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薑是老的辣

  眾所周知,李蓮英得寵於慈禧幾十年,一向呼風喚雨,得意至極。但歲月不饒人,李蓮英日漸年老,腿腳遲緩。喜新厭舊的慈禧漸生“換馬”之心,先是提瞭個劉榮祿,被李蓮英使瞭個暗絆子除掉瞭;接著慈禧又重用瞭個崔玉貴,又被李蓮英找瞭個錯茬趕出瞭皇宮;沒想到按下葫蘆浮起瓢,宮中最後又冒出瞭個小德張!
  
  這小德張不僅年輕,而且聰明伶俐,在慈禧面前極會來事兒。小德張會做幾道別有民間風味的小菜,如燴雞條、炒幹豆腐、爆炒羊肉等,大合慈禧胃口。漸漸地,他成瞭慈禧形影不離的重要人物、僅次於李蓮英的二總管,專門服侍慈禧“用膳”。
  
  落毛的鳳凰不如雞,如今的李蓮英除瞭每天早上還能給老佛爺梳梳頭之外,其餘的時間隻能獨坐宮中,好不寂寞。跟隨李蓮英的貼身小太監名叫小九子,以前李蓮英得勢時,他狐假虎威,既得財又風光,現在李蓮英背瞭時,他也成瞭無人搭理的小癟三。因此,小九子頗為李蓮英抱不平,常常在李蓮英面前攛掇:“沒想到去瞭兩隻狗,反招來瞭一隻狼。這小德張是什麼東西,竟敢目無李爺!李爺何不顯個手段,叫他知道薑是老的辣?”李蓮英瞇著眼,好半天才拉長腔道:“小九子,眼睛給我盯緊點,耳朵給我支棱點!”小九子連連點頭。
  
  小德張越來越得寵,也越來越張狂,漸漸地把慈禧這個老太婆也有點不放在眼裡瞭—為貪財,他竟把主意打到瞭慈禧的飯桌上。
  
  慈禧每天早晚兩膳,全是滿漢全席一百零八個菜。當然這些菜慈禧怎麼也吃不完,每回隻不過挑揀她愛吃的十來樣品嘗,如小德張做的燴雞條等。這十幾樣菜每次都擺在慈禧的面前,若再想吃別的菜,自有小德張看她的眼色給她夾。一來二去,小德張發現有不少菜慈禧根本看都不看一眼,更別說吃瞭,如那油汪汪的扣肉、肥嘟嘟的火腿、膩歪歪的燒鵝等,隻是在桌上擺個樣子而已,可按宮中禦膳之規,卻每膳必須有,膳後則全倒掉瞭。小德張動瞭心,便暗中串通禦廚,將那些火腿、扣肉、燒鵝、丸子等油膩的禦菜全用油紙、黃蠟糊制成“樣品菜”,每膳依樣兒端上去,離慈禧遠遠的,最後又依樣兒撤下來。這樣省下來的銀錢大都進瞭小德張的腰包。
  
  這可是天大的秘密,但終於還是讓眼尖耳長的小九子探聽到瞭實情,屁顛顛地報告給瞭李蓮英。李蓮英聽瞭,輕輕一笑。小九子心裡頓時比六月天喝瞭雪水還爽:這下有好戲看瞭,小德張的腦袋長不住瞭!因為眾所周知,不怕李蓮英怒,就怕李蓮英暗中笑,隻要他對誰暗中笑,那就意味著他已想好瞭對付誰的法子,誰就要倒大黴瞭!
  
  這年春三月,陽光明媚、風和日暖的一天,慈禧興致極高,要乘龍舟遊頤和園裡的昆明湖。李蓮英是大總管,自然這一切還要由他來安排。在湖邊的龍王廟裡祭拜瞭龍王爺,眾太監們在李蓮英的指揮下賽龍舟、唱大戲、玩雜耍……逗引得老慈禧“咯咯”笑個不停,晚膳都開得有些晚瞭。
  
  不料開膳前,卻不知從哪兒遊來一群紅頂子鵝,在湖邊“呱呱”大叫,爭相扇著翅膀對慈禧不斷地“叩頭”,極像朝臣們三叩九拜的樣子。慈禧大奇,連忙問李蓮英這是怎麼回事。李蓮英諂笑道:“今日老佛爺遊湖,草木鳥獸皆沐皇恩,這群鵝兒定是在感戴老佛爺的恩德呢!”其他的太監聽瞭,也連忙跟屁蟲似的發出一片贊嘆聲。
  
  其實,這全是李蓮英和小九子玩的把戲—小九子事先在湖邊水裡吊瞭不少盛瞭魚苗的紗佈袋,待餓瞭兩天的鵝一放開,當然要爭先恐後來搶食,可隔著紗佈袋,鵝兒們難以吃到嘴,隻得一次又一次地“叩頭”。這個小把戲卻把慈禧高興得滿臉核桃皺紋都舒展開瞭,當即要重賞李蓮英。
  
  李蓮英忙跪下道:“老佛爺,奴才無功受祿,擔當不起這福!老佛爺要賞賜,就賞賜鵝兒罷!”
  
  慈禧問道:“賞賜鵝兒?這鵝兒怎麼個賞法?”
  
  李蓮英一笑道:“過一會兒開膳時,老佛爺不妨將‘口福’賞賜給鵝兒!”
  
  慈禧不覺更樂:“好,好,我今天就破例賞給鵝兒個‘口福’!”
  
  不一會兒,一道一道的宮膳端上來瞭。慈禧一眼就看見瞭那道脖子挺得老高的燒鵝,李蓮英急忙煞有介事地對小德張高聲道:“小德張,將鵝兒端上來,老佛爺要賞鵝兒個‘口福’瞭!”這一喊不要緊,把小德張嚇瞭個夠嗆:這盤子裡哪是什麼燒鵝,分明是個黃蠟做的鵝,老佛爺從不曾動過筷子的!
  
  好在他反應快,馬上換瞭個笑臉道:“老佛爺,這燒……燒鵝涼瞭,奴才……奴才讓膳房裡熱……熱一下再送過來!”慈禧道:“不要緊,我今天胃有點熱,正想吃點涼肉呢!”小德張臉上的笑容僵住瞭。
  
  李蓮英催促道:“小德張,還愣著幹嗎?快給老佛爺把燒鵝端上來!”
  
  小德張無法可想,隻得硬著頭皮端上來。慈禧用叉叉瞭兩下沒叉動,好不詫異。回過神來的小德張連忙煞有介事地道:“老佛爺,奴才說涼瞭不是?就讓膳房裡熱一熱吧。”說著順勢抽下盤子,遞給瞭身後的小九子,並回過臉兒一個勁沖小九子使眼色,哀求他幫下忙,拉兄弟一把,那臉上的熱汗直順著鼻尖淌!
  
  小九子才不理會他呢,動也不動,隻把眼看著李蓮英。李蓮英拍拍小德張的肩頭,喝令小九子道:“臭小子,還不快按張總管說的辦,老佛爺等著用膳呢!”小德張聞言,不由向李蓮英投來感激的目光。
  
  然而慈禧可不是那麼好騙的。她不動聲色地繼續用膳,待小九子把熱氣騰騰的燒鵝端上來,她卻看也沒看,銀箸一甩:“飽瞭!”小德張長出瞭一口氣,一揮拂塵,幾個太監和宮女走上前正要撤席,慈禧卻拉長嗓音道:“慢—平時有的菜我連看也沒看一眼,今天我要把所有的菜都看一遍。就是不吃,也要飽一飽眼福呢!”
  
  這麼一看,可就熱鬧瞭:硬紙做的板鴨、松雞,黃蠟做的火腿、扣肉,碎佈團揉成的薩其馬……全他娘的露瞭餡,滿漢全席一百零八道菜竟有近一半是假的!慈禧的一張老臉拉得比絲瓜還長。小德張“撲通”一聲跪倒在地:“老佛爺饒命,老佛爺饒命!”
  
  李蓮英卻笑瞭,抄起袖子對慈禧連連拱手道:“恭喜老佛爺,老佛爺吉祥!”
  
  慈禧氣得鳳冠直顫:“有何喜可恭?吉祥何來?如今竟有這樣大逆不道、欺騙主子的奴才,這可是大清朝皇宮中三百年沒有過的事兒。今兒個哀傢要動傢法!”
  
  李蓮英“嘿嘿”一笑:“老佛爺休動怒!今天這事兒怪不得小德張,錯全在奴才身上!”說著,也跪在瞭小德張一旁。
  
  “什麼?沒想到你小李子也敢欺蒙哀傢!”慈禧嘴唇直哆嗦。
  
  “奴才哪敢欺蒙老佛爺?這些紙板鴨、黃蠟鵝什麼的,全是龍王爺孝敬您老人傢的呢!”李蓮英道。
  
  “怎麼回事?你倒給我說說看!”一向信神信鬼的慈禧臉色不覺緩和瞭些。
  
  “老佛爺您忘瞭?今天您遊昆明湖,又要在湖邊用膳,便讓奴才先去對岸的龍王廟祭奠龍王爺,向他老人傢打個招呼。奴才看到龍王爺的供桌上盡是紙和蠟做的供品,那是當年道光皇爺留下的規矩……”李蓮英說到這裡,故意頓瞭一頓。
  
  “嗯,不錯,我想起來瞭。”慈禧道。當年,道光帝也曾遊過昆明湖,在湖中老遠就聞到一股子臭肉味,尋根究源,原來是來自龍王廟祭臺上的祭品,道光一向節儉,便命太監用紙和蠟做的供品換下原來的祭品,以免暴殄天物。
  
  “奴才祭奠龍王爺時,說來也怪,一陣清風吹來,抬頭看去,(www.rensheng5.com)隻見龍王爺的塑像美須飄飄,眉眼轉動,奴才大吃一驚,又聽得耳邊有蚊子叫般的細聲:‘借花獻佛,借花獻佛……’奴才這才大悟,原來龍王爺是要把他供桌上的祭品獻給老佛爺,以盡地主之誼!因此,奴才鬥膽讓小德張將這些祭品端上來瞭!還望老佛爺能領龍王爺這一番美意。”
  
  一番鬼話冠冕堂皇,說得慈禧轉陰為晴,回嗔作喜,真的成瞭慈眉善目的“老佛爺”,況且她本來就不想吃什麼燒鵝,隻是一時的興之所至罷瞭,便連忙賜兩人“平身”。一旁的小九子迷瞪不已,如墜雲裡霧中:李公公這是怎麼瞭!怎麼放著除去小德張的大好時機不做,反為小德張解起圍來瞭?
  
  回來後,小九子服侍李蓮英上瞭床,又送上大煙燈,待李蓮英舒服地噴瞭個煙圈,這才說出瞭自己悶在心中的疑惑。李蓮英一聲長嘆:“滅瞭一個劉榮祿,來瞭一個崔玉貴;滅瞭崔玉貴,又來瞭一個小德張。如今若是滅瞭小德張,還會有第二個、第三個小德張!說不定還要惹得老佛爺起疑心,怪我老李不能容人!倒不如把小德張收拾得服服帖帖,讓他永遠不敢同我作對。這就叫不戰而屈人之兵!你等著,要不瞭多大會兒,小德張就會來叩頭謝恩的,以後他再也不敢小覷我老李瞭—他的把柄在我手裡攥著呢!”
  
  小九子恍然大悟。果然一燈煙沒燎完,門外響起瞭小德張顫抖的公鴨嗓子:“李爺,您老吉祥,小德張……小德張給您老請安來瞭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