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瘋狂的別墅

  1。吹牛的小白領
  
  周偉是“北漂”一族,大學畢業後留在瞭北京,在一傢高科技企業工作,工資待遇都還不錯。今年他回老傢過年,當著鄉親們的面,把自己的情況再好好地“美化”瞭一番。比如,他明明隻是個技術員,偏要說自己是技術主管;他明明一個月隻掙一萬多,偏要說自己年薪百萬。
  
  他媽擔心別人找周偉借錢,勸他說話保留一點。
  
  他爸大為不滿:“保留什麼?我一輩子沒啥出息,現在兒子出息瞭,還不讓他挺直腰桿說話?”
  
  要說周偉的老爸在村裡也是知名人士,平時就愛吹牛,人送外號“周吹”。周吹被人嘲笑瞭大半輩子,現在兒子給自己掙瞭面子,當然高興得不得瞭。周吹趁著熱乎勁,又跟村裡人吹起瞭兒子的房子,在他的描述中,兒子在北京住的簡直就是皇宮。
  
  周偉雖然覺得老爸吹得有點過瞭,但眼看大傢兩眼放光,望著自己,其中還有全村公認的“村花”陳玲,她可曾是自己的夢中情人啊!於是,周偉模棱兩可地說:“房子也就幾百平米吧。”
  
  周偉的老同學王剛聽瞭,冷笑著說:“北京房價那麼貴,我們老板的房子才一百平米。”王剛也在北京工作,不過是在一傢小修車廠打工。
  
  周偉和王剛都喜歡過陳玲,雖然周偉上大學後已經大開眼界,不再單戀陳玲這一枝花瞭,但對王剛的挑釁卻不能不反擊:“一個修車的老板,能住一百平米就不錯瞭。”
  
  鄉親們聽瞭都哄堂大笑起來。
  
  王剛被駁瞭面子,臉漲成瞭豬肝色。
  
  過完年,周偉回到北京,又開始瞭小白領的生活。周偉從老傢眾星捧月的狀態跌回到現實裡,不由感慨瞭一番。還沒感慨完,他就接到瞭老爸的電話。
  
  電話裡周吹的聲音有點發虛:“兒子,村裡有幾個叔伯,他們傢孩子也都在北京打工。當然跟你沒法比瞭,都是當服務員、裝卸工啥的。不過他們也自稱見過世面,死活不相信你能在北京混得那麼好。叔伯們都沒去過北京,和我商量要去看看孩子們,帶點土特產,還特意提出要去看看你和你的房子。我一氣之下就答應瞭,別的都好辦,就是客人遠道而來,總不能讓他們去住賓館,你看能不能住在你那兒啊?”
  
  周偉一聽,倒吸瞭一口涼氣,忙問:“爸,你們來幾個人啊?”
  
  周吹聽出兒子心虛,心裡更沒底瞭:“沒幾個人,也就三四個吧。”
  
  周偉腦子轉得飛快,他和兩個同事合租瞭一套兩居室,如果花點錢求同事出去住兩天,三四個人還能應付,要是有人說房子小,就告訴他這是為瞭離公司近,大房子在近郊就行瞭。要是他們想去看,就說工作忙沒時間去。周偉剛覺得松瞭口氣,周吹在電話裡又說瞭:“他們還想帶自己孩子來看看你的房子,這個、這個人數可能就要翻一番瞭。”
  
  周偉隻覺腦袋“嗡”的一聲響,要來七八個人,這可怎麼弄啊?
  
  周吹在電話裡連連問:“怎麼樣,行不行啊?兒子,你爸能不能摘掉‘周吹’的帽子,可就全看你的啦!”
  
  周偉咬咬牙,回道:“行,沒問題,你讓他們來吧!”說話間周偉已經下瞭決心,反正這事不可能有第二次瞭,自己破釜沉舟,一勞永逸地處理好,以後老爸和自己在村裡的地位就不可動搖瞭。
  
  周偉放下電話,趕緊上網租房子去。網上有很多大房子可租用,但能短租的就不多瞭。而且短租的房租要比長租貴不少,周偉看著電腦上的那些價碼,連點擊都沒有勇氣。他工作三年瞭,要說積蓄也是有一些的,租幾天豪宅也租得起,可是自己還得過日子啊,總不能把所有錢都砸在這次面子工程上吧?
  
  周偉眼看離老鄉考察團進京的日子越來越近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——團團轉。他想,如果再找不到房子,隻好使出最後一招,說自己出差瞭,沒法接待考察團。不過這招是萬不得已的下策,第一,大傢這次來不瞭,以後還有機會來,沒解決實質性問題;第二,臨陣逃脫,老爸和自己再難立足於鄉鄰面前。他思來想去,隻得再次打開電腦,決定挑一個最便宜的別墅預訂瞭再說。
  
  周偉打開租房頁面,又有新別墅上線瞭。他打開一看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念起瞭房源信息:“豪宅短租,一周起。租金每周一萬元。LOFT結構,挑高7米,八室三廳兩廚八衛,總面積六百平方米。”周偉被文字描述和實景照片深深地震撼瞭:這是什麼房子啊,簡直跟老爸吹噓的一樣,這樣的房子每周一萬太便宜瞭!
  
  周偉立刻給網站上的聯系人打瞭電話。
  
  電話那頭的人自稱房屋中介,叫張子平,他肯定地說:“網上的資料一切屬實,隨時可以看房!因為房主出國瞭,房子常年空著,全權交給我打理。不瞞你說,我呢,是想用短租的方式賺點差價。”當下兩人約好明天看房。
  
  2。高大上的別墅
  
  第二天,周偉跟著張子平去看房。這別墅所處的位置是很優越的,竟然在五環內。要知道現在北京五環內的別墅可是極少的。更牛的是,這居然還是棟獨棟別墅,本來能蓋十幾棟房子的一片空地上就矗立著這麼一棟兩層樓的別墅,在一圈白色圍墻裡面,就像外國電影裡常見的那樣,有花園有草坪,還有車庫。雖然墻外野草叢生,但墻內卻是一個世外桃源。
  
  周偉忍不住問張子平:“怎麼這麼大一塊地隻建瞭這麼一棟別墅啊,太浪費瞭吧?”
  
  張子平得意地說:“這你就不懂瞭吧,這就叫氣派啊。和別人一起住還能叫別墅嗎?得自己住才真叫牛呢!”
  
  周偉吐瞭吐舌頭說:“這也太牛瞭吧!”
  
  走到別墅門口時,周偉看見門口有個人,正在往裡張望,張子平走上前去問:“你是幹什麼的?”那人回頭,周偉一看,喲,還挺潮!一個大男人,梳瞭個馬尾巴,戴著遮著半張臉的大墨鏡。
  
  那人說:“我是搞藝術的,這房子不錯,寬敞清凈,我想租。”
  
  張子平問:“你租幾天?”
  
  那人回答:“我長租啊,我還有幾個同伴也是搞藝術的,想弄個工作室。”
  
  張子平連連擺手說:“我這房子隻做短租,不做長租。”那人聽瞭,遺憾地走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