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除夕羊神廟

  1。頭羊失魂
  
  這天是大年三十,剛過晌午,山友老漢就呆不住瞭。
  
  山友老漢屬羊,過瞭年就是本命年,整六十的人瞭,身子骨還挺硬朗。他一輩子無兒無女,靠給人放羊當倌為生。趕上現在年景好瞭,自己也吆上瞭一群羊。年前羊價硬,城裡客商來瞭車,把一群羊買去瞭大半。送走瞭客,他到羊圈前給剩下的羊加料,一搭眼,壞瞭。半空的圈裡,兩隻大羊不見瞭,其中就有領魂羊大老黑。
  
  領魂羊就是俗話裡的領頭羊,是一群羊的主心骨。這種羊聰明,能自個兒帶羊群出欄尋水找食,是羊倌的好幫手。而且,羊倌之間有種說法,就是領魂羊能看破生死。
  
  老話說,脊背向天人所食,羊是人間一道菜。一群羊養到節令上,就得宰賣。一般羊傻乎乎的,見同伴被拖到一邊在屠刀下哀鳴喪命,不一會就成瞭一團白花花的肉,還愣往前邊湊,圍成圈嚼著草瞧熱鬧。但領魂羊知道這意味著什麼,所以每到年節宰羊時,稍有風吹草動,領魂羊就表現得非常不安。不過,羊倌感念領魂羊一年到頭為羊群出瞭力,一般會饒它不死。時間長瞭,領魂羊也知道哪些羊該殺、哪些羊不該殺。如果殺瞭不該殺的羊,領魂羊就會疑神疑鬼,怕羊倌對自己也下刀子。
  
  難道是剛才有什麼不對的地方,驚瞭大老黑?山友老漢不放心,再仔細數瞭數,發現羊群中還少瞭兩隻秋末才出生的小黑羊,心裡明白瞭。
  
  準是那兩隻小黑羊調皮亂跑,趁人沒註意上瞭商戶的車,被拉走瞭。大老黑一見連小羊都賣瞭,懷疑山友老漢明春不準備放羊瞭。如果沒瞭羊群,它就沒瞭用武之地,跟普通羊沒瞭兩樣,就離挨刀不遠瞭。驚怕之下,它借山友老漢在炕上喜滋滋數票子的當兒,帶著個羊嘍,悄悄跳過羊欄逃瞭。
  
  兩隻大羊,好幾千塊錢呢,尤其是大老黑,沒瞭它,這羊群自個兒還真管顧不過來。山友老漢尋思著,也就著瞭急。
  
  幸好臘月二十八剛下過雪,山友老漢四下裡一搜尋,隻見雪地上幾行羊蹄印出瞭圈,離瞭老營盤,向羊角峰方向迤邐而去。於是他趕緊披瞭件老羊皮襖,肩上搭瞭條拴羊的鐵繩,提著根長長的攔羊棍,順著足跡追瞭過去。
  
  老營盤原先是古城池遺址,後來成瞭村落,現在退耕還林,村裡人都搬到山下鎮上去瞭,山友老漢舍不得自個兒的羊,就留瞭下來。羊角峰在營盤西北約五裡地,周邊溝壑縱橫,草木茂盛,是放羊的好地方。
  
  山友老漢順著蹄印,輕車熟路上瞭峰,峰頂寒風凜冽,寒氣逼人。厚厚雪地上,兩隻羊的腳印突然變得凌亂紛雜,好像受瞭驚似的各自奔逃瞭。
  
  難道碰見瞭野牲口?山友老漢警惕起來。他停住腳,仔細關註著四周的動靜。
  
  突然,風中依稀傳來陣陣呼救聲。他提著攔羊棍循聲摸過去,遠遠就見大老黑正站在峰頂一處懸崖邊上,暴怒地沖著崖壁下晃著頭上的大犄角。
  
  崖下是個僅能容身的巉巖,上面立著個四十多歲的男人,穿著舊軍大衣,揪著幾縷垂下來的枯樹根。他看看頭頂上發威的大老黑,又望望身後幾十米的深溝,嚇得臉色蒼白,聲嘶力竭地喊著救命。
  
  眼看那人稍不留神就會墜溝喪命,山友老漢大吼一聲:“別動!”掄著棍子就沖瞭上去。大老黑一見主人,掉頭逃瞭。
  
  山友老漢把攔羊棍探瞭下去,想把對方拉上來。可那人抓著棍試瞭試,齜著牙擺瞭擺手:“大叔,不行啊,我右腿崴瞭,使不上勁呀!”山友老漢想瞭想:“那你呆著別動,我回去到營盤路邊的小賣部打個110。鎮上派出所過年有值班,很快就能趕到。”
  
  這時山風一吹,那人臉色一變,幾乎哭瞭出來:“別呀叔,這荒山野嶺的,可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。哎喲,我這腿痛,可能支持不住瞭,哎喲。”見他彎下腰要去揉腿,山友老漢嚇瞭一跳:“別動!千萬別亂動!”
  
  看來隻能這樣瞭。山友老漢一咬牙直起身,解下瞭自個兒的褲腰帶。褲腰帶是用土佈紮成的,又寬又厚又長。他把腰帶撕成兩條,與羊鐵繩擰在一起,把鐵繩一頭拴在一個老樹根上,另一頭挽成疙瘩垂下懸崖,看看長度勉強夠瞭。他深吸瞭口氣,把棉褲的腰襟系瞭系,然後順著繩子溜瞭下去。
  
  下面地方本來就小,這下更擠瞭。山友老漢彎下腰,讓對方扯住繩子,踩著自個兒肩膀,然後老漢慢慢直起身,把他頂瞭上去。那人踩著老漢一縱,翻到崖上脫瞭險。
  
  山友老漢卻累得直喘氣,他揉著肩膀,正要喊對方將他拉上去,可是他一仰臉,到嘴邊的話生生咽瞭回去。隻見對方一動不動,居高臨下地望著他,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詭異笑容。
  
  山友老漢心一下子緊瞭,糟瞭,看來對方起壞心瞭。年末瞭,賊人多,這地方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,喊破嗓子都沒人能聽見。就算對方不動手,自個兒年紀大瞭,身子不利索,沒人幫助的話,也絕對爬不上這崖壁。寒冬臘月的,困在這兒時間一長準得凍僵掉下溝去,自己這把老骨頭也就交待瞭。
  
  山友老漢正想著,見對方眼望四周滴溜溜亂轉,就明白對方想動手瞭。這節骨眼上,還有誰能來救自己呢?他轉著念頭,突然心一動,有瞭主意。於是他窩下瞭身子,裝作啥也不知道的樣子,沖對方揮瞭揮手:“你趕緊走吧,我在這兒避一避。那隻瘋羊估摸著還在附近。那傢夥可是個禍害,上月從屠刀下逃瞭出來,就跟人記瞭仇,見人落瞭單就沖出來拼命。前陣子硬把一個過路人挑出瞭腸子。公安特警來瞭幾大撥,端著槍愣沒找著它。我歇會氣,等它走遠瞭,就悄悄爬上去。”
  
  那人本來就迷瞭路,聽老漢這麼一說,想起大老黑彎刀似的犄角,頓時害怕瞭。他急忙俯下身伸出瞭手:“叔啊,你一個人在這我不放心。快,我拉你上來。”
  
  2。黑風突起
  
  上瞭懸崖脫瞭險,山友老漢見對方面容有些憔悴,身上臟不拉唧的,兩隻眼睛佈滿瞭血絲,像是幾天沒睡過覺似的,就問:“你是趕回傢過年的打工漢吧?”
  
  對方一聽,忙順桿往上爬:“對對,我在外打工好幾年瞭。”
  
  對方說他叫馬水昆,傢在核桃樹村,幾年沒回傢瞭。趕上今年過年回傢,這不剛從班車上下來,想抄近路,結果就在雪中迷瞭路,不知怎麼就拐到瞭這裡。見羊角峰最高,就想上去看看附近有沒有人傢,好問問路。正往峰頂上爬著,不知怎麼,身後突然起瞭陣惡風。一扭頭,是一隻牛犢似的大黑羊沖瞭過來,將他頂下瞭懸崖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