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逍遙法外

  杜克是一個連環殺手,殺人不眨眼。這次,他的目標鎖定瞭一位吉卜賽算命師。此時此刻,他正用結實的魚繩鎖住算命師的喉頭,算命師在拼命掙紮,但臉上已漸漸失去血色……這時,數輛警車呼嘯而來,杜克立馬鉆進車子,疾馳而去。
  
  警車在後面緊追不舍,杜克卻顯得十分淡定。沒錯,他已經有瞭十足的把握可以逍遙法外:今天他來找吉卜賽算命師的目的隻有一個,就是學會那句“靈魂交換”的咒語,然後殺瞭算命師滅口。現在杜克已經掌握瞭咒語,接下來,他要做的就是第一次見證咒語的魔力。
  
  杜克的車越開越快,完全無視街上的行人和紅綠燈,後面追趕他的警察也是一頭霧水,難道這個亡命之徒真的為瞭避免牢獄之災,而選擇自我瞭結嗎?
  
  這時,杜克的正前方是一個熱鬧的十字路口,隻見他嘴角上揚,踩足瞭油門就沖過瞭紅燈,一輛私傢車剎車不及,垂直朝杜克撞來。
  
  杜克在撞車的一瞬間感到自己“靈魂出竅”—他飄浮在半空,看著地上自己不能動彈的身體。萬事俱備!他默念起算命師囑咐的咒語,接著,杜克的靈魂緩緩飛向瞭和自己相撞的私傢車裡……
  
  當杜克醒來時,看見一個美麗而憔悴的女人守在他的床邊,她稱呼杜克為丈夫,並關切地給他遞毛巾、熱牛奶,無微不至。病房裡的電視正播放著午間新聞:今早在某十字路口發生一起惡性交通事故,逃犯杜克駕駛的車和一輛私傢車相撞,緊隨其後的警車也撞上瞭一輛幼兒園校車,場面混亂。車禍當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,但幸好無人喪命,私傢車司機漢斯先生傷情稍重,被緊急送往醫院救治,而逃犯杜克則當場被警察逮捕。
  
  杜克偷偷看瞭一眼鏡子中傷痕累累的自己,看到自己迥然不同的面容時,他懸著的一顆心就徹底放下瞭。看來,算命師的咒語真的靈驗瞭,杜克成功地與私傢車司機漢斯交換瞭靈魂,此時此刻,杜克霸占著漢斯的軀體,以漢斯的身份活過來,從而逍遙法外;而可憐的漢斯當瞭杜克的替罪羊,被關進瞭監獄……
  
  接下去的日子裡,杜克完全沉浸在愚弄瞭警察的“成就感”裡,當然,他也沒閑著,他還有更為險惡的目的—他要套取漢斯的一切信息,好讓自己天衣無縫地“扮演”對方。他得知瞭在醫院照顧自己的女人是漢斯的妻子琳達,漢斯與其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。更重要的是,漢斯剛剛繼承瞭一筆豐厚的遺產,是個十足的富翁瞭。杜克樂壞瞭,這意味著他再也不用為瞭生計而殺人越貨瞭。
  
  這天,杜克舒舒服服地坐在漢斯的書房裡,他隨手打開瞭漢斯的公文包翻看,發現皮包的隔層裡放著一份離婚協議書,起草人居然就是漢斯本人。杜克大感意外,他正打算細看,琳達端著一杯香醇的咖啡走瞭進來。杜克慌忙把離婚協議書往公文包下一塞,琳達走近瞭,給瞭杜克深情一吻,說道:“親愛的,我剛煮的咖啡,嘗嘗吧。”她看瞭一眼公文包,轉而沖杜克溫柔一笑,道:“又在忙工作瞭?別太累瞭。”說完,琳達扭動著曼妙腰肢,走瞭出去。
  
  杜克癡迷地望著她,心裡暗想:漢斯是個傻瓜嗎?竟然要拋棄這麼美艷溫柔的妻子,他一定是瘋瞭!等琳達鎖上瞭門,杜克立馬拿出那份離婚協議書,撕瞭個粉碎,他可沒那麼傻:女人、錢、豪宅……屬於漢斯的一切,他都要好好享受。杜克端起咖啡,面對窗外,愜意地品嘗起來。
  
  突然,杜克竟一下子倒地不起,渾身抽搐起來。他試圖大聲呼喊琳達,但嗓子卻像被什麼堵住瞭,難以發聲。而琳達似乎心有感應般地推門而入,朝杜克走來。杜克想向琳達求救,可是剛才還滿臉溫柔的琳達,此時竟一臉冷漠,她說:“我和他的事你知道瞭吧,他說,你遲早會跟我離婚,所以還不如先下手為強……”
  
  原來,琳達早有外遇,她一直懷疑漢斯掌握瞭自己出軌的證據,所以對漢斯的一舉一動都非常註意,沒想到他當真要提出離婚。然而,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離婚,琳達是分不到多少財產的。所以,琳達決定先下手,隻要漢斯死於非命,她就將和情夫用遺產繼續過著富足的生活。
  
  琳達冷笑道:“沒想到你的命那麼大,連車禍都能幸免一死,但我也有額外的收獲,醫生說在血檢報告中發現,你對香草咖啡過敏……剛才的咖啡好喝嗎?你真是太不小心瞭……”琳達邊說,邊掏出一塊白佈擦瞭擦咖啡杯的手柄,然後把杯子重新塞回杜克的手中,迅速跑瞭出去,留下杜克一個人慢慢等死。
  
  杜克難受地在地上打滾,他真是後悔,漢斯做瞭自己的替罪羊,而自己居然又碰巧當瞭漢斯的替死鬼。他艱難地起身,憤怒地砸碎瞭咖啡杯,他知道如果得不到及時救治,用不瞭多久他就會去見閻王。
  
  響聲驚動瞭漢斯的小女兒,她跑進來,驚慌失措地看著臉色發白的爸爸,奶聲奶氣地問道:“爸爸,你怎麼瞭?”杜克看著小女孩兒,眼睛裡放出光來。他抓起一把拆信刀放在背後,用微弱的聲音說:“我可愛的寶貝兒,快救救爸爸!”
  
  被嚇壞瞭的小女孩兒哪裡知道,把她當成救命稻草的“爸爸”,正默念吉卜賽算命師的咒語……
  
  當晚,琳達被鄰居告發,法院指控其謀殺親夫漢斯先生,並由其女兒指認。人們都在感嘆女孩兒的不幸,可又有誰知道,喪心病狂的杜克在垂死時對她下瞭手,使其靈魂出竅,並用咒語霸占瞭小女孩的軀體,從而再一次逃過一劫。
  
  庭審後,“女孩兒”被交由舅舅照顧,死裡逃生的杜克不得不被送到幼兒園,這讓他感到十分不耐煩。更加棘手的是,他必須盡快找到下一個替身—小女孩兒可幹不成什麼大事呀!
  
  幾番物色後,杜克看中瞭高大健壯的男體育老師。當然,以現在的身體條件,他不會選擇硬碰硬。(www.rensheng5.com)這天,杜克使勁揉眼,費力地擠出幾滴眼淚,懇求老師道:“幫我去雜物間找一下皮球好嗎?那裡太黑瞭。”事實上,雜物間廢棄許久,隻要對方彎腰進去,他就會在臺階上把一塊石頭順勢推下。
  
  毫無防備的體育老師著瞭杜克的道,可當杜克正要念咒語時,一個男孩兒的聲音嚇得他立刻把雜物間的門拉上。
  
  杜克回頭一看,原來虛驚一場!是自己的同桌湯姆,他正拿著兩根棒棒糖,非要讓杜克也嘗一嘗。杜克接過棒棒糖,含在嘴裡,嘖嘖有聲,試圖打發走湯姆,可是他突然感到頭漸漸有些暈眩……
  
  湯姆吃著棒棒糖,說:“杜克,你真的以為可以再次逃掉嗎?”杜克凝視著眼前這個瘦小的男孩,驚訝地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我的身份?”
  
  湯姆“咯咯”地笑瞭:“那天被你挾持的算命師撿回瞭一條命,他應該忘瞭告訴你,這個交換靈魂的咒語一旦念起,對施咒者周圍的人都會生效。”杜克不由想起,新聞裡說過,當天的車禍現場,當他和漢斯的車相撞時,有一輛警車和一輛幼兒園校車發生瞭撞擊……
  
  那天,當杜克和漢斯交換靈魂的時候,一名警官也和校車上的小男孩完成瞭換身……杜克屢次逃脫法網的“秘密”終於曝露瞭。
  
  “小小警官”上前綁住已經暈倒的杜克,嚴肅地說道:“這一次,你再也不能逍遙法外瞭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