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智鬥

  民國初年,江南柳莊有個後生叫張小生。他相貌平平,體質羸弱。二十歲那年,看上瞭同村胡大棒的養女胡麗雲。胡麗雲姣美端莊,溫柔賢惠,對為人正直,聰明過人的張小生也有好感。盡管兩人你情我願,但胡大棒不同意這門婚事,表面上是嫌棄張小生傢境貧寒,長相一般,內心卻有自己的“小算盤”。
  
  胡大棒孤身一人,是村裡出瞭名的惡棍,仗著會幾下拳腳,整天吃喝玩樂,不務正業,靠巧取豪奪,偷雞摸狗混日子。八年前的一個夜晚,他在偷盜王麗雲傢的耕牛時,被她爹發現。兩人搏鬥時,竟將她爹一刀捅死。幾天後,胡大棒又起淫心,大白天來奸淫王麗雲的娘。她娘寧死不從,胡大棒拳打腳踢將其擊昏後實施瞭強暴。她娘被糟蹋後感到萬分屈辱,找來一根繩子懸梁上吊身亡。王麗雲當時隻有十歲。胡大棒見她模樣楚楚動人,就收養瞭她,改“王”姓為“胡”姓,隻等日後長大成人能為自己養老送終。如今張小生想奪走胡麗雲,他當然不會答應。
  
  端午節前的一天,張小生剁瞭兩斤肉,買瞭兩瓶酒,自己上門來提親。胡大棒正在門外看女兒拔雞毛,看見張小生來瞭,並不理睬,陰沉著臉,隻是鼻孔裡“哼”瞭一聲。“你來瞭!”胡麗雲停下手中的活,笑吟吟接過禮物,熱情地招呼著。
  
  這時,村西頭不遠處走來一位約摸十五六歲的妹仔,手提一竹籃粽子。見此情景,胡大棒綠豆眼一陣眨巴,驀然冒出一道難題來,對張小生說:“張小生,麗雲常常誇你腦瓜子靈,主意多,今天我倒要考考你。”說著,站起來抬手指著那位路過的妹仔,“看見瞭嗎,那妹仔手中提有一籃子粽子,假如你有本事吃到妹仔的粽子,我就佩服你。”張小生定睛一看,那妹仔並不認識,非親非故的,要想白吃人傢的粽子,那不是非分之想麼!這完全是胡大棒在刁難嘛!張小生強咽下一口怨氣,想瞭想,輕蔑地笑笑:“這有何難。我不但能吃到她的粽子,而且還要她親手剝給我吃。你信不信?”聽如此說來,胡麗雲驚疑萬分,焦急地連連擺手:“小生,你、你不可信口開河……”胡大棒撇撇嘴,冷笑道:“男子漢說話算話,我現在可要親眼看著那妹仔剝粽子給你吃。”“如果我做到瞭,你同不同意把麗雲嫁給我?”“這……”胡大棒略一猶豫。讓一陌生的妹仔主動剝粽子別人吃,這怎麼可能呢!他搔搔腦袋,心一橫,大大咧咧地說:“我同意!”“好,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!”張小生說完,返身就急匆匆向村西頭趕過去。
  
  張小生走近那妹仔,客客氣氣地行瞭一禮,瞪大眼睛好奇地問道:“請問妹仔籃子裡裝的是什麼東西?”妹仔抿嘴一笑,心想:此人真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怪物,連三歲細伢仔都認識的粽子都要問,嗔怪道:“客官,你怎麼這樣不曉事,連粽子都不認得。”張小生搖搖頭:“我真是從沒見過這東西,哪裡認得呢?請問妹仔,這粽子出於何地?產於何方?是樹上長的?還是土裡生的?煩請妹仔賜教於我,讓我長長見識。”妹仔聽他說出這般無知的話來,“咯咯咯……”笑得前仰後合。張小生催促道:“你不要笑話人傢嘛,快說給我聽聽啊!”妹仔止住笑,告訴他:“看你這個模樣,真是個沒見過粽子的人。我告訴你吧,請記住:粽子既不是樹上長的,也不是什麼土裡生的,而是用糯米做的,箬葉包的。”“啊,啊,明白瞭,明白瞭。”張小生點點頭,又天真地發問,“這粽子能吃嗎?”妹仔大笑起來,說:“粽子是端午節鄉村人傢都愛包來吃的食物,怎麼不能吃呢?”“聽妹仔這麼一說,粽子原來是能吃的,但不知它的味道如何?本人從小到大一直沒嘗過粽子的味道,就是死瞭也不會甘心的。不好意思,請問能給我嘗嘗嗎?”妹仔趕緊從籃子裡揀瞭一隻粽子給他:“客官想吃粽子,就請便吧!”“謝謝!謝謝!”張小生笑瞇瞇一手接過粽子,也不剝開箬葉就塞進嘴裡大嚼起來。“哎,哎,別,別……客官,看來你真是沒吃過粽子,來來來,我教你吃吧!”妹仔取出一紮粽子,一隻隻地剝開箬葉,然後再遞給張小生。張小生有滋有味吃著,佯裝明白地說:“哦,粽子原來是這樣吃的,多謝妹仔指教,告辭瞭。”妹仔望著他遠去的背影,搖頭喟嘆道:“這世間真是稀奇古怪,竟有不會吃粽子的人!”
  
  張小生返回到胡大棒傢,得意地說:“剛才你們都看見瞭吧,我不僅吃到瞭那妹仔的粽子,而且是她親手剝給我吃的。”胡麗雲拍手叫好:“小生,你真有辦法!”胡大棒惱羞成怒道:“這回算你過瞭關,娶麗雲我還要思量思量。”“你,你……”張小生見他出爾反爾,氣得渾身發抖。
  
  時間如流水般過去,轉眼間,中秋節快到瞭。這天,張小生提著兩盒月餅又來提親。胡大棒坐在屋內慢悠悠喝茶,見又是來提親,很不痛快,好半天,心中又冒出一股壞水來,跺跺腳,陰陽怪氣地說:“張小生呀張小生,上回過節沒難倒你,是那妹仔蠢貨。你聰明絕頂,機敏過人。你現在有本事把我從屋內哄到曬場外去,就算你真有本事。”張小生明白這又是胡大棒在刁難、阻攔這宗婚事,很是為難。胡大棒見張小生犯瞭難,心中十分高興,認定這是要太陽從西邊出——辦不到的事。咬咬牙,忿忿說道:“這事成瞭,這宗婚事也成瞭;這事不成,這宗婚事也吹瞭。狗娘養的變卦!”張小生腦筋急轉彎,佯裝束手無策的樣子,頭搖成撥浪鼓,苦著臉嘆道:“不行,不行,我沒有這能耐。若是從曬場外哄到屋內,那還可以試一下。”“噢,看你用啥花言巧語能把我從曬場外哄到屋內來。”胡大棒自言自語道,也沒細想就起身拎起板凳從屋內走出穩當當地坐在曬場上,指著張小生大嚷:“來呀,張小生,看你把我從曬場外哄到屋內去!”張小生哈哈大笑:“你不是已經按自己的要求先從屋內到瞭曬場外嗎!”胡大棒仔細一想,大叫一聲:“哎呀,上當瞭!”明白不知不覺中瞭他的計,真是懊悔不已。
  
  兩次出怪題沒能難倒張小生,胡大棒再無話可說,隻得勉強同意瞭這門婚事。
  
  張小生與胡麗雲成親後,兩人恩恩愛愛,生活過得十分甜蜜。
  
  半年後的一天,胡大棒來到張小生傢,吩咐女兒到集鎮替他買一身黑色的夜行衣,準備夜晚到財主張傢大戶大偷一次。張小生先是阻攔,見胡大棒主意已定,隻得獻殷勤道:“張傢人多勢眾,而且有幾個看守武藝高強。你一定要去的話,帶我去幫你望風如何?”胡大棒心中大喜,拍拍張小生的肩膀,笑道:“有賢婿當幫手,那是更好!”
  
  夜至二更,兩人換好夜行衣服,偷偷摸摸潛到張傢大院外。張小生貼著胡大棒耳根悄聲說:“丈人進去,一定要格外小心。我就在門外望風,如有緊急情況,我定會救應。”胡大棒答應一聲,飛身上瞭屋。正在這時,前面來瞭兩個巡夜的看守。張小生高聲喊道:“丈人,丈人,快下屋,巡夜的來瞭!”寂靜的夜晚驀地響起驚叫聲,猶如平地一聲驚雷,嚇得胡大棒“撲通”一聲從屋上滾下來,慌忙躲進附近的牛欄。兩看守聽到聲音追瞭過來,迎面是一堆稻草,正要翻動搜查,隻聽張小生又在大聲喊叫:“丈人,丈人,牛欄裡躲不住瞭,快跑啊!”躲在牛欄的胡大棒氣得七竅生煙,心中在罵:“混賬東西,看守又沒看見我,你幹嗎大喊大叫的!”眼看牛欄是藏不住瞭,隻得狼狽地跑出來:兩看守尾隨身後緊追不舍,追到一座山上又不見瞭人影。忽然又聽到張小生在喊:“丈人,丈人,墳地後頭藏不住瞭!”兩看守聞訊竊笑著又尋到墳地後頭來。胡大棒實在是無地藏身,隻得像沒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。倉皇失措中,他猛然醒悟過來:對瞭,八年前麗雲的爹是我殺死的,她娘是我奸淫後自盡的,今夜張小生通風報信是在替麗雲報殺父淫母之仇的。我中瞭他的奸計啊!正要下山,此時,張小生又在喊道:“丈人,丈人,小心暗算!”這句話倒是提醒瞭兩看守,於是,把一根繩子系在一條必經之路的兩棵樹茬上,等胡大棒逃竄過來時,隻聽“哎呀——”一聲,胡大棒絆倒在地,被趕來的兩看守一陣亂棍打死……
  
  就這樣,張小生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,兩次破解胡大棒的難題,最後又巧用“借刀殺人”計除掉瞭麗雲的仇人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