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月光飯店

  1。車子沒油瞭
  
  文峰長得帥,做事精幹,是宏遠公司的骨幹。
  
  夜裡十一點多,文峰關掉電腦正打算睡覺,老板趙宏略突然打來手機,要他立刻趕到四季春大酒店。
  
  酒店門口,趙老板對文峰說:“省城有宗大買賣,說好瞭明天早上八點簽訂合同,咱現在必須得往那趕!”
  
  公司事情多,深更半夜出去是常事,文峰並不感到意外,從趙老板手裡接過車鑰匙就向停車場走去。
  
  文峰開車拉著趙老板匆匆上路。可剛上環城路,趙老板突然沖文峰說:“快找合適地方掉頭!我剛接到短信,前面4號橋發生交通事故,道路堵塞。”
  
  為瞭繞過4號橋,文峰隻得把車子拐上一條非常偏僻的鄉村土路。
  
  趙老板喝酒不少,上瞭車就打起瞭呼嚕。文峰駕車慢慢前行,可走著走著,車子突然熄瞭火,怎麼都發動不起來。趙老板醒瞭,迷迷糊糊問:“怎麼瞭?咋不走瞭?”
  
  “車拋錨啦!”文峰應瞭一句繼續發動車子,可試瞭好幾次還是發動不起來。文峰正要再試,突然發現轎車沒油瞭。
  
  這條路太偏僻,別說加油站,連過往的車輛都很少碰見。要是不能按時趕到省城,誤瞭簽合同這損失可就大瞭。趙老板急瞭,立刻撥打手機,想喊人開車來接他,可撥瞭幾次,手機一直沒有信號。趙老板以為是自己的手機出瞭毛病,立刻要過文峰的手機再打,可今天這事真是邪乎,用文峰的手機也打不出去。就在趙老板正焦急之時,突然有一輛面包車路過。趙老板急忙攔下,談妥價錢就上瞭車,隨後轉身對文峰說:“我得趕緊往省城趕!這就交給你瞭!”說罷,面包車揚長而去。
  
  2。詭異的飯店
  
  趙老板走後,文峰可就抓瞎瞭,車子沒油,隻能幹耗著,等過路車。天太冷,文峰穿的衣服又很少,車子沒油,不能開暖風,很快,轎車裡面就和外面一樣冷瞭。文峰幻想著能有車輛路過,可自打趙老板搭乘那輛面包車走後,就一直再也沒有車輛來過。他想再打手機試試,找人幫忙,可一摸衣兜就傻瞭,剛才趙老板走得匆忙,把他的手機也帶走瞭。
  
  時間已經過瞭零點,天越來越冷。這樣在車裡呆一夜,非被凍死不可。後來,文峰一咬牙,就下車向前跑去,打算到前面的村子裡找個人傢喊開門暖和一下。
  
  文峰跑著跑著,突然看到前面出現瞭燈光。有燈光就有人傢,有人傢自己就不會挨凍瞭。文峰突然間看到瞭希望,一陣激動,就加快瞭腳步。
  
  燈光越來越近。可等跑到和燈光平行的位置後發現,這燈光離路還有一定的距離。通向燈光的,是一條長滿荒草的路。文峰猶豫瞭一下,還是深一腳淺一腳向著燈光跑去。
  
  來到近前一看,原來是一座小木板房子,門前掛著一個牌子,上寫“月光飯店”四個大字,兩邊掛著兩個大燈籠。房子前的空地上滿是荒草,還長著一棵大柳樹。讓文峰欣慰的是,這麼晚瞭,這地方又這麼偏僻,可這飯店竟然還亮著燈沒有打烊。
  
  “有人嗎……”文峰問瞭一聲。屋裡立刻傳出一個年輕女子的應答:“請進來!”
  
  文峰挑簾進屋,一個漂亮的年輕女子立刻起身相迎:“帥哥,一個人這是要到哪去啊?凍壞瞭吧?快暖和暖和……”年輕女子把文峰讓到火爐前坐下,隨即轉身進瞭裡屋。
  
  文峰被凍壞瞭,一邊烤火,一邊打量起瞭這個月光飯店:飯店不大,沖門是飯廳,就放著兩張小桌子和幾把椅子,旁邊是個裡間屋子。
  
  年輕女子泡好茶,一手執杯,一手端著茶壺,裊裊婷婷走過來:“先喝杯茶暖暖身子!”說著,就把茶壺和茶杯放到瞭文峰面前。文峰倒上一杯就喝,隨即贊嘆道:“這茶好香!”
  
  年輕女子望著文峰嫣然一笑:“當然!這是鬼茶!”文峰並未在意,隨即問:“你這都有啥飯?要不做一碗面吧!”
  
  “好啊!稍等,馬上就好!”說罷,年輕女子轉身又進瞭裡屋。過瞭一會兒,年輕女子端著一碗面出來瞭:“面好瞭!帥哥嘗嘗……”
  
  這面很奇特,圓圓的,像餃子皮。文峰忍不住問:“這是啥面?”
  
  年輕女子又是嫣然一笑:“保證好吃!這是我們月光飯店的特色小吃——鬼搟面!”
  
  “鬼搟面?”文峰一驚。
  
  文峰其實並不餓,隻是想進來暖和一下,所以才要瞭一碗面。直到現在文峰才知道,原來這飯店就眼前這年輕女子一個人。文峰胡亂扒拉瞭幾口,抬起頭沖年輕女子喊:“買單!”隨即就把一張百元鈔票遞瞭過去。女子也沒細看,一手接過百元大鈔,一手從兜裡掏出一張紙幣就遞給瞭文峰:“給!找你零錢……”
  
  文峰接錢的時候突然一驚,他無意間觸到女子的手,感到冰涼冰涼的。他接過這張紙幣就覺得不對勁,低頭一看,差點沒被嚇死,女子找給他的零票,竟是一張冥幣。更讓文峰驚駭的是,此時,年輕女子突然拿著那張百元大鈔舉起來嬌滴滴地說:“帥哥,你怎麼給我假幣……”
  
  年輕女子慢慢向文峰靠瞭過來,她身上的衣服薄如蟬翼,裡面鮮紅的胸衣清晰可見,一股誘人的清香撲鼻而來……屋子四壁掛著四盞綠色的燈籠,整個屋子被照得綠蒙蒙的……直到此刻,文峰才意識到這個月光飯店有些怪異:這荒郊野外的,咋會有人開這麼個飯店?遇到鬼瞭,眼前這年輕女子肯定是鬼……想到這,文峰頭皮發麻,渾身的汗毛立刻全豎瞭起來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