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智擒惡魔

  黃小磊是個正上六年級的學生,生得虎頭虎腦,聰明伶俐。他有一個非常幸福的傢庭,爸爸在派出所當民警,媽媽在市醫院當婦產科主任。這天是他十二周歲生日,媽媽趕巧輪休,決定為他好好慶賀慶賀。
  
  爸爸執行公務沒有在傢,特意買瞭一臺小錄音機作為生日禮物送給他。時近中午,電視裡播出瞭一條公安局的通緝令,懸賞捉拿一個叫侯四毛的搶劫殺人犯。侯四毛三十多歲,身高一米八○,三角眼,額頭上有一塊明顯的刀疤……黃小磊癡癡地看著,心裡狠狠地說:“這個壞蛋,我要看到他非報警不可,抓住他槍斃!”
  
  這時媽媽喊他吃飯。黃小磊關瞭電視來到餐廳。哇,滿滿一桌好菜吔!生日蛋糕,還有十二支小蠟燭都已插好。媽媽喜氣洋洋,一邊忙活一邊說:“來,小磊,今天爸爸不在傢,媽媽給你慶賀這個生日。來,祝你生日快樂!”媽媽說著,端起瞭一杯飲料。
  
  “謝謝媽媽!”黃小磊也端起瞭一杯飲料。
  
  正在這時,電話響瞭,媽媽起身去接電話。一會兒,媽媽回來瞭。隻見媽媽神情十分焦急,對黃小磊說:“小磊,對不起,這個生日媽媽不能陪你過瞭。院裡來電話說,有個產婦大出血,急需手術,媽媽得馬上趕去!不然……”
  
  黃小磊是個非常懂事的孩子,見媽媽這樣說,趕緊催促道:“媽媽您快去吧,救人要緊!”
  
  媽媽麻利地穿好衣服出瞭門。
  
  黃小磊打開三樓的陽臺窗子,跟媽媽招手再見。媽媽喊著黃小磊的名字,再一次叮囑他多吃些,碗筷不用管。
  
  送走媽媽後,黃小磊重又回到飯桌前。爸爸媽媽都不在,自己過生日不也是很好嘛!黃小磊學著電視上吹蠟燭的樣子,一口氣吹滅瞭所有蠟燭,然後切下一塊蛋糕吃起來。剛剛吃瞭兩口,門外傳來敲門聲:“小磊,小磊,開門,開門啊!”
  
  黃小磊見來人直呼自己的名字,便走到門前問:“你是誰呀?”
  
  來人說:“小磊,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瞭嗎?我是你媽媽單位的李叔叔呀!你媽媽讓我找你拿東西……”
  
  聞聽是媽媽讓人來拿東西,黃小磊再沒多問,馬上打開瞭房門。
  
  隨著一股冷風,進來一個彪形大漢。但見此人蓬頭垢面,眼露兇光,額頭上有一塊刀疤格外明顯。黃小磊不由得渾身一顫:“啊?他……他……不是電視上通緝的那個搶劫殺人犯侯四毛嗎!他怎麼……”
  
  來人果然就是那個侯四毛!侯四毛見黃小磊一臉的驚恐,以一種異樣的目光盯著他,眼睛還不停地掃視不遠處的電話機,頓時害瞭怕。他擔心黃小磊報案,上前一把扯斷瞭電話線,又拉過長條沙發頂在瞭門上。然後掏出刀子,直逼黃小磊的胸口。壓低嗓子兇狠地喝道:“小崽子,你敢喊叫一聲,老子一刀宰瞭你!”
  
  黃小磊何曾見過這種場面?劫匪行兇,他隻在電視裡見過。如今歹徒就在眼前,我該怎麼辦?黃小磊心如撞鹿,臉色煞白,的確一時被嚇懵瞭頭。侯四毛見鎮住瞭黃小磊,心裡很是得意。晃瞭晃手中的尖刀說:“小崽子,你傢的錢放在哪裡?快快拿出來,不然,我要你的命!”
  
  漸漸的,黃小磊從驚恐中解脫出來,心中暗想:莫說我傢沒有錢,就是有,也不能便宜瞭這個惡魔!心裡這麼想著,嘴裡卻說:“我傢沒有錢!再說有錢我也不知爸爸媽媽放在哪裡!”
  
  侯四毛想瞭想,也對。於是一邊用刀子逼住黃小磊,一邊進屋翻找錢物。來到餐廳,隻見滿桌的美味佳肴,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兒。侯四毛一見吃的,頓時口水流瞭下來。自從搶劫殺人後,落荒而逃,到如今還沒吃一口東西呢!這傢夥實在是餓壞瞭,他叫黃小磊一旁站好,然後便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嚼起來。
  
  看著媽媽為自己生日準備的好吃的被歹徒享用,黃小磊肚子氣得一鼓一鼓的,真恨不得菜裡有毒,把他毒死!
  
  突然,黃小磊想起一件事來。頓時有瞭主意……對侯四毛說:“叔叔,看你這樣幹吃,不喝點酒多沒勁呀!我爸爸放著一瓶藥酒,你喝不喝?”
  
  “喝,喝呀!”侯四毛聞聽,嘿,這小傢夥真還不賴,還想著讓老子喝酒,看來他是給老子嚇迷糊瞭。於是大手一揮:“拿來,快拿來!”
  
  黃小磊從廚房的碗櫃裡拿來多半瓶“全興大曲”,又拿過一個杯子,討好地說:“這酒是我爸爸喝的藥酒,大補的!叔叔,我今天請你喝瞭他的好酒,你可別殺我啊!”黃小磊說得非常認真。
  
  侯四毛看看黃小磊,又看看他手裡的酒瓶,果見瓶裡有幾粒圓狀的東西,心中暗喜,一把奪過酒瓶子,“咕咚咚”就倒瞭滿滿一杯子。
  
  酒的香醇四溢飄散,立刻勾起瞭惡徒的強烈欲望,嘴裡答應著“好好好”,“咕咚”一口酒,“吧噠”一口菜,吃得好不香甜!黃小磊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,心中暗暗期待著……
  
  侯四毛見黃小磊目不轉睛地盯著他,以為他也饞酒喝,招招手說:“來來,一人不喝酒,倆人不賭錢,小傢夥,你也來陪老子幹兩杯!”
  
  黃小磊連忙說:“不不不,叔叔,我還是個小學生,不會喝酒。來,我用這個陪你吧?”說著,端起瞭桌上的飲料。
  
  侯四毛一拍桌子:“不行!不會喝也得陪老子喝!”說著,將酒倒入一隻杯中,硬逼著黃小磊喝。
  
  黃小磊知道這酒的名堂,如何肯喝?侯四毛不幹瞭,三角眼一瞪,喝道:“你給老子喝!不喝老子捏著你的鼻子也得喝!”
  
  黃小磊裝作害怕的樣子,趕緊說:“我……我喝,我喝……”端起酒杯裝作喝嗆的樣子,“噗”一口吐瞭,連連地大咳起來。
  
  侯四毛哈哈大笑,不再強迫黃小磊,自己美美地喝瞭起來……
  
  喝著喝著,奇跡出現瞭,隻見侯四毛面色潮紅,二目放光,出現瞭前所未有的亢奮。不由得起身離座,手舞足蹈,一把抓過黃小磊,先是一陣哈哈大笑,然後自鳴得意地問:“小子,你可知老子是誰?老子是天下第一號的英雄!昨天老子搶瞭一個人,又“喀嚓”一刀把他給殺瞭……”
  
  黃小磊見惡徒落入瞭自己的圈套,好不高興,他悄悄地藏瞭侯四毛的尖刀,趁著他處於這種不能自制的亢奮狀態,他要再問問侯四毛還有沒有別的犯罪事實。於是,也不知哪來的那股子膽量,學著電視上警察審犯人的樣子,從墻上摘下爸爸的大簷帽,往頭上一戴,一指凳子說:“坐下,有話慢慢說!”
  
  黃小磊頭上的大簷帽在侯四毛面前不停地晃動,不知侯四毛的眼前出現瞭幻覺還是咋的,見說,果真乖乖地坐到瞭凳子上。使勁眨瞭幾下眼問:“這是什麼地方?你是誰?”
  
  “我是警察,這裡是派出所!說吧,除瞭搶劫殺人,你還幹瞭哪些壞事兒?”
  
  “這……你……真是警察?”
  
  “哼,那還用說!你已被生擒活捉,老實交代,饒你不死!”說著,黃小磊“啪”地一拍桌子。侯四毛不由得渾身一哆嗦:“我……我說,我說……”這傢夥把黃小磊真的當成瞭警察,果真又交代瞭夥同他人搶劫盜竊的犯罪事實……黃小磊用爸爸送給他的錄音機悄悄地錄瞭音,心中非常得意。
  
  趁歹徒還處在癡迷狀態,他要再問問一直讓自己疑惑不解的事兒:剛才他喊自己開門,他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?侯四毛“嘿嘿”一陣傻笑,將來龍去脈告訴瞭黃小磊。
  
  原來,侯四毛搶劫殺人後,四處躲藏。黃小磊的住宅樓下,是一片很大的花園。花園裡除瞭花木之外,還長著茂密的翠竹,侯四毛一直就藏在翠竹叢中。黃小磊在陽臺上送媽媽,媽媽呼喚他的名字,侯四毛聽得清楚,看得明白,於是便尋上門來……
  
  黃小磊聞聽是這麼回事,連連埋怨自己大意,讓歹徒鉆瞭空子。要不是這瓶藥酒幫忙,還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事呢!他見侯四毛已被醉倒,完全聽從瞭自己的擺佈,非常高興,他想出去喊人,來捉這個歹徒。不知咋的,黃小磊剛一起身,侯四毛似乎比剛才清醒瞭些,說聲:“哪裡去?”起身將餐廳的門關瞭個嚴嚴實實,又坐在桌前吃喝起來。
  
  出去的路被堵死瞭,如何喊人來抓這個歹徒呢?黃小磊苦苦地思謀著辦法……
  
  有瞭!黃小磊突然想出一個招兒,他以給侯四毛盛湯為由,去瞭陽臺,他在陽臺上往外張望,想辦法讓人知道自己的險情。隻見對面樓上有一個老爺爺在陽臺上正向這邊眺望。黃小磊想直接喊他,可又不敢,他擔心弄不好反倒會壞事。怎麼辦?情急之下,黃小磊急中生智,用啞語使勁比劃110這個手勢,然後又比劃自己的嘴,示意自己不能說話。
  
  半晌,老爺爺終於明白瞭他的意思,立即撥打瞭報警電話。黃小磊的爸爸帶著幾名警察迅速趕來,打開瞭房門,將正在吃喝中的侯四毛生擒活捉。
  
  那麼,黃小磊讓侯四毛喝下的是什麼酒呢?原來,黃小磊的爸爸患有嚴重的關節炎,媽媽用醉仙桃籽給他泡瞭酒,藏在一邊。因為這種酒毒副作用很大,能使人產生幻覺,隻能外用,不能內服。爸爸不知道,拿出來喝瞭一杯。他亢奮得不行,竟將自己存的私房錢的數目都告訴瞭媽媽……黃小磊知道這件事,危急關頭,智用藥酒,不但保護瞭自己,抓獲瞭歹徒,還提供瞭錄音,為公安機關破獲其他幾個懸案提供瞭重要口供,受到瞭公安機關和學校的隆重表彰。黃小磊機智勇敢,巧計擒賊的故事,一時傳為美談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