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被困電梯的男女

  一個女人拐過墻角,見電梯門即將關合。她喊一聲“稍等”,小跑起來,看到電梯裡伸出一隻手,為她輕擋欲攏的門。那隻手又粗又肥—一隻中年男人的手。
  
  女人沖男人笑笑,表示感謝,隨即按下六樓的按鈕。男人聳聳肩說:“我也去六樓。”男人又矮又胖,肥碩的身子將格子襯衣撐得飽滿。他直直盯著面前的女人,目光裡似乎帶幾分討好女人的猥瑣。女人疊抱雙臂,盯住一路攀升的指示燈,感覺渾身不自在。
  
  六樓是一個很大的藥品超市,女人打算去買些常備藥。
  
  男人沒話找話,道:“買藥?”女人“嗯”瞭一聲,緊抱雙臂,眼睛瞅著指示燈:三樓。
  
  男人不識時務地繼續發問:“病瞭?”女人又“嗯”瞭一聲,扭過身子,背沖男人。
  
  四樓、五樓、五樓半—突然女人發出長長一聲尖叫。電梯猛然顛簸,像遇上冷氣流的飛機,整個世界霎時漆黑一片。女人的尖叫聲至少持續瞭半分鐘,尖叫聲在逼仄狹小的電梯裡反復回響,女人撕心裂肺地喊:“救命啊!”
  
  黑暗裡的男人說:“別喊!”
  
  女人大聲喊:“你想幹什麼?救命啊!”她的聲音尖銳刺耳。她往角落裡縮,可是她隻碰到冰冷的鐵壁。男人說:“你先別喊。不要怕……我發誓電梯不是我搞壞的……我猜是哪裡出瞭故障吧。”
  
  女人的尖叫聲終於停止。她知道電梯被卡在五樓和六樓之間,她知道近在咫尺的黑暗裡站著一個又矮又胖的男人。女人心跳得厲害,不禁自言自語道:“我怎麼辦?”
  
  男人在黑暗裡笑瞭,他說:“你應該問我們怎麼辦。”話音剛落,電梯裡“嚓”地亮起來。女人看到男人舉著一個打火機,男人的臉在微弱的火光中一閃一閃,雖然笑著,卻有些陰森。
  
  “我要出去!”女人抹抹嚇出來的眼淚。
  
  “我也想出去。”男人笑笑說,“可你認為我們出得去嗎?”
  
  “那我們怎麼辦?”這次女人換成瞭“我們”。
  
  “不怕。”男人說,“就算是電梯故障,一會兒他們也能修好……我保證咱們不會被困超過半小時。”頓瞭頓,男人又說:“你可以抓住我的手。”女人下意識地縮縮身子。男人說:“別叫……千萬別再叫……時間太長打火機會炸掉的……這可是一次性打火機,你以為是奧運火炬?”
  
  男人並不幽默。事實上這種時候,任何幽默對女人都無濟於事。
  
  打火機再一次點燃,男人的臉再一次在火光裡笑起來。“我是和妻子來這裡的,”他說,“逛街逛到這裡,順便上來買點藥……她走累瞭,等在一樓……幸好她沒有跟我上來。”女人不說話。
  
  男人說:“我外套還在她手上呢……天太熱……不然,我穿這樣一件花哨的襯衣滿街跑,別人還以為跑出來一隻長瞭花紋的豬……”
  
  女人仍然不說話。男人又一次把打火機關掉。一會兒,火光又一次亮起來。“你真的不用怕。”男人說,“我們在電梯裡,不是在飛機上;我們在超市裡,不是在萬裡高空;你面對的是一位善良的好市民,不是一個暴徒或者一隻狗熊;外面有很多人,不是隻有雲彩和閃電……”女人勉強笑笑。那笑真的如同閃電,轉瞬即逝。
  
  男人擦一把汗,松開領口的紐扣。“喝水嗎?”他晃晃手裡的礦泉水。女人搖頭。
  
  男人喝兩口水,再擦一把汗。“知道嗎?”他說,“我妻子不隨我上來,因為我們剛剛吵過架……非常難看的衣服,她偏要買……不是我心疼錢,她穿上那件衣服,也許會被路人誤以為是斑馬……”
  
  女人再笑笑,仍然很勉強。
  
  男人靠著電梯,慢慢坐下。他說:“我有點累,我得坐一會兒。”火光滅。少頃,火光再一次照亮狹窄的電梯。
  
  “夫妻間總有些秘密的吧?”男人說,“比如我知道她有私房錢。其實我也有……我把存折藏在寫字臺下面,用膠佈粘著……密碼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……”
  
  女人笑,露齒,她感覺似乎變得輕松瞭一些。她笑著說:“一會兒我會轉告她的。”女人被這句話嚇瞭一跳,她竟然和這個醜陋的男人開起瞭玩笑!她看一眼男人,男人的眼睛笑著,臉色卻有些發暗。也許是因為打火機的微弱光芒吧?女人想,此刻,自己的臉色肯定也非常難看。女人想回男人一個笑,然而她的笑隻綻開瞭一半—另一半,隱進突然來到的黑暗之中。
  
  男人再一次關掉打火機。他說:“我想休息一會兒,你別怕。外面有動靜瞭,像撬門聲,好像還有人說話。你別急,別急;不要怕,不要怕。”他似乎在喘息,聲音很粗很重。女人想,肥胖的男人都這樣吧?不過站瞭一會兒,卻像爬瞭20層樓。或者,他也緊張吧?
  
  女人是在半個小時後被救出電梯的。她的尖叫聲再一次響起,高亢焦灼,帶著幾分絕望。女人喊:“快救救他!”
  
  男人終於還是走瞭。他的妻子站在電梯外面,他的外套在妻子那裡,他的隨身藥物在外套口袋裡。男人有心臟病,他的生命每一天都可能突然終止。
  
  女人對男人的妻子說:“他的寫字臺下有一張存折,密碼是你們的結婚紀念日,他讓我轉告你……我想謝他,可是我沒有機會。”男人的妻子說:“就算沒有他,你也一樣會得救。”女人說:“可他一直勸我不要怕。”男人的妻子說:“那種情況下,任何男人都會這樣說。”
  
  女人說:“不、不是,後來,他說打火機被燒壞,不能再用,其實不是。他怕我看見他的樣子……看見他嘴唇烏青、臉色紫黑的樣子。他要偷偷死去,為一個陌生女人。他偷偷死去,不讓我知道,隻因為,他怕我害怕……”
  
  兩位女人,終於抱頭慟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