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信任

  有個將軍戰功赫赫,但是他樹敵太多,所以決定為自己增加一個可靠的衛士。
  
  將軍的貼身衛士當然必須百裡挑一,副官漢克負責初選,整理好具體資料後,再交給將軍,由他親自面試。
  
  這一天,將軍瀏覽瞭漢克送來的名單,點瞭一個叫斯曼的下士來面試。
  
  斯曼擅長射擊、格鬥等,這類科目的成績全都是“優”,父親是中學教師,母親是紡織工人,看起來是非常合適的衛士人選。
  
  這天,將軍親自面試斯曼。隻見斯曼身高一米八,身體非常強壯,長相也極為英俊。
  
  將軍看瞭非常滿意,他拍拍斯曼結實的肩膀,鼓勵說:“小夥子,好好在我身邊幹,你大有前途。”
  
  斯曼倒沒有特別激動,隻是平靜地說:“將軍,謝謝您對我的提拔。”
  
  漢克在一旁看著斯曼如此冷靜的表現,隱隱覺得他不簡單。
  
  事實證明,斯曼果然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衛士。好幾次,斯曼不費一槍一彈,就憑那雙鐵鉗一樣的手和精湛的格鬥本領,就輕而易舉制伏瞭對將軍圖謀不軌的暴徒。不知不覺,斯曼成為瞭將軍最為信賴的左膀右臂。
  
  這一天,漢克一臉緊張地來到將軍府邸,他告訴將軍:“那個斯曼太危險瞭,不能將他留在您身邊。前兩天,我無意中翻閱瞭斯曼入伍前的檔案。原來,他11歲時父母雙亡,現在的父母隻是養父母。而他的親生父親,竟是死去的麥克上校!”
  
  “麥克上校?”將軍隻覺得腦袋“嗡”的響瞭一聲。12年前,麥克上校是將軍最強勁的競爭對手,後來將軍抓住機會,以通敵叛國罪下令處決麥克上校全傢,隻有他不在傢的小兒子得以幸免。沒想到那孩子如今竟成瞭自己的貼身衛士……
  
  漢克見將軍沉默不語,小聲請示:“您看,要不要把斯曼控制起來?”
  
  將軍沉思一會兒,臉上突然露出瞭笑容,說:“繼續留用斯曼。另外,在適當的時候,把斯曼的身世和我用他做貼身衛士的故事透露給報社。”
  
  不久,全國各大報紙都刊登瞭將軍與仇人兒子的故事。一時間,將軍的寬厚仁慈贏得瞭全國人民的愛戴。
  
  在此之前,將軍和斯曼長談瞭一次。
  
  斯曼聽將軍講話時,表情一直非常平靜。最後,他說父親的確是想叛變投敵,將軍處決父親理所當然。
  
  將軍聽完斯曼的表態,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無奈地說:“其實我與你父親是很好的朋友,可軍法無情,我也是沒辦法。”說完,他還落下瞭幾滴眼淚。
  
  漢克一直站在一邊保護將軍,他看著落淚的將軍,心中升起陣陣寒意。
  
  將軍重用仇人兒子的事情,在喧囂瞭一陣後又平靜下來。
  
  這天,將軍應邀到一所大學演講。斯曼著一身軍裝,腰佩手槍,不離將軍左右。
  
  演講進行到高潮時,斯曼突然發現,一個戴墨鏡的男人行跡十分可疑。斯曼感覺情況不妙,把手按在瞭槍套上。
  
  突然,戴墨鏡的男人掏出瞭手槍。但斯曼動作更快,他先飛身擋在將軍面前,同時拔槍向對方開火。
  
  然而斯曼的槍沒有響,刺客的子彈卻應聲而至,射進瞭斯曼的胸膛。斯曼當場喪命。
  
  在送別斯曼的葬禮上,將軍痛哭流涕,這一幕再一次感動瞭全國人民。
  
  隻有漢克對此深表懷疑,他疑惑的是為何斯曼的手槍在關鍵時刻啞火瞭呢?
  
  於是,漢克反復檢查斯曼使用過的手槍,發現子彈裡沒有火藥,所有的子彈都沒有火藥!
  
  漢克當即向將軍報告。
  
  將軍顯得一點也不意外,他說:“我知道,是我讓人做的。”
  
  漢克驚訝地問:“為什麼?”
  
  將軍輕描淡寫地說:“你以為我真的相信斯曼?不,他畢竟是我仇人的兒子,誰能保證他不會對我不利?實話告訴你,自從我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後,他的槍裡就再也沒有一顆真正的子彈瞭!”漢克聽瞭,若有所悟。
  
  當晚,將軍被人刺殺瞭,他的腦袋被子彈打穿,眼睛瞪得很大很大,死前似乎看到瞭什麼可怕的東西。
  
  將軍的副官漢克消失得無影無蹤。他留下瞭一張字條:世界上可怕的不是不被信任,而是被人假裝信任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