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黃財東的遭遇

  黃華林是一個茶葉商行的大老板,人們都管他叫“黃財東”。
  
  這天傍晚,黃華林從商行裡駕著一輛高級轎車正往傢趕。當他路過一片松樹林時,天色突然陰暗下來,陰風颯颯,飛沙走石,公路上頓時顯得陰森可怖。黃華林在心中嘀咕瞭一句:“真是大白天遇著鬼瞭,這天氣怎麼這麼怪!”隨即他便放慢瞭車速。正在這時,路旁倏地跑出個披頭散發的姑娘來,對著黃華林的車子聲嘶力竭地高喊:“救命,快救命啊!”黃華林猛踩剎車,車輪發出“吱”的一聲,便像是粘在瞭地上似的紋絲不動。黃華林探出身來大聲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姑娘回答:“我們被車撞啦!我爸傷勢嚴重,我也受瞭傷。”黃華林聽後,雖然心裡不怎麼情願,但猶豫片刻後還是跳下車來察看。他見老漢滿臉血污,已辨不清面目,且昏迷不醒。見到眼下情景,黃華林心裡一震,他來不及多想,就與姑娘一起把受傷的老漢抬上瞭車。車子一路飛馳,很快到瞭一傢醫院。待黃華林將生命垂危的老漢送進搶救室後,回過頭來才發現姑娘的頭部也滲出瞭血。於是,他讓醫生快給姑娘包紮。其餘的醫生全力投入瞭搶救老漢生命的戰鬥。這時,有個醫生向黃華林走過來說,趕緊交1萬塊錢,否則院方沒法繼續救治。敢情醫生把他當成傷者傢屬瞭。但姑娘聽瞭這話,卻痛苦地流下瞭眼淚,說自己身上拿不出這麼多錢。黃華林思慮瞭一番,心裡實在有點不情願。但是出於人道,他捏瞭捏自己的腰包,還是朝醫院收銀處走去。姑娘見狀感動不已,說:“謝謝救命恩人!我叫朱麗麗,你為我們墊付的錢,我們到時候一定還你。”直到這時,黃華林才註意看瞭朱麗麗一眼,想不到這姑娘美得驚人,黃華林不禁心裡一動。
  
  想不到,剛過兩天,朱麗麗便陪著康復後的父親來到瞭黃華林的傢裡。老人遞上一紮錢說:“恩人哪,這是我們還你的,感謝你救瞭我們父女倆。”黃華林見狀不禁一個激靈:這老漢的傷勢這麼嚴重,命都快沒瞭,怎麼兩天就康復出院瞭?這真是聞所未聞的奇跡啊!他認真看瞭老漢一眼,這一打量頓時黃華林愣住瞭:這不是老傢村子裡的阿根伯嗎?黃華林脫口叫道:“阿根伯,原來是您?”阿根伯這才認出面前的好人原來是同村的黃華林,便說:“阿林,原來是你救瞭我們父女倆,太謝謝你瞭!不過,這些錢我們用不上,還是還你吧。”黃華林忙說:“阿根伯,我猜你們的傢境不一定寬裕,這些錢就權當我盡一點綿薄之力吧。鄉裡鄉親的,還客氣啥呢。”阿根伯見黃華林執意要把錢給他們,便說:“不瞞你說,我們父女倆目前孤苦伶仃的確很艱難,既然你執意要給我們錢,那就過些天到我傢來看看吧,順便再多帶些錢來,如果那樣,我們不會推辭的。”黃華林連忙答應:“我會去的、一定會去的。”阿根伯聽後咧開瞭沒牙的嘴,高興地說:“阿林啊,我看你人好,離開傢鄉這麼些年也沒忘本,更沒有那種‘人一闊臉就變’的毛病。”他拉著黃華林走到一邊,悄聲說:“你看我女兒麗麗長得還漂亮吧?如果你喜歡她,我把麗麗送給你做小的。別看她出身貧傢,可又能幹又機靈,她還是個美貌水靈的黃花閨女呢!把她托付給你這樣的人我放心!”“這……使不得啊,阿根伯,這可使不得呀!我可不是這樣的人。”黃華林雖然很為麗麗動心,但做這種事總是有點可恥,再說阿根伯曾跟他爹是好友,他能這樣糟塌麗麗嗎?於是他斷然推辭,說:“我跟老婆感情挺好的,我不能這樣做。”說著把錢塞給阿根伯:“你們目前傢境困難,這些錢就拿去貼補傢用吧!”阿根伯見推托不瞭,便接過瞭錢,感慨萬千地說:“好人哪!好人有好報的!”
  
  阿根伯父女倆走瞭,可黃華林竟忘瞭問他們的身體為何會這般神奇地康復,這太不可思議瞭。
  
  轉眼進入瞭冬季,這個冬天氣候異常幹燥,城鄉火災頻發。這天,黃華林在城裡辦完瞭事後往商行裡趕,當他的轎車就快開到商行時,突然看到自傢商行的上空濃煙滾滾。黃華林大吃一驚,心說,不好,商行起火啦!於是,他加快車速不要命地往商行趕去。當他來到商行跟前停下車一看,卻見隔壁顧老板的糕點廠已成瞭廢墟,而自己的商行卻因為夥計們的全力保護免遭這場火劫。頓時,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,黃華林握著夥計們一雙雙粗糙的大手,兩眼淚光閃閃,感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當晚,黃華林迷糊過去後,竟蒙蒙矓矓地看到阿根伯父女來到瞭他的面前。阿根伯滿面慈祥,口氣和藹地說:“阿林啊,你人好,所以夥計們會竭盡忠誠,全力救下你的商行。而隔壁糕點廠的顧老板是個黑心人,他不但克扣工人們的血汗錢,還往食品裡添加劣質油和糖,賺黑心錢。這樣的廠子,不盡早滅掉,不是個禍害嗎?”黃華林聽後,心中似有萬千感慨。
  
  翌日天明起床後,黃華林發現,那天讓阿根伯拿走的那筆錢依然原封不動地放在門旁的鞋櫃上面。看來是阿根伯臨出門時故意把錢留下的。多麼樸實善良的鄉親啊!黃華林禁不住在心中暗暗感嘆。於是,他決定回趟老傢,去看看阿根伯父女,去看看傢鄉的父老鄉親們。
  
  這天,當黃華林駕著車子開進生他養他的村子時,村裡的父老鄉親們都向他圍瞭過來。人們羨慕地撫摸他的高級轎車,一張張笑臉親熱地對著他,向他問長問短,情誼濃濃暖透胸懷。寒暄之中,黃華林卻始終不見阿根伯父女,便禁不住問:“怎不見阿根伯父女倆?”鄉親們告訴他,阿根伯父女倆早在三年前就被一輛車撞死瞭。啊?!猶如晴天霹靂,震得黃華林難辨西東,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事實。這麼說,自己路遇阿根伯父女,是他們的鬼魂在對自己進行試探?而自己的商行免遭劫難,也是因為他們的護佑?黃華林想到這裡,突然想起阿根伯讓他帶些錢款到他傢看看的話來。於是,黃華林不敢怠慢,立刻買瞭大量冥幣,來到阿根伯父女的墳前,一邊焚紙錢一邊虔誠地說:“阿根伯啊,麗麗啊,我懂你們的良苦用心瞭。做個誠實善良的本分人,就是你們對我的忠告和期望啊!”
  
  “咔嚓”一聲輕響,臥室的門被人打開。黃華林睜開惺忪的睡眼,原來是妻子。隨即,妻子低低的聲音傳瞭過來:“太陽都老高瞭,還不起來?”“哎,起來瞭。”黃華林揉揉眼睛,打瞭個呵欠,一骨碌從床上坐起。啊,好一個靈異的夢啊!然而,夢境卻給瞭他深深的啟迪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