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新傳說] 特殊教育基地

  劉民在郊區搞瞭個愛心收養所,不收人,專門收留被遺棄的狗狗,他一幹就是一年多。這天,老朋友胡燁上門,說有隻名狗想送給他。
  
  劉民大喜過望,但看過胡燁懷裡的那隻名狗後,劉民卻不住地搖頭。
  
  胡燁不高興瞭,說:“你搖什麼頭?這狗你收也得收,不收也得收。”
  
  劉民意味深長地說:“名狗我見得多瞭,一看你這隻,就知道是嬌生慣養霸道慣瞭的,來我這兒怕是要受點罪瞭。”
  
  胡燁笑瞭:“你真成專傢瞭,這名狗的主人當過局長,現在主人被查,關起來瞭,它也落魄瞭。沒地方去,隻好投奔你,你就收留它吧。”
  
  劉民這才點頭表示願意收下這隻狗。
  
  劉民把胡燁帶到收養所,把名狗從胡燁懷裡揪出來,放到面前的桌子上。劉民從抽屜裡取出彩色記號筆,在狗牌上寫瞭“局長的”三個字,掛在瞭名狗脖子上。然後劉民叫工作人員帶來一隊普通狗。
  
  名狗見來瞭一隊同類,從桌子上一躍而下,連跳帶叫加咬,簡直不可一世。
  
  而那些普通狗,似乎認得名狗的狗牌,沒一個敢亂叫亂動的,隻是用可憐的眼神,向劉民求助。
  
  胡燁的臉一下就紅瞭,他難為情地說:“它以為自己還是局長大人的寵物呢,一時改不過來,有點霸道。”
  
  劉民朝外一揮手,從外面跑進來一隻狗,狗牌上寫著“警犬”字樣,嘴裡還發出十分威武的叫聲。
  
  胡燁當下就樂瞭:“劉民,你哪裡搞來的這隻狗?叫聲很有威懾力嘛!”
  
  劉民不理會胡燁的話,一臉正色,當著眾狗的面,憤怒地拍瞭一下桌子,很嚴肅地沖工作人員說:“你帶著警犬,把這傢夥帶到它應該去的地方!”
  
  那隊普通狗,好似聽懂瞭劉民的決定,一下子歡呼雀躍起來。
  
  劉民得意地對胡燁炫耀道:“剛才那隻狗原來是隻警犬,隻是後來犯瞭錯誤,才被警隊淘汰到我這裡瞭。”
  
  這時,有人進來通報,說又有太太團來參觀瞭。
  
  劉民點點頭,表示知道瞭,然後他拍瞭一下胡燁的肩膀,得意地說:“帶你開開眼,哥們的愛心收養所,現在還是響當當的特殊教育基地呢。”
  
  “教育基地?”胡燁沒聽明白,他稀裡糊塗跟著劉民來到院子裡。
  
  這裡已聚集瞭十來號參觀者。胡燁一看,竟然認識幾個,都是有頭有臉的官員的太太。
  
  帶隊的太太跟劉民握瞭下手,嚴肅地說:“大傢都挺忙,直接進入正題吧。”
  
  於是劉民吹瞭一聲長哨。隨著哨響,狗狗們自覺地排起瞭隊,有帶隊的,還有幾隻是幫著整頓秩序的,一點都不亂。
  
  狗狗們有秩序地進入“餐廳”,走到各自的餐位前,胡燁都看傻瞭。隻見那些負責維持秩序的狗也都戴著狗牌,有“處長的”,有“科長的”,還有“秘書的”,最後就餐的,是那隻領頭的,狗牌上寫著“廳長的”字樣。
  
  狗狗們就餐完畢,劉民又吹瞭一聲長哨,普通狗都散去,隻留下那幾隻“位高權重”的狗,它們自覺排好瞭隊,屁顛屁顛地跟在劉民身後。
  
  劉民領著參觀的官太太們,轉瞭幾道彎,來到一片封閉的犬舍,那幾隻跟在後面“有職位”的狗,立即都有瞭敬畏的神色,官太太們的表情也更嚴肅瞭。
  
  這裡是一排獨立的犬舍,裡面關著幾隻狗,狗牌上都寫著過去的“官職”,看到劉民帶來瞭一群人和狗,它們都老老實實地站到各自籠舍的鐵窗邊。
  
  劉民向大傢解釋道:“這些狗,以前都是有職位的,但因為各種問題被關在這裡,閉門思過。”籠舍邊掛著標牌,胡燁湊近一讀,差點笑出聲來。牌子上寫著籠內關著狗的“罪狀”:有任意欺壓犬民的,有搶奪下屬食物的,有亂搞雌雄關系的……五花八門。原來這裡是“反省室”呀。
  
  胡燁看到瞭自己帶來的那隻名狗,正眼巴巴地隔著鐵窗望著自己,一時間,竟覺得它有些可憐。想想前些日子,這隻名狗多麼霸道,它沒有吃飽前,自己就別想吃飯;它占瞭沙發,自己就隻能坐凳子;它遇到想看的電視,自己就別想換臺;就連晚上睡覺,它也睡在自己床上。
  
  胡燁想到這裡,也就釋然瞭,覺得這隻名狗是“罪有應得”。
  
  參觀結束瞭,官員太太們很受啟發,紛紛表示,應該多組織人來這裡參觀學習。
  
  還有人說:“這種體驗方式讓人頗有感觸。回傢一定要和我傢那口子說說。”
  
  大傢正說得熱鬧,忽然,那隻喜歡湊熱鬧的“警犬”擺脫瞭工作人員,直溜溜跑過來,發出警車響動一樣的叫聲:“威——武——威——武——威——武——”
  
  參觀團裡有人聽瞭,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。參觀團離開前,還有一項重要活動,那就是題詞,算是留念。
  
  有位太太想瞭很久,寫下瞭一行字:生動活潑,意義深遠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