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出獄之後

  1。雙重打擊
  
  平文縣有個小夥子,名叫周宏亮,因為偷盜電纜,蹲瞭五年大牢。在獄中,他努力改造,日盼夜盼,終於盼到瞭刑滿釋放的這天。他拎個包包,出瞭監獄,回頭看看監獄大門,暗暗發誓,以後好好做人,再也不偷瞭,再也不回到監獄這個鬼地方。
  
  在周宏亮入獄之後,知道他的搭檔大頭狼金盆洗手,開瞭一傢燒烤店。這幾年,大頭狼每次來看他的時候,都說他的燒烤生意多麼多麼好。周宏亮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見識一下瞭。到瞭縣城,他打瞭輛出租,五分鐘後便到瞭這傢位於黃金地段的燒烤店。
  
  燒烤店門面不大,裝修得倒很氣派,燒烤店的生意主要集中在晚上,所以此刻顯得有點冷清。周宏亮走進店裡,一眼就看見吧臺後面的大頭狼,正咬牙切齒地狂拍鍵盤。這大頭狼一身的暴力傾向,如今雖說已不偷不搶,但在打遊戲的時候也要把他的暴力發泄出來。周宏亮見他對自己的到來毫無察覺,不禁想戲耍他一下,於是大叫一聲:“警察,舉起手來。”
  
  大頭狼果然驚得條件反射似的跳瞭起來,舉起瞭雙手。當他看清是周宏亮後,露出驚訝之色,愣瞭好半天才哈哈大笑著走出吧臺,狠狠地在周宏亮胸口擂瞭一拳,埋怨道:“你小子出來瞭,怎麼不通知我一聲,好讓我去接你呀。”
  
  “我是想給你個驚喜。”周宏亮揉著微微疼痛的胸口,興奮地說,“怎麼樣,沒嚇著你吧?”
  
  “你差點就嚇死瞭我,我還以為自己的事犯瞭呢。”大頭狼邊說邊轉頭對服務員說,“我最好的哥們兒出來瞭,趕緊去弄點吃的,我們今天要痛痛快快喝一場。”
  
  周宏亮急忙攔住他,說:“酒就不喝瞭,一會我得回傢看老爺子去,先來找你,是想跟你商量點事。”
  
  大頭狼猶豫瞭一下,拉著周宏亮進瞭包間,說:“你是想跟我說這飯店的事兒嗎?”
  
  五年前,周宏亮和大頭狼聯手做瞭不少案子,最後一票,搶瞭一個人的十四萬現金,兩人決定用這筆錢開傢燒烤店,從此告別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。可就在這時,兩人偷盜電纜的案子犯瞭,警察抓到瞭周宏亮。周宏亮咬緊牙關,咬定電纜是自己一人偷的,死活沒供出大頭狼,也沒供出其他的案子,但即使這樣,他也被判瞭五年徒刑。而大頭狼則順利地開瞭這傢燒烤店,當瞭老板。但他每次去監獄探望周宏亮的時候,都信誓旦旦地說,這傢燒烤店的一半是周宏亮的。
  
  聽大頭狼這樣一說,周宏亮有些奇怪,反問道:“燒烤店一人一半,這有什麼好說的?我是想讓你先給我點錢,我幾年沒見我爸瞭,回傢總得給他買點什麼吧?”
  
  “停停停。”大頭狼突然臉色一變,說,“你剛才說什麼?燒烤店一人一半?你腦子進水瞭吧?店是我起五更,爬半夜辛辛苦苦開起來的,跟你有一毛錢關系嗎?”
  
  周宏亮一下子愣住瞭,剛才還親兄弟一樣的老搭檔,一下子變得橫眉豎眼,臉色冰冷。他驚訝地問:“你什麼意思?你不是忘瞭,你開店的本錢是哪兒來的吧?”
  
  “我沒忘,是我傢房子動遷的時候,人傢給的補償金。”大頭狼露出得意的笑容說,“所有鄰居熟人都能幫我證明這點。我倒是奇瞭怪瞭,原來你今天不是來和我敘舊,是想搶我的店鋪啊!”(www.rensheng5.com)
  
  周宏亮隻覺得一股怒火直沖腦門,他萬萬沒有想到,大頭狼居然說出這種話來。關於動遷補償金確有其事,大頭狼傢原來的平房很大,除瞭回遷樓外,開發商還額外給瞭他十萬塊,可當時大頭狼成天跟一幫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,打架鬥毆,吃喝嫖賭,沒兩年十萬塊就敗光瞭,所以才會找到周宏亮合作。周宏亮再也忍不住瞭,上前一把揪住大頭狼的衣領,罵道:“你他媽的……”
  
  沒等他話出口,大頭狼反手握住他的手腕,用力一扭,周宏亮隻覺得手腕像斷瞭一般,痛得大聲呼叫起來。大頭狼一用力將他推倒在地,指著他的鼻子罵道:“厲害瞭啊你,敢跟老子動手?忘瞭老子是什麼樣的人瞭吧?”
  
  周宏亮捂著手腕,心裡不由打瞭個哆嗦。他知道大頭狼心狠手辣,惡名在外,無人敢惹,他可不敢跟這種人動手。他絕望地叫道:“既然你早就打算賴賬瞭,為什麼還一次次去監獄看我,跟我說那些話?”
  
  大頭狼獰笑道:“很簡單,我怕你為瞭立功減刑,把我供出來,所以我才要去穩住你,要不你以為我願意去那種鬼地方看你啊?”
  
  周宏亮一顆心沉瞭下去,這五年來,一個最重要的支撐他堅持下去的信念,就是這一半的燒烤店和美好的未來。沒想到,大頭狼這個混蛋根本就是在騙他。他死死瞪著大頭狼,一字一句地說:“你不仁,就別怪我不義,我這就去公安局,把咱倆做的那些案子全說出來,讓你也嘗嘗坐牢的滋味。”
  
  大頭狼滿不在乎地說:“願意去你就去呀,可有句話別說我沒提醒你,檢舉瞭我,也跑不瞭你,你還想進監獄再呆幾年嗎?你不管你老爸瞭嗎?前兩天我去看他的時候,老頭兒都病得不行瞭,唉,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天。”
  
  聽瞭這話,周宏亮的心臟像被人猛掐瞭一把,是啊,就算自己不在乎坐牢,也得替爸爸著想啊,爸爸年老多病,如果自己剛出來就又進去,爸能受得瞭這種打擊嗎?再說,自己立誓出獄後要好好做人的,何苦跟這種無賴糾纏不休?
  
  這時,大頭狼又換瞭一副面孔,說:“兄弟,咱倆都是小偷,你見過小偷講義氣嗎?別說咱倆隻是搭檔,就算你是我親兄弟,這錢我也不可能還你。再說瞭,這些年我沒少去監獄看你,更沒少照顧你爸,我也算是仁至義盡瞭吧?我知道你剛出來手頭緊,這兩千塊錢你拿著,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盡管說話,皺一皺眉頭我就是王八蛋。”
  
  看著大頭狼遞過來的薄薄一沓鈔票,周宏亮知道,這是大頭狼給自己的一個臺階,要是自己敢不就坡下驢,絕對沒有好果子吃。況且,大頭狼說得也有道理,就算檢舉瞭大頭狼,自己也免不瞭重返監獄,這樣兩敗俱傷太不值得,也隻好暫時忍下這口氣瞭。
  
  想到這裡,周宏亮看也不看大頭狼一眼,接過他手裡的兩千塊錢,大步走出燒烤店。
  
  在回傢的路上,周宏亮買瞭許多爸爸喜歡吃的東西,一進門就大聲喊道:“爸,我回來瞭!”
  
  可傢裡靜悄悄的,沒人應聲。難道爸爸出去瞭?為什麼屋裡彌漫著一股陳腐氣息,到處都是灰塵呢?周宏亮心裡升起一股不祥之感,急忙轉身沖出門,去敲隔壁鄰居阮叔的門。阮叔見到他,又驚又喜,說:“宏亮啊,你可算回來瞭。”
  
  “我爸爸呢?”周宏亮焦急地問,“你知道他去哪瞭嗎?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