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滿地找牙

  有個姓趙的房地產老板,他到南非考察,同行的有市建委主任張林。
  
  晚上,東道主請客,張林正吃著,突然“嘎嘣”一聲,他從嘴裡吐出瞭一顆牙齒。這可如何是好?張林正愁著呢,身邊的趙老板發話瞭:“張主任,這裡我有朋友,明天咱就去裝顆假牙。”
  
  第二天,趙老板陪著張林找到他的朋友,牙醫給張林弄瞭個模型後,告訴張林,三天後就能裝上假牙。
  
  三天後,張林也剛好有空,趕到醫院裝上假牙,但他要掏錢付費時,趙老板一把按住他的手,說:“張主任,區區一顆假牙,怎麼還讓您掏錢?”
  
  張林知道國外看病很貴,所以堅持一定要自己掏錢。
  
  趙老板不高興瞭,拿出一張發票,說:“不就是一顆假牙嘛,用得著這樣認真嗎?”張主任瞄瞭一眼發票,見上面金額也不大,便不再吭聲瞭。
  
  出瞭醫院大門,趙老板把發票給瞭張林,特別加瞭一句:“請張主任將發票保管好!”因為金額不大,張林也沒在意。
  
  當晚,張林和趙老板乘上飛機回國,兩人坐在飛機上,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閑話。忽然,趙老板從口袋裡掏出一隻小盒子,往張林手裡一塞,說:“張主任,這是我送給嫂子的禮物,請您轉交!”
  
  張林觸電似的跳起來,連說:“不行,不行!”
  
  趙老板笑瞭,說:“張主任,您看都沒看,怎麼說不行呢?”
  
  張林一想也對,就接過盒子,打開一看,頓時傻瞭!
  
  原來,盒子裡躺著一枚碩大的鉆石戒指。他漲紅瞭臉說:“你、你這是幹什麼?”
  
  趙老板仰天大笑:“張主任啊,您真是一個清官。說實話,這枚鉆石戒指如果是真貨,那它值五十萬。但您不想想,我又不是傻子,怎麼會在公共場合給您張主任送這樣的禮物?”
  
  張林聞言一愣,趙老板說得不錯,飛機上畢竟是公共場合,他就是要送也不會如此明目張膽吧。想到這裡,張林不由拿起戒指細細察看。
  
  趙老板拍拍張主任的膝蓋,說道:“您就放心吧,這是一隻高仿真鉆石戒指。您回國內後,可以去珠寶行估價,如果價值超過五十元,您就還給我。”
  
  張林拗不過趙老板,忐忑不安地收下瞭這枚戒指。他回到國內,第一時間去瞭珠寶行,確認那隻戒指是高仿真的,這才轉交到老婆朱萍手裡。朱萍還挺喜歡,常常戴著玩玩。
  
  元宵節那天,張林在傢吃湯圓,吃著吃著,突然覺得被什麼東西硌住瞭,“噗”的一聲把剛吃進去的湯圓吐瞭出來。他傢的波斯貓“喵嗚”一聲,躥過來一口咬住他吐出來的湯圓,跑到瞭陽臺上。
  
  臨睡前,張林刷牙,感覺少瞭什麼東西,他張大嘴巴往鏡子裡一看,發現在南非裝的假牙沒瞭,卻想不起在哪兒掉瞭,也不知何時掉的。他把假牙的事情和老婆一說,老婆回答他:“掉就掉瞭吧,明天去醫院種一顆永久性的烤瓷牙吧。”
  
  星期天,張林正在傢裡休息,忽然有人敲門,他打開門,原來是趙老板。趙老板一進門,就打著哈哈問道:“張主任啊,南非裝的那顆牙齒感覺怎麼樣啊?”
  
  張林一邊給趙老板泡茶,一邊說:“國外也有山寨醫生啊,那顆南非假牙早跟我拜拜瞭。”
  
  趙老板一聽,臉色大變,驚呼道:“什麼意思,那顆牙齒怎麼啦?”
  
  張林見趙老板大驚小怪的樣子,笑著說:“那顆牙齒啊,掉瞭!”
  
  趙老板緊張地追問道:“掉瞭?掉哪兒啦?”
  
  張林見趙老板那麼猴急,便故意逗逗他:“掉馬桶裡瞭!”
  
  這會兒,趙老板聽出來瞭,張林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呢!他不由得長舒一口氣,再次叮囑道:“這顆牙齒可是從國外帶來的,有一定的紀念意義,您可千萬千萬要保存好啊!”
  
  過瞭一段時間,趙老板覺得火候差不多瞭,他準備和張林攤牌,想拿下市裡“南路大橋”的工程。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趙老板還沒出擊,他承包的另一項工程——過街天橋出瞭重大事故,天橋倒塌下來壓死瞭三個人。由於趙老板是直接責任人,因此,當天就被公安機關控制瞭起來。
  
  趙老板知道,是自己偷工減料,才出瞭這麼大的事故。他心裡特別害怕,但轉念一想,還好,早先留的後手,這下派上大用場瞭。趙老板眼珠子骨碌碌一轉,向辦案警察說:“我要舉報,我要爭取立大功!”
  
  趙老板舉報什麼?他舉報說自己曾送過張林一顆大鉆石,價值五十萬,還說有發票為證。
  
  隔天早上,張林像往常一樣去單位上班,但他剛走進辦公室,就被紀委的人堵住瞭,說是讓他配合調查一起腐敗案件。
  
  其實張林心裡也清楚,這次天橋倒塌案,自己作為上級部門領導肯定脫不瞭幹系,不過自己沒做過虧心事,不怕紀檢部門查。但他很快發現:事情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。
  
  紀委人員問張林,趙老板是否送過他價值昂貴的大鉆石。張林連忙聲明:“那是一枚高仿貨,我查過!”
  
  於是,紀委人員從朱萍手上取下戒指送去鑒定。接著,他們根據趙老板的交代,把首飾盒子夾層撬開,找出一張鉆石的售貨發票,價值五十萬。
  
  正當張林瞪著眼珠子不知所措的時候,戒指的鑒定結果出來瞭:這枚鉆石戒指是高仿貨,價值僅僅幾十塊錢。
  
  幾十塊錢的假貨,怎麼開瞭五十萬的發票?這裡面一定有蹊蹺。
  
  紀委人員繼續詢問張林在南非有沒有安裝過假牙?張林很坦然地說裝過,而且特別強調,那顆假牙不貴。紀委人員又問他那顆假牙現在在哪兒。
  
  張林一直不知道自己是何時何地磕掉瞭那顆南非假牙,因此事件進入瞭僵局。
  
  因為這顆南非假牙事關重大,而張林自己一時又說不清楚,於是,張林被“雙規”瞭。
  
  過瞭一個晚上,張林慢慢理清瞭自己的思路,他讓朱萍一起幫著回憶假牙的下落。
  
  朱萍想瞭半天,說:“好像是被我們傢的波斯貓搶去吃瞭。”張林這才想起元宵那天吃湯圓的事,馬上要求紀委派人來傢裡尋找。
  
  張林要當著辦案人員的面,宰瞭自傢的波斯貓。朱萍舍不得,這隻波斯貓簡直和他們兒子一樣親呀,她連連說:“不行,不行,不能宰貓!”
  
  張林急得直跺腳,說:“不宰貓,那就要瞭我的命呀!”
  
  朱萍緊緊抱住波斯貓,叫道:“誰知道那顆假牙就一定在湯圓裡啊?(www.rensheng5.com)再說,即便那顆假牙真的在湯圓裡,那麼多天過去瞭,也早就拉屎拉掉瞭!”
  
  夫妻倆正在爭執,正讀初中的兒子小明放學回傢,看見這麼多人,其中還有警察,嚇瞭一跳,便問道:“媽媽,他們這是幹什麼呀?”
  
  朱萍把事情一說,小明用手一指:“爸爸,平時波斯貓拉的屎,不是都放在陽臺上當肥料嗎?”
  
  一句話提醒瞭眾人,大傢又擁到陽臺上,在幾個花盆的土裡尋找起來。終於,那顆要命的“假牙”在一隻花盆裡被找瞭出來。
  
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真是六月裡凍死羊——說來話長。
  
  原來,趙老板為瞭攬下“南路大橋”工程,幾次對張林行賄,可一直未成功。那次在南非,張林掉瞭一顆牙,趙老板感到機會來瞭,他通過關系,買通當地牙醫,把一顆價值不菲的鉆石藏進假牙裡,給張林安裝好後帶回瞭國內。趙老板這樣做的目的,就是為瞭今後控制張林,威脅他幫自己辦事。
  
  張林是否犯瞭受賄罪,這事紀委正在討論,但不管怎樣,假牙事件給所有人上瞭生動的一課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