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種機緣

  父親和叔叔因為宅基地產生瞭矛盾。他們住在同一棟老屋裡,口角一直不斷。身心疲憊的父親從老屋裡搬瞭出來,花瞭兩年多時間、欠瞭一屁股債,終於在離村二裡地的山腳下造瞭一棟土屋。
  
  在口角紛爭中,父親是一位戰敗者,他一度十分傷感。因為在農村,凡是把房子造在村外的,大都是外姓,而我傢搬出瞭村子,按照老一輩人的說法,算是“破落”瞭。而且當時建房的地方隻有一條泥路,也沒有水源,傢裡用水得到村子裡去挑,生活非常不便。一傢人生活在那裡,很是淒涼。
  
  三十年後,當時偏僻之處成瞭全村位置最好的地方,背靠山,村裡又出資修瞭條水渠,正好穿過傢門口,房子綠蔭環抱,不遠處就是省道。
  
  前幾年,我出瞭一些錢,拆瞭土屋,造起瞭一幢洋房,裡面裝修一新,居住條件要比城裡的房好得多,引得村裡人羨慕不已。這樣的好地方一度引得大老板的註意,托人來問能否出售,結果被父親一口回絕。
  
  原因很簡單,父親非常“迷信”地認為,當年搬傢可能是一種機緣,是上蒼讓他得到瞭這樣好的地方,而且自從搬出村子後,傢裡好事不斷。
  
  最讓父親得意的還是我。住在老屋時,我的學習成績奇差,老師曾對父親說,這孩子的腦子可能缺少一根筋。自從遷到瞭村外,有些玩伴看不起我瞭,不願意跟我玩,我如果想找他們玩,也得走上兩裡地。那時候的時間很多,作業不多,放瞭學就等著吃晚飯,等天黑上床睡覺,實在閑得無聊,就拿起教科書當閑書來看,這一看就看出瞭門道。
  
  我的成績也就在幾個月裡發生瞭變化,所有老師都不得其解。直到期末考試我的成績再次名列第一時,他們才信瞭,這孩子終於開竅瞭。後來,我是村裡十幾個同齡人中唯一考上大學的。
  
  在村子裡,父親也成瞭讓人尊敬的人,每逢紅白喜事,村人們都會請他去,有瞭矛盾,也會請他去調解。
  
  生活真的是有機緣的。

  父親認為那次傷心的搬傢改變瞭我的命運,也改變瞭全傢人的命運。

  回首這三十年,真的如此。我也相信機緣,它是那麼捉摸不定,有些看起來糟糕的事情,也未必真的會讓你糟糕,反而是助你成長,促成你改變的一個契機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