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殊途同歸

  有位作傢老來得女,非常寵愛女兒。在女兒一歲多時,他因為工作不得不離傢好幾個月。
  
  臨行前,作傢找瞭一張自己的正面照片,放大後掛在臥室裡,然後一再叮囑妻子:“女兒這麼小,肯定對我沒什麼記憶。我走之後,你有空就給她看看我的照片,免得她把我忘記。”
  
  作傢依依不舍地離開瞭妻女,每次打電話回去,也都要追問一句:“有沒有經常給女兒看我的照片?”每次,他都要得到肯定的答復才會滿意。
  
  一個月後,作傢又打電話回傢,照例是老生常談。妻子說:“這兩天,多虧婆婆來幫忙照顧我們,她馬上要回老傢去,臨走時她卻做瞭與你截然不同的事情。”
  
  “哦,什麼事?”
  
  妻子回答:“她說,還沒離開寶寶,就開始想念寶寶瞭,心裡好難過。寶寶雖然還不會說話,但她心裡也一定會想我,會難過!所以讓我千萬不要在寶寶面前提起她,讓寶寶忘記她,免得也傷心。”
  
  作傢聽瞭,心裡一陣感慨。當我們愛一個人,想一個人的時候,總希望對方也一樣想我們。豈知還有一種愛居然是:忘瞭我,免得和我一樣承受相思之苦。雖然表現方式南轅北轍,但是最後都歸結到一個“愛”字。
  
  《故事會》每天都會收到很多讀者反饋,有來信的、有來電的、有寫郵件的,甚至還有親自登門拜訪的。各種反饋也是五花八門,有誇贊的、有痛批的、還有看瞭民間故事來求醫問藥的等等等等。但凡你能想象的、超乎想象的反饋,我們都曾收到。編輯部的同仁們當然也會產生相應的情緒,有時是欣喜,有時是失落,有時是無奈……
  
  當我們從各種小情緒中掙脫,回頭再看這些那些反饋意見,心中是有感恩和自豪感的。有一種無奈叫孤芳自賞,有一種傷害叫無動於衷。不管是褒獎還是批評,讀者朋友們正是由於對《故事會》關愛有加,所以才直抒胸臆。正如陽光促使小草生長,細雨更讓小草茁壯。
  
  農歷新年即將到來,希望朋友們一如既往地關愛《故事會》,且不吝賜教。雖然我們所處的位置不盡相同,但所懷的美好盼望是一致的,願世界更美好一點、傢庭更幸福一點、故事更精彩一點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