒瞭。
  
  再看高大炮,嘴張得老大,看來他這回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忽悠瞭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