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收購謊言

  周曉老婆的生日快到瞭,老婆向他要一件生日禮物——鉆戒。周曉要把銀行存款拿出來去買,可老婆堅決不同意,說那錢一分不能動,讓周曉另想辦法。
  
  這不是刁難人嗎?周曉每月工資如數上交,一分不能少,哪來的錢買鉆戒呀?可老婆發話瞭不能不辦,搞得周曉愁眉不展。這天,周曉經過一傢小店,隻見招牌上寫著“收購謊言”。
  
  周曉帶著驚訝,進入那傢小店。裡面隻有一個漂亮的女孩在擺弄電腦,見周曉進來,熱情地問:“先生,你想出賣謊言嗎?”
  
  周曉“嗯”瞭一聲,心說還真有這樣的怪事,便問:“謊言真可以賣錢嗎?”
  
  “當然可以,謊言在你手裡一文不值,但在我們公司卻是一筆財富。”女孩熟練地介紹著業務。
  
  周曉又問:“那謊言的價格是多少?”
  
  女孩拿過一張價目表,說:“看謊言的質量和重復程度,質量越高,重復率越低越值錢,最高價一萬,最低價格每個謊言一百元。”
  
  周曉暗自驚喜,說謊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,一個一百,說十個不就一千嗎?如果碰上幾個值錢的謊言,說不定能大賺一筆呢。周曉笑呵呵地說:“那我現在就撒個謊吧,今天早上我偷瞭老婆一百元錢,其實這是個謊言。”
  
  女孩笑瞭起來:“先生,你太心急瞭,我們可不要這樣的謊言。”
  
  周曉心生不快,為什麼不早說清楚。
  
  女孩拿來說明書讓周曉瀏覽,周曉仔細閱讀,原來上面有詳細規定,最主要的一條是所說的謊言必須是以前說過並且收到實效的。周曉想瞭想,那就重新說一個吧。
  
  周曉鼓起勇氣,還從老婆身上下手,因為周曉覺得和老婆說的謊言最多,便說:“前天晚上我去參加同學會瞭,有不少女同學,我怕老婆懷疑,回來時我騙老婆說是和同事談業務。”
  
  女孩點瞭點頭,拿過一張表格,是謊言使用處置授權書,也就是說周曉的謊言完全歸這傢公司所有,如何使用周曉無權幹涉,讓周曉把謊言寫上,填好授權書。
  
  周曉為瞭拿到錢一切照辦。他把表格填完,女孩把謊言輸入電腦查詢,結果顯示,重復率百分之百。周曉一愣,難道這世界上幾乎每個男人都這樣騙老婆,不隻自己一個?
  
  這時女孩拿過來一百元錢交給周曉:“重復率太高,隻能得到這些回報。”
  
  周曉接過一百元錢,美滋滋地向傢裡走去。回到傢,老婆正在生氣,問他去哪裡瞭,打電話也不接。周曉不敢說出實情,便說:“我爸生病瞭,我去看看。”
  
  妻子將信將疑,盯著周曉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周曉心裡有鬼,還想編一個謊言,忽然靈機一動:對呀,這不又是一個謊言嗎?重復率肯定低。
  
  周曉來不及多想,又撒個謊說:“老婆,公司老板找我有事,我去應付一下。”
  
  說完,周曉轉身而出。
  
  周曉一路小跑來到謊言公司,發現有不少人進進出出,很明顯,他們都是來出賣謊言的。周曉可不想讓自己的謊言被別人知道,決定等到最後一個再進去。一直等到十點多,周曉發現隻剩自己一個人瞭,他邁開大步進瞭公司。那位女孩上午還精神抖擻,現在簡直成瞭霜打的茄子,有氣無力地說:“累死我瞭,沒想到出賣謊言的人這麼多,你怎麼回來瞭?”
  
  周曉笑著說:“我要繼續出賣謊言。”
  
  女孩照舊讓他填授權書,然後查詢謊言重復率,結果發現重復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。周曉急瞭,如果照這樣撒謊,何時能賺到買鉆戒的錢啊?
  
  周曉問:“什麼樣的謊言重復率低呢?”
  
  女孩回答:“想想你和誰隻撒瞭一次謊,那個就應該是最低的。”
  
  周曉苦思冥想,這麼多年和老婆撒謊最多,其次就是騙父母的次數瞭,還有就是同事和上司,幾乎沒一句是真話,要說沒被自己騙過的,恐怕一個沒有。周曉想到這裡,不禁大吃一驚,天吶,原來自己從小到大,竟然完全是在謊言中度過的!
  
  周曉覺得十分愧疚,說瞭那麼多謊真是對不起妻子,對不起父母,也對不起其他人。周曉把授權書往桌子上一摔,毅然離去。
  
  這次,周曉鬼使神差地走瞭另一條路,發現前面有一塊牌匾,上面寫著“出售謊言”。
  
  周曉暗吃一驚,因為在門前他發現瞭自己的老婆,她來這裡幹什麼?周曉暗中尾隨,隻聽一位小夥子問:“大姐,你想購買謊言嗎?”
  
  周曉老婆說:“我覺得我老公一直在向我撒謊,我想要知道他到底說瞭哪些謊。”
  
  小夥子問:“你老公叫什麼名字?”
  
  “周曉。”
  
  小夥子把名字輸入電腦:“有這個名字,如果你決定購買,一條五百元。”
  
  老婆咬瞭咬牙,拿出五百塊錢。小夥子把謊言打印出來交給老婆,老婆看瞭一眼,臉色陰晴不定,嚇得周曉趕緊躲藏起來。
  
  回到傢,周曉小心翼翼地進入房間。老婆見他進來,不無慍色地問:“一上午你到底在幹什麼?”
  
  周曉知道無法再隱瞞下去瞭,“撲通”跪在老婆面前,打算和盤托出。
  
  老婆忽然溫和地說:“看把你嚇得,我又不是老虎,我已經去過謊言公司瞭。”說完,她把謊言表放在周曉面前,隻見上面寫著:為瞭給老婆一個驚喜,我騙老婆說去和老板見面,其實我是在為她準備生日禮物。
  
  周曉一怔,自己根本沒那麼寫呀,怎麼回事?老婆那邊已經含情脈脈瞭,周曉覺得謊言公司簡直太善解人意瞭,竟然在出售美麗的謊言,他一把抱住老婆:“老婆,以後我再也不撒謊瞭,最可恨的就是那傢公司,前門收後門賣,害得我沒賺到錢,倒賠瞭不少。”
  
  話音剛落,老婆的手機響瞭,隻聽一個小夥子說:“大姐你好,由於操作失誤,我把客戶謊言打錯瞭,給您的是一位未婚男孩的謊言。而您丈夫的謊言是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