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條鉆石項鏈

  瓊奈爾是個收入微薄的小職員,她前不久剛離瞭婚,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,日子過得緊巴巴的。這天,她準備去超市買些打折的水果,經過一傢首飾店時,她不禁停下瞭腳步。
  
  在首飾店展廳的正中位置,擺放著一條鉆石項鏈,項鏈躺在黑色的天鵝絨上,熠熠生輝。一顆顆鉆石被一根細鏈穿著,連向搭扣,正中的鉆石最大,緊挨著搭扣的兩顆鉆石最小。項鏈的做工十分精致,設計者似乎摸透瞭女人的心思。瓊奈爾心想:如果把它戴在脖子上,產生的效果一定令人窒息。
  
  作為已婚婦女,瓊奈爾自然有幾件首飾,不過,這樣奢華的項鏈她從來沒有戴過,也許以後也不會有機會戴。就在這一念之間,瓊奈爾走上前去,指著那條項鏈,問店員:“我可以看看櫥窗裡的那條項鏈嗎?”
  
  項鏈戴在瞭瓊奈爾的脖項上,她對著鏡子轉瞭轉身,深深地吸瞭一口氣:太美瞭!她整個人都因為這條項鏈變得光彩照人起來。瓊奈爾忍不住問道:“多少錢?”
  
  “37000美元。”店員客氣地答道。
  
  瓊奈爾倒吸瞭一口涼氣,37000美元!除瞭那些有錢人,誰會買這樣的項鏈呢?瓊奈爾將項鏈還瞭回去,然後快步走出店鋪。這一晚,她根本睡不著,店員的話還在她的耳邊縈繞:“這根項鏈上有118顆天然鉆石,打磨精細,總重量是15點24克拉。”瓊奈爾憂鬱地想:如果自己就這樣生活下去,是永遠不可能買得起這樣的好東西的。
  
  幾天後,瓊奈爾和母親一起去超市購物。路過首飾店,她發現那條項鏈還在老地方,不過已經打折瞭,由37000美元降到瞭22000美元。瓊奈爾忍不住拉著母親走進店裡,讓店員將項鏈拿出來,又一次佩戴在瞭自己的脖子上。
  
  “怎麼樣?”瓊奈爾轉瞭轉身,微笑著問母親。
  
  “美!太美瞭,親愛的。”老太太滿意地點著頭,可瓊奈爾轉過身背對母親時,分明聽到瞭母親清晰的嘆息聲。
  
  離開超市後,母親對瓊奈爾說:“這項鏈真的很好。可是,這麼珍貴的珠寶,在什麼場合下才適合佩戴呢?一年到頭,也不過那麼幾天罷瞭。”老人這麼說,是想勸慰自己的女兒,可瓊奈爾聽瞭這話,反而眼前一亮:對啊,工薪階層的人,誰會一天到晚戴著鉆石項鏈到處跑呢?隻有在一年中具有重要意義的時刻才會佩戴,這樣才能顯出那日子的珍貴。自己拿不出兩萬多美元,可是1000美元總還是有的啊,如果能再找到十一個人,每人出1000美元,那就是12000美元,再上首飾店砍個價,應該也就差不離瞭。他們能一次降15000美元,為什麼不能再降10000美元呢?瓊奈爾想到這裡,不由興奮起來:行,就這樣幹!她趕回首飾店,掏出瞭1000美元,預訂下瞭那條項鏈。
  
  回到傢,瓊奈爾給自己的大學同學、朋友、同事們一一打電話,邀請她們和自己共同出資購買項鏈。可是,絕大多數人都說不行,有人說沒錢,有人說沒興趣。盡管費瞭一番周折,可瓊奈爾還是找到瞭七位夥伴,在首飾店的賬單到達之前,她又找到瞭另外四位,現在,可以按照她最初的想法,十二個人共同去買那條鉆石項鏈瞭。
  
  十一個同伴在瓊奈爾的帶領下來到首飾店,接待她們的是首飾店的男主人保爾。瓊奈爾拿出訂單,又將另外的11000美元遞瞭過去,目光堅定地說道:“再打個折吧,12000美元,怎麼樣?”
  
  保爾呆呆地看著桌上的一大堆現金和這十多個青春不再的婦人,心裡忽然升起一陣感動:對這些婦人來說,這條項鏈代表瞭一個夢想——對生活中美好事物的夢想。
  
  保爾猶豫瞭片刻,向瓊奈爾她們說道:“請稍等一會兒,這間店鋪不隻由我一個人說瞭算。”說完,保爾走進裡間,給自己的妻子莫裡絲打電話,這間首飾店其實是他妻子的產業,保爾不能擅作主張。
  
  莫裡絲聽保爾說明原委後,很是驚詫。她沉吟瞭片刻,答道:“親愛的,你要知道,如果降價到12000美元,利潤太低瞭,等於我們沒進這件貨物。”
  
  保爾掛上瞭電話,想瞭想,把不賣這件首飾的利弊分別寫在瞭紙上:不賣,則意味著壓貨,現在貨物已經壓瞭四個月瞭;賣,多少還有一些利潤,比起壓貨來,還是賺瞭。然後他根據這個意思,又給妻子莫裡絲打去瞭電話,莫裡絲聽瞭丈夫的意見後,斬釘截鐵地回答道:“親愛的,最低13000美元,我們不能再讓瞭。”
  
  保爾走瞭出來,把最後的報價告訴瞭瓊奈爾和她的同伴們。他斟酌著言辭,說道:“13000美元,距離你們出的價隻差1000美元瞭。如果你們願意,那1000美元由我來負擔,我替你們找一個合作者。在她本人沒有到場之前,你們如何安排這項鏈的用途,得告訴我一聲。”
  
  瓊奈爾聽瞭保爾的話,欣然同意瞭。她真的按自己的意願買到瞭珍貴的項鏈!盡管在十一個同伴中,有的隻是朋友的朋友,有的她甚至還不認識,但她們都對自己的追求深信不疑,那就夠瞭。她覺得,自己的人生因為這條項鏈得到瞭升華:有什麼困難不可以克服呢?隻要把自己想要的告訴別人,別人也恰好認同你的需要,那坎坷也會變成坦途。
  
  這十二個婦人,包括瓊奈爾在內,年齡在45歲到60歲之間,她們的職業,有的是護士,有的是教師,有的則和瓊奈爾一樣,是普通的職員。買下項鏈後,她們在一傢咖啡館坐定,商量佩戴項鏈的時間,意見很快達成瞭一致:
  
  每人每年可以申請佩戴項鏈一個月,就是佩戴人生日的那個月。除此以外,合夥人可以根據自己的臨時需要,申請佩戴項鏈,但前提是,那個月沒有人過生日,或者過生日的那個人不再想佩戴項鏈瞭。不管是何種申請,十二個人必須共同參與對申請的審批,大傢得聚在一起,開一個小型的派對。
  
  湊巧的是,她們的生日恰好都不在同一個月。第一個月,輪到凱恩娜戴項鏈,凱恩娜平日裡大大咧咧,粗心的她曾惹出過不少亂子。她拿到項鏈的那天晚上,幾乎徹夜未眠,這麼貴重的東西,她得讓它安然無恙地交到下一個同伴的手裡呀!千萬不能讓小偷給偷走瞭。當一個月後,凱恩娜把項鏈歸還給保管者瓊奈爾時,她不禁喜極而泣,她向參與聚會的十一個同伴說道:“因為這條項鏈,我平生第一次意識到瞭責任,說來也怪,我都這麼大歲數瞭,以前還從不知道憂慮是怎麼一回事呢。”說著,凱恩娜與其他人熱情地擁抱。
  
  第二個申請佩戴項鏈的是麗莎,因為下個月就是她的生日。麗莎平日裡有些自閉,她害怕與人打交道。可是,在這個月裡,她佩戴著項鏈,落落大方地向前來祝賀生日的親朋答謝。麗莎的丈夫說,自己的妻子仿佛變瞭個人,她現在有著前所未有的自信。
  
  就這樣,按著月份,項鏈在一個又一個同伴的手裡傳遞瞭下去。苔絲沒有大學學歷,一直很自卑,可她憑著脖子上的項鏈,找到瞭好工作;迪安娜是個空巢老人,生活一直很孤寂,她因為朋友凱恩娜的介紹,無意中參與到瞭購買項鏈的活動中,定時地參加這十二個人的派對,變得開朗活潑起來……
  
  轉眼一年將逝,十二個人的人生,竟都因為這條項鏈發生瞭積極的變化。她們的故事,也在這個小城裡傳開瞭:起初,人們以為合夥買項鏈不過是愛臭美的女人們迫不得已的行為,可是現在,整個城市的觀點都發生瞭變化。人們認為,這1萬多美元,維系的是人與人之間最純真的東西。
  
  隻有瓊奈爾心裡還有些嘀咕,因為她記得,買項鏈的人中還有一個沒露面。直到第二年的春天,瓊奈爾忽然接到瞭一個電話,對方清楚地說道:“瓊奈爾女士嗎?我是保爾,你記得吧?就是賣給你項鏈的那個人,對,我入瞭股,現在我向你申請佩戴那條項鏈。”
  
  瓊奈爾問起這第十三個合夥人是誰,保爾毫無保留地說道:“我是為我的妻子入股的。上個月,我們的首飾店因為金融危機,被迫轉讓瞭,現在莫裡絲和我一文不名。下個月就是她的生日,我知道,她很沮喪,我需要你和你的夥伴們共同的幫助。”
  
  莫裡絲神情恍惚地被保爾領到聚會中,她的眼神還是十分迷離。看到莫裡絲走進房間,瓊奈爾她們十二個人一齊站起身來,熱烈地鼓掌,歡迎這最後一位合夥人。瓊奈爾宣佈,下個月由莫裡絲佩戴項鏈。莫裡絲一下子愣住瞭,漸漸地,她的眼睛裡閃出驚喜的光芒來,她靜靜地讓保爾為她戴上項鏈,淚眼婆娑地對丈夫說道:“我終於知道你當初為什麼執意要把項鏈賣給她們瞭。你在我變得一無所有時,為我留下瞭愛。謝謝,真的謝謝你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