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這個山頭我包瞭

  有一個姓古的老板,他出生在一個小山村裡,靠著自己拼搏,掙到瞭上億的財產。他多年沒有回過老傢瞭,最近老是夢見小時候在後山森林裡粘知瞭、掏鳥窩的趣事。有一天,古老板終於坐不住瞭,開車回到瞭老傢古塘鎮。
  
  然而,古老板一到傢,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隻見後山上的樹木花草全部被破壞,成瞭一座禿山。古老板那個心疼啊,他察看瞭一天,當即做出一個決定:承包下後山,自己投資,恢復植被!
  
  古老板的本傢二叔是這個村的村委會主任。古老板想自己人好說話,便直接找到二叔,說:“我想和您商量個事。”
  
  二叔笑呵呵地說:“喲,我有出息的大侄子回來瞭!有事你盡管說,在咱這個村,沒有二叔辦不到的。”
  
  古老板聽瞭,趕忙說瞭自己的想法。
  
  二叔聽完,激動得連聲說好:“這山都是亂采亂挖糟蹋的,早就該治理瞭,隻是村裡沒有錢。大侄子,你這是回報傢鄉的善舉,我一定會大力支持。”
  
  古老板想趁熱打鐵,又說:“既然二叔這麼痛快,不如咱們現在就把合同簽瞭。”
  
  二叔抓瞭抓腦殼,笑著說:“大侄子你太心急瞭,如今講民主,有些程序該走的咱還是得走,比如開村委會,征求村民們的意見,你等著吧,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。”
  
  古老板回到城裡,一等就是半個月,二叔那邊竟然沒有任何消息。古老板就有點想不通瞭,按道理:這不僅是對鄉親們有利的事,還是二叔的一筆政績,他不會不上心吧?又等瞭半個月,古老板主動打電話給二叔,瞭解情況。
  
  二叔一聽是古老板,就搶先說道:“大侄子,你等急瞭吧?實在對不起,這一段時間村裡的事多,我們還來不及研究哩,你再等幾天吧。”
  
  放下電話,古老板雖然不解,但也隻好等著。過瞭幾天他再打電話去問。二叔又說,他把幾個村幹部叫到傢裡,殺瞭雞,買瞭酒,邊請他們吃喝邊研究,可惜沒有把意見統一起來。
  
  古老板立刻明白瞭,二叔這是讓自己請客呀。古老板心裡有點不痛快,現在是自己出錢造福鄉親,難道還得請客送禮才能辦成?古老板真想放棄算瞭,後來想想鄉親們,他隻好忍瞭。
  
  古老板又耐心地等瞭半個月,仍然沒有消息,隻好再打電話問。這一次二叔告訴他,通過三番五次地做工作,村幹部和絕大多數村民已經同意把後山承包給他,之所以還沒有通知他,是因為……說到這兒,二叔有些口吃瞭:“我、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……”
  
  古老板有點不耐煩地說:“二叔,你有什麼事,直說吧!”
  
  於是,二叔說道:“大侄子,咱爺倆不是外人,我就直說瞭吧。村民們說,你不可能做虧本的買賣,你一定是明裡打著恢復植被、回報鄉親的旗號,暗地裡另有所圖,是為瞭掙大錢。所以你付承包費外,村民們還想讓你再出點錢……”
  
  古老板聽到這裡,隻覺得頭“嗡”的一聲炸開瞭,自己一片好心,鄉親們竟然不理解,還以為自己是借機做生意。一種屈辱感襲上古老板的心頭,他氣憤,他無奈。但是,事已至此,如果就此放棄,反倒會被鄉親們誤解。
  
  古老板冷靜之後,問二叔:“主任,您倒是說說,他們說我圖啥?”
  
  二叔也不再遮掩,直言不諱地回答:“鄉親們估計這山上有礦,你是為瞭采礦才承包這座山的。”
  
  古老板一聽,好呀,既然大傢這樣猜想,那我就證明給你們看看。於是,他出錢請地質部門去勘查,出具瞭此山沒有金屬、煤炭等礦物質的報告。
  
  古老板把報告交給二叔。
  
  二叔沒想到古老板這麼頂真,他翻瞭翻報告,拍著胸脯說:“都是些無知的村民……這回行瞭,有瞭這份報告,我就好做工作瞭。這事包在我身上,大侄子。”
  
  然而,古老板一等又是很多天。後來這事不知怎麼傳到瞭鎮長那裡,鎮長親自給古老板打瞭電話。
  
  古老板像是找到瞭知音,一股腦把自己的想法和遭遇說給鎮長聽。
  
  鎮長呢,則告訴瞭古老板一件出人意料的事。原來,最近鎮裡接到瞭村民的舉報,說村主任為瞭一己之利,百般阻撓古老板的承包。如今政府要插手這件事瞭,為瞭抓緊時間,古老板先投資幹著,簽合同的事,由鎮長找村主任落實。
  
  古老板一聽,高興壞瞭,立刻雇用瞭鄉親們,又請來瞭專業技術隊伍,在山坡上挖魚鱗坑,修建環山渠,築壩攔截山溝,想盡辦法把雨水留在山上……
  
  這一天,有人報告古老板,說挖環山渠時,真的有人挖出瞭一塊礦石,好像是含鉛,也不知道讓誰拿走瞭。
  
  古老板已經請有關部門勘查過瞭,山上根本沒有礦石,所以並沒有在意。
  
  不料當晚,古老板就接到瞭二叔的電話。他又提到瞭礦石的事。
  
  古老板無奈地反問二叔:“你不是看過有關部門的地質報告書嗎?”
  
  二叔“嘿嘿”一笑,打斷瞭他:“別蒙人瞭,你財大氣粗,什麼樣的報告搞不到手?”
  
  古老板見自己怎麼解釋都沒用,便索性問他: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
  
  二叔說得挺幹脆:“你吃肉,我喝湯!”接著告訴古老板,如果挖出礦石來,得分給他百分之十。
  
  古老板見二叔已經財迷心竅,懶得再與他爭論,就說:“如果真挖出礦石來都給你。從現在起,你就天天去山上看著,看到底有沒有礦石吧!”
  
  轉眼到瞭第二年的春天,山上的工程已經完成瞭不少,可是承包合同還沒有簽下來。二叔的意思是,古老板隻管投資,工程由村裡來完成。
  
  經過瞭這麼多事,古老板再也不相信二叔瞭,把錢交給他,自己實在不放心,可如果老是不簽合同,工程就不合法。
  
  古老板正為難哩,突然聽鄉親們說,村委要換屆選舉瞭,古老板心裡突然一亮,有瞭一個大膽的計劃。
  
  古老板將手上的大部分工作轉給副手,又派人到村裡大造輿論,他相信憑自己的人品和財力,隻要參加村主任競選,就一定能成功。他發誓:自己一定要當上村主任,帶領鄉親們治山治坡,盡快讓他們脫貧致富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