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小三向前沖

  這天一早,龍巖趕去上班。剛走進大樓大門,就見大廳裡圍著很多人,正仰著腦袋看著墻上的什麼。他也好奇地圍過去,睜大眼睛也沒看到墻上貼著什麼,就問道:“哎,看什麼呢?”
  
  大傢聽到他的聲音,扭頭看到他,就尷尬地笑一笑,然後低著頭走開瞭。瞬間,大廳裡就剩下瞭他一個人。他走到墻壁前,卻見墻上貼著一張大照片,是兩個人的背影,一男一女親昵地走在一起。雖說是背影,但他一眼就認出來瞭,照片上的男人正是他自己,而那個女人身材高挑、嫵媚婀娜,一頭披肩的長發,看上去是那麼絕美。照片下面沒有一個字,但再笨的人用後腳跟也能想出來,這張照片表達的是什麼意思!
  
  他撕下照片,氣哼哼地找到高局長:“高局,您看到沒有?有人把我的照片貼到辦公大樓的大廳裡,這是什麼意思嘛?”
  
  高局長拿過照片來看瞭看,眉頭卻皺緊瞭。他沉思著說:“照片我看到瞭,意思我也猜到瞭。現在的問題是,這張照片到底是不是真的?它要反映的內容是不是真的?如果是真的,那就等於是匿名舉報,不負責任。如果不是真的,那就是誣陷,是要負責任的。”
  
  龍巖說:“這張照片是真的,但要反映的內容不是真的。當然是誣陷,要敗壞我的名譽。我希望領導能夠徹查,到底是誰在往我身上潑臟水!”
  
  高局長的眉頭又皺得緊瞭一層,迷惑地問道:“照片是真的,那反映的內容怎麼又是假的?”龍巖說,貼這張照片的人,無非是想說他生活作風不檢點,在外面有瞭小三。但實際情況是,這個女人不是別人,是他的女兒。高局長愕然地睜大瞭眼睛:“你女兒?你女兒才多大?”
  
  龍巖說,他女兒14歲瞭,年紀是不太大,可現在的女孩子發育得早,看上去跟大姑娘毫無二致。他看高局長還不信,就給老婆宋穎打瞭個電話,讓她下午接完女兒後先不要回傢,兩人直接到局裡來。還特別囑咐她要給女兒帶那身衣服。
  
  下午,宋穎帶著龍鑫來到局裡。龍鑫雖然才上初二,可個頭有一米六多,前凸後翹,顯得很成熟。再換上那身時髦的衣裳,把頭發散下來,更顯得婀娜多姿。龍巖摟著她的肩膀一走,那背影跟照片上一模一樣。高局長松瞭一口氣說:“原來是這樣啊!要不是看到你們的真人秀,我還差點兒相信瞭呢。”他還特意讓龍巖帶著女兒在辦公大樓裡走瞭一遭,跟同事們說:“看看,這是人傢父女倆啊,根本不是什麼小三兒,大傢別往多瞭想。”
  
  龍巖嚴肅地說道:“高局長,我請求組織認真查找陷害我的人,不然的話,我就去報警,請公安部門來調查!”高局長忙勸他冷靜一下,說局裡會認真調查這件事,希望不要鬧到公安局去。畢竟是內部矛盾,一鬧到公安局事情就大瞭,要是傳出去,大傢的臉面上都不好看。”龍巖隻好說:“高局長,我就聽您的。但您一定要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。”
  
  接下來,局裡就責成保衛處對這件事情進行調查。但是,調查很快就陷入停滯。保衛處很用心,詢問瞭當時的值班人員,還看瞭全局的監控探頭,但毫無收獲。想想也是,對方既然不想讓人知道是他貼的照片,對局裡的情況又非常瞭解,肯定會想方設法避過眾人眼睛和監控探頭。就為這,保衛處長還挨瞭局長一通批評。但批評過後,這事兒也就不瞭瞭之瞭。
  
  事情查不出來,龍巖也無話可說。但局裡的人既然都知道那個女人是他的女兒,有人故意在栽贓陷害他,他的冤枉自然就解除瞭。不再被冤枉的龍巖感覺很好,他又像以前一樣有說有笑,見誰都打招呼。但卻把另一個人氣壞瞭,那就是周立斌。
  
  周立斌和龍巖都是綜合科的副科長,老科長即將退休,局裡早就傳出話來,說要在現任的副科長中提拔一個。綜合科現在隻有兩個副科長,那就是二選一瞭,周立斌和龍巖也是旗鼓相當,難分伯仲,領導提誰不提誰,那也是一念之間的事。這時候忽然出瞭栽贓的事,大傢自然就想到這事兒是周立斌幹的。雖然大傢嘴上都不說,但看周立斌的眼神全變瞭。偏偏這事兒還不能解釋,否則就隻有越描越黑瞭。
  
  周立斌氣惱已極,回到傢裡也是悶悶不樂。他老婆陸佳問他出瞭什麼事兒,他就原原本本地說瞭。陸佳早就盼著老公扶正,那樣的話她就是科長夫人瞭,挺有面子。更實惠的是科長可享受優惠買房政策,能省下不少錢呢,她早就想換一套大房子住瞭。聽老公說完,她就盯著老公問:“那張照片真不是你貼的?”
  
  周立斌急道:“真不是我貼的!你想想啊,最近這些日子,咱倆都是一塊兒出門,我到單位的時候都8點多瞭,正是人來人往的時候,進進出出的人那麼多,我怎麼貼得瞭照片呀?再有,這事兒一出來,矛頭就會指向我,傻子都能猜出來是我幹的,我能幹這傻事兒嗎?”陸佳點瞭點頭說:“那倒也是。”周立斌急得跺瞭跺腳說:“問題是,現在大傢都覺得這事兒是我幹的,我就是那卑鄙小人呀,好多人都明顯疏遠我呢。如果這時候搞個群眾評議,我肯定徹底完蛋!”
  
  陸佳忙著說:“好不容易有這麼個好機會,咱可不能輕易認輸瞭。”周立斌無奈地看著她說:“已經這樣瞭,還怎麼挽回呀?”陸佳說:“別急,等我想想。”她腦袋瓜特別好使,主意特別多,年輕時周立斌都叫她女諸葛,什麼事情拿不定主意,就找她討主意。他見老婆托著腮沉思,就不打擾她,坐在一旁靜靜地等著。陸佳想瞭一會兒,忽然一拍大腿說:“咱讓他弄假成真,那就不是誣陷瞭,就沒人懷疑你的人品瞭。”周立斌急忙問道:“怎麼弄假成真?”陸佳詭秘地笑著說:“找個女人,跟龍巖搞一出婚外情,再鬧得滿城風雨,這事兒就結瞭。”周立斌白瞭她一眼:“你當是編故事呢,想來段婚外情就來一段兒?”陸佳仍舊是詭秘地笑著說,她自有辦法,隻要他肯出錢。周立斌就說:“能用錢解決的事兒都不算大事兒,那你就來一段兒吧。”陸佳笑著說:“你就等著看好戲吧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