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百萬金如來

  蔣仁義和任有勤是兩個好老人。他倆都六十出頭,任有勤隻小蔣仁義一歲,他管蔣仁義叫哥。他倆住一個村子,是多年情同手足的好朋友。兩傢倘若遇到什麼過不去的坎,有瞭難處,自然都會解囊相助,幫上一把。
  
  蔣仁義老人有個獨生兒子叫蔣大寶,在外地打工,到瞭而立之年才在廠裡談瞭個女朋友,並定於農歷八月初八回傢結婚。
  
  蔣仁義老人見兒子大寶婚事已定,喜得合不攏嘴。可看到傢裡還是九十年代初蓋的三間小平房,臉上又添瞭一層愁容。本想新蓋三間兩層樓房,讓兒子體體面面、風風光光把媳婦娶進門,可新蓋三間兩層樓房又談何容易,少說也得十多萬元,上哪兒弄呢?這讓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蔣仁義老人急得愁眉不展。
  
  這天,蔣仁義老人沒事來到老弟任有勤傢玩,中午吃飯喝酒時,他提起瞭兒子結婚和房子的事時,兩眼淚花就滾瞭出來。任有勤欠起身子給蔣老人杯裡添滿酒,說:“蔣哥,傢要蓋新房,兒要娶新娘是喜事、好事,你掉什麼眼淚呢?”蔣仁義說:“任弟,我這兩年傢運不好,老伴有病,我腿摔傷,兩人住院都把積蓄花光瞭,現在沒錢辦這兩件大事哦。”任有勤老人擺擺手說:“蔣哥,不就是差點錢嗎?需用多少你開口,老弟我大力支持。”蔣仁義老人聽瞭任老弟這解囊相助的暖話,感激涕零說:“任老弟,不行,不行。這幾年你出門做生意東奔西跑,賺的是辛苦錢,我怎麼好意思借用呢。”
  
  “有什麼不好意思的?常言道,‘人在難中想賓朋’、‘富親戚比不上窮朋友’。你我朋友多年,親如兄弟,現在你想蓋樓房,兒子娶媳婦有困難,我支持十萬八萬還不應該嗎?”任有勤抿瞭一口酒,說:“蔣兄,蓋三間兩層樓房和兒子結婚辦酒席,起碼得20萬。這樣吧,我借你25萬元,你寬備窄用,別急,啥時有瞭啥時還。”任有勤老人如此慷慨相助,令蔣仁義老人感激涕零,說:“有勤老弟呀,有你這個好朋友,是我蔣仁義八輩子修來的福緣啊!任老弟,俗話說:‘人無籠頭紙筆拴。’我借你錢,給你寫個借條,認點利息,五年內,我本息還清。”
  
  “蔣哥,你咋盡說些薄情話呢,借條我不用你寫,利息我也不要你認,吃瞭飯我就帶你去銀行給你支取25萬元。”任有勤老人說。
  
  “不不,‘人親財不親’。還是寫個借據好,省得以後說不清,為錢傷瞭和氣。”蔣仁義老人認真地說。
  
  “傷什麼和氣,我們老弟兄倆心裡清楚就是瞭。這事,你我都別對傢裡兒女們說。”任有勤老人囑咐蔣哥道。
  
  手中有錢,辦事不難。蔣仁義老人就馬上購買材料,請來工匠,僅兩個多月時間,三間兩層樓房就蓋起來瞭,室內粉刷一新,添瞭時髦傢電。八月初八婚期到瞭,蔣傢請來廚師大辦酒席,親朋好友都前來祝賀,婚事辦得非常體面、熱鬧。
  
  誰知人有旦夕禍福。就在蔣仁義老人的兒子蔣大寶結婚不到三個月,他卻大病臥床,茶飯不思,眼看就快不行瞭。這天,任有勤提著禮物來看望好友蔣哥,蔣老人躺在病床上老淚縱橫地說:“任弟哦,我的病可能不行瞭,怕是活不到幾天要去地府見閻王啊。雖然父債子還,如果我死後,兒子大寶不憑良心,賴賬不還,你手中又沒字據,到時候你就是全身是嘴也說不清哦。今天趁我還有一口氣給你寫個借條,按個手印吧。”
  
  “蔣哥,寫字據、按手印又起什麼作用?你真要走瞭,我捏著借據找大寶侄,他一口咬定不承認,不還錢,就是畫個老虎也不頂用哦。蔣哥,你走後,大寶侄兒萬一不講良心不認25萬元,我甘願吃個虧算瞭,也對得起在九泉之下的你啊。”任有勤老人說。
  
  這時,蔣仁義老人艱難地側著身子,從床角被套裡摸出一個用黃綢佈裹著好幾層的東西,他打開對任有勤說:“任弟,這是一尊金如來像,身後腳下鑄有‘明朝洪武八年制造’字樣,據說很值錢,在我傢已傳瞭四代人。我兒大寶還一直不知道,我也沒告訴他。今天我把它交給你,作為我借你25萬元的證據。如果我死瞭,你就拿這尊金如來找我兒子大寶換回你的25萬元。他若耍賴不承認,你就把金如來像賣掉,保證能超過我借你的25萬哦。”
  
  任有勤聽瞭蔣哥這話,說:“蔣哥,老弟我暫時替你保存可以,但我不能用這無價之寶來抵你借我的小小25萬元,如果這樣做,我太貪財,昧良心啊。”
  
  再說蔣仁義,他把金如來交給任有勤後還未來得及告訴兒子大寶借錢的事,就撒手西去瞭。蔣仁義老人病故滿一年“燒周年”的那天,任有勤以懷念老友之情,也參加瞭蔣仁義去世一周年掃墓儀式。中午吃飯時,任老人本來想當著大寶夫婦的面提出還債的事,可想想今天是他父親燒周年,傢裡又來瞭許多客人,自己開口要錢有些不妥,所以就沒提還錢的事。
  
  轉眼一年又過去瞭,任有勤老人的二女兒任朵朵要出嫁急於用錢辦嫁妝,他才迫不得已去找蔣大寶說明情況討回25萬債款。誰知,沒良心的蔣大寶死不承認,說:“任叔,我父親活著時根本沒說借你的錢。”這時,任有勤從懷裡掏出金如來像,說瞭來龍去脈後,蔣大寶仍不相信,反而還大罵任老人不要臉,拿來個廢銅疙瘩忽悠晚輩。任有勤老人一聽這話,肺都氣炸瞭。
  
  事後,任老人也在心裡想:莫非這金如來像真的是個廢銅疙瘩贗品貨?為瞭弄個明白,任老人把金如來像拿到城裡一傢古董店鑒定。古董店老板戴著老花鏡,拿起放大鏡認認真真、仔仔細細地看瞭後,輕聲問:“老哥,這玩意是你傢裡的還是買的?”任有勤謊言道:“是我傢祖傳的。”老板“啊”瞭一聲笑道:“老哥呀,實不相瞞,我鑒賞瞭近二十年的古董文物,還從未見過這麼純真的古寶啊!”
  
  “純真古寶?能值多少錢?”任有勤急問店老板。店老板微微笑道:“老人傢,如果我沒看錯的話,這寶物值100萬是跑不瞭的。”任有勤老人心裡有數瞭,第二天,他又找到蔣大寶,並把店老板說的話原原本本告訴瞭大寶。蔣大寶聽後“哈哈”大笑說:“任叔,你傻呀?既然能值百萬元,你為何不賣給店老板發大財,又拿來用它換回25萬元,你大腦有水呀?”
  
  俗話說:“秀才遇到兵,有理說不清。”任有勤老人好說歹說,反復解釋,蔣大寶就聽不進去,反而出言不遜,把任有勤老人氣急瞭,他說:“蔣大寶,這金如來像還給你,25萬我也不要瞭。”說罷,他生氣地把金如來像朝蔣大寶屋中堂櫃上一扔就走瞭,頭也沒回。
  
  這尊如來像究竟是金還是銅,到底能值多少錢呢?蔣大寶也蒙在鼓裡。於是,他揣著如來像進城到古董店請老板鑒定。店老板一眼就認出瞭這金如來是上次一位老人拿來鑒定過的。他問道:“年輕人,你是從哪兒得來的這玩意呢?”大寶說:“這是我傢裡的。”老板又問:“你傢的?上次那位老者也來鑒定過這寶物,他是你什麼人?”
  
  “他是我父親。”蔣大寶謊言道,“我父親說這玩意能值百萬元,我不信,所以我今天又拿來請您老人傢再認定一下。”店老板“哈哈”笑道:“哎呀我說年輕人,你咋不信呢?至少要值100萬呢。”蔣大寶不由心裡大吃一驚,天哪,任叔沒有說謊,果真是個很值錢的寶物啊!這時,他才深深敬佩任有勤大叔是個有良心的好老人,我有眼無珠,錯怪瞭他啊!
  
  從城裡回來後,蔣大寶把鑒定金如來的事兒對妻子餘香說後,餘香也被任有勤老人的崇高和善良所感動,說:“大寶呀,看來任叔真是個有情有義有良心的好老人哦!你這人有眼不識金相玉,錯把純金當黃銅,還責怪人傢任叔,你真是大錯特錯哦。大寶,要不,明天我們一起去還任叔的25萬元借款,再向人傢賠禮道歉好吧?”
  
  “好。”大寶悔恨交加地打起自己耳光,他說:“我真是羞愧難當,去瞭後我要向任叔磕頭謝罪,否則,九泉之下的父親也不會寬恕我啊!”蔣大寶又突發奇想對妻子說:“餘香,任叔隻有兩個女兒,沒有兒子。大女兒任花花早已經嫁到異鄉,二女兒任朵朵馬上又要出嫁到外村。如果兩個女兒都不在身邊,他真是孤苦伶仃的,可憐老人啊。我們何不認任叔為幹爹,把他接到我們傢住,我們把他當作親爹孝順、贍養他,讓任叔過上無憂無慮的幸福晚年,你說呢?”
  
  “你想得對。”妻子餘香說,“大寶呀,我們摸著心窩說話,如果任叔不講良心,私自賣掉瞭我們傢的傳傢寶,他一輩子也花不完呢!”
  
  “就是呀。”蔣大寶說,“餘香,我們現在就去吧。”於是,小兩口提著貴重禮物,欣喜地朝任有勤老人傢走去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