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櫻桃姑娘

  清末民初的時候,蘇北海州有一處很富庶的街市,名叫海昌街。海昌街原名海娼街,隻因街心有個遠近聞名、富麗堂皇的妓院。妓院裡的擺設,那叫一個講究,前面有院子,後面有園子,中間有一個八丈高的紅樓,名為“銅雀樓”。樓裡頭,有一個螺旋樓梯,樓梯精雕細琢,扶手一律用黃銅打造。每當天黑的時候,樓中佳麗搔首弄姿地站滿樓梯兩側,讓慕名而來的客人眼花繚亂、應接不暇。銅雀樓,號稱“太子進,太監出”,就算你有萬貫傢財,一天即可耗盡。因而,來此地者,非富即貴。
  
  一天,蘇北大油商海爺隨著會館裡幾位客商來到此地,那些客商一進門便看傻瞭眼。海爺啥陣勢沒見過?眼皮眨巴瞭幾下,就一手抓瞭把瓜子,一邊吃,一邊轉悠去瞭。
  
  青樓裡的房間,大都香氣彌漫,海爺七轉八彎後,來到一處,這裡的房門前放著幾個素淡的盆景,木墻之上掛一張裱好的仿真宋刻經書殘頁,跟有錢人傢的書房一樣,非常雅致。煙花之地,竟有這樣的擺設,海爺覺得很是蹊蹺,正想推門進去瞅瞅,不想有一個小廝伸出半截胳膊,擋住瞭海爺。
  
  海爺沒搭理他,隨手扔給他一個銀錠。小廝捧著銀錠,卑躬屈膝地笑道:“大爺,這裡頭的人和銅雀樓上的姑娘不一樣,進此門,要銀子、樣子和對子。不然,縱有萬金,我們傢櫻桃姑娘也不從的。”
  
  海爺冷冷地笑瞭一聲,然後掃瞭一眼掛在門口的對聯,隻見上聯是:“桃腮鳳眼櫻桃嘴。”海爺揉瞭揉手腕上的念珠,對瞭一句:“玉顏鐵骨冰玉心。”小廝點頭一笑,隨即吆喝一聲:“一聯進門,二聯進帳,大爺請—”
  
  海爺進瞭門,房內燈光迷離,並且有一種好聞的橘柚味。裡頭有張大床,外面隔著兩層紗帳,一層與另一層間相隔兩步遠。透過紗帳,海爺隱約看到一個女子的身影,倚著身子,彎著膀子,托著腮。外面,有另一張桌子,桌上放著一聯,寫有一行字體瘦俏的楷書—“三寸金蓮金蓮腳”。
  
  海爺拈起毛筆,邊寫邊念:“丈八蛇矛蛇矛槍。”念罷,隻見櫻桃緩緩起身,抄開瞭裡面那層紗帳。海爺剛要伸手抄開外面那層紗帳,突然又把手收回去瞭,隨即轉身而去。
  
  身後,櫻桃問道:“官人為何要走?”
  
  “乘興而來,興盡而歸。”海爺說完,又嗑著瓜子,轉悠去瞭。
  
  從這天以後,每隔一兩個月,海爺就會陪一些客商到“銅雀樓”來轉轉,海爺每次過來,都會到櫻桃這裡,對個對子,然後進來坐坐,喝喝茶,隔著紗帳,和帳子裡的櫻桃聊聊天。(www.rensheng5.com)漸漸地,兩人有瞭交情,海爺便開始和櫻桃說些個天南地北的趣聞,直至聊到自己的事情上來。海爺說話的時候,櫻桃從不插話,貌似心不在焉,可等下次來的時候,海爺都會看到外面的墻上貼著一幅水墨畫,畫的是海爺講的趣聞裡某個或生動或誇張的細節,常引得海爺大笑不已。
  
  即便如此,海爺從不揭開最裡面的那層紗帳,而那櫻桃,也從不主動走出來。
  
  不久,打山東流竄過來一夥土匪,屯聚在海州周邊。匪首叫李光頭,個頭不高,卻殘暴狡猾,殺人越貨,無惡不作,官府出兵幾次剿匪,都無功而返。眾商傢聯合起來想除掉他,可腦汁絞盡,也沒成功。海爺的貨,被一連劫瞭好幾次,損失慘重。
  
  生意做不下去瞭,海爺來和櫻桃道別,櫻桃問海爺:“還回來嗎?”海爺沒吱聲。
  
  櫻桃嘆瞭一口氣,說:“也算一場情分,卻連面都沒見過,既然要走,就到帳裡來坐坐,留個念想吧。”
  
  海爺沒答話,默默地從袖中掏出一卷畫,從帳子底下滾瞭進去。海爺說:“沒見過你的臉,倒是憑感覺,請畫師給你畫瞭一幅畫像,你看像不?”
  
  半晌,帳子開瞭,櫻桃從裡面緩緩走瞭出來。此時的櫻桃,就好像從那畫裡走出來似的,唯一不同的是,眼睛裡多瞭兩汪盈盈的淚水……
  
  海爺走後,櫻桃朝思暮想,好幾次做夢,夢見海爺回來瞭,但醒來之後,隻是空夢一場。這一天,銅雀樓裡的老媽子找櫻桃商量事情,讓她出去接個客。櫻桃說不想去,老媽子湊在她的耳邊,很神秘地告訴她,這不是一般的客人,是大土匪李光頭!
  
  原來,李光頭好色,卻生性多疑,經常一晚上換好幾個睡覺的地方。每頓飯,必用銀針試毒。李光頭早就聽說銅雀樓的名氣,但不敢親自過去,便花重金讓老媽子挑幾個姑娘偷偷送到山上。李光頭防備心很重,被選中的女人,一定得讓她脫得一絲不掛,讓人用被子裹好送到床上,頭上連個發簪都不能戴。
  
  櫻桃尋思瞭一會兒說:“就讓我去吧。”老媽子很開心,隨即就讓人準備去瞭。
  
  當天晚上,櫻桃上瞭山,被送進瞭李光頭的房間……第二天,很晚瞭,還不見房間裡有起床的動靜。服侍的土匪不敢驚動,隻得在門外靜候。他們等啊等,一直等到晌午,還是不見李光頭起床,心中起疑,先是敲門,接著砸門,進去一看,隻見一男一女早已暴斃!狡猾的李光頭沒料到,櫻桃會把包有厚厚蠟殼的毒丸含在自己的嘴裡,在和李光頭親熱的時候,櫻桃咬碎瞭包在外面的蠟殼,和李光頭同歸於盡。
  
  不久,海爺回到瞭海州,生意又重新紅火起來。海爺一直想給櫻桃立碑,但官府不答應,覺得給妓女立碑,有傷風化。海爺沒說啥,隻是默默地在自傢門前種上瞭幾棵櫻桃樹。很快,種櫻桃樹的人越來越多,直至今日,春雨過後,海昌街的路旁,櫻紅錦簇,參差錯落,美麗極瞭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