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我也很無奈

  我是一傢公園管理處的負責人。這天早上,我到局裡開會,結果被市領導狠批瞭一頓,原因是上周日,市領導微服私訪,發現有人在公園裡賣唱,這是明令禁止的。
  
  從局裡回來,我把門衛老馮叫到辦公室,問有無此事?老馮承認自己失職:星期天傍晚,有一個殘疾婦女帶著個雙目失明的小女兒在公園裡賣唱。他上前勸阻,那娘倆擦眼抹淚地求他,說娘倆一人隻唱一首,唱完就走。他一時心軟,就答應瞭。
  
  我聽瞭,狠狠地把老馮訓瞭一頓,當月獎金扣掉,如果下次再出現這類事,那就下崗回傢!
  
  這年頭,下崗誰不怕啊。從那天起,老馮鐵面無私,一些想到公園裡經營的小商小販都被他攔在門外,一連多天都平安無事。
  
  可好景不長,半個月後的一天傍晚,我剛到公園門口就見門口圍瞭很多人,人群中有一個殘疾男人,坐在一個木制的小滑板上。他手拿麥克,打開滑板上放的一個小音箱就賣起唱來。
  
  老馮跑哪兒去瞭?難道是存心不管?我正尋思著,隻見身穿保安服的老馮急匆匆地跑瞭過來,走進人群,先是拔下音箱上的麥克,然後勸殘疾男人離開到別處唱。
  
  殘疾男人可憐兮兮地求老馮,他就唱一個小時,以後再也不來瞭。
  
  一些圍觀的人見殘疾男人可憐,就幫著說情,讓老馮通融一下。殘疾男人見有人幫忙,便流著淚說自己生活如何如何困難,被逼無奈才出來賣唱乞討……可老馮態度十分堅決,鐵著臉讓對方趕緊走。
  
  見老馮不講情面,殘疾男人突然變瞭臉,十分強硬地說賣唱又沒犯法,誰敢抓?接著就把麥克重新插上,賣力地唱起來。
  
  老馮一看殘疾男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很是來氣,就想上去搶麥克。
  
  看到這,我心裡暗叫不妙,老馮可千萬別上去搶呀,一搶事就大瞭,就不是文明執法瞭,要是被人拍瞭照,放到網上去,那就更麻煩瞭。
  
  還好,老馮半途收手,隻是在旁邊大喘氣。
  
  站在暗處的我也跟著著急生氣,好言相勸,人傢不聽,硬趕又不行,接下來該怎麼辦?
  
  老馮傻傻地看瞭一會兒,啥也沒說,然後轉身走出人群。
  
  見老馮撒手不管瞭,我剛想沖出去,突然,老馮拿出手機按瞭個號碼,講瞭沒幾句,掛上電話,轉身又回到人群中,呆呆地看著殘疾男人。
  
  我很納悶,老馮給誰打電話,難道是打110?這也有點小題大做瞭。
  
  我正尋思著,突然,一個拄著雙拐的中年婦女擠進瞭人群。
  
  這個殘疾婦女是誰,是老馮找來的,還是來看熱鬧的?隻見殘疾婦女深深地看瞭一眼老馮,然後走到殘疾男人面前,把雙拐一放,一下子跪倒在地,哭求道:“大哥,求你別在這裡唱瞭,你要再唱下去,我丈夫就得下崗,我們也不容易啊……”
  
  殘疾婦女的話還沒說完,老馮也一下子跪倒在殘疾男人面前,一句話也不說。
  
  殘疾男人徹底被眼前的一幕打敗瞭,他二話沒說,收起麥克,滑動板車,走瞭!
  
  我沒想到老馮的妻子也是殘疾人,更沒想到他會找妻子來幫忙。
  
  人群散瞭,我從暗處走瞭出來,上前拍拍老馮的肩,表揚道:“好樣的!明天,我就向局領導匯報,讓局裡褒獎你和你的妻子!”
  
  老馮驚叫道:“別,千萬別!”
  
  我奇怪地問為什麼?
  
  見四下無人,老馮這才小聲地對我說:“她不是我老婆……”
  
  這時,那個殘疾婦女笑著對老馮說:“那天,我把電話留給你,你還不想要,今天派上用場瞭吧。我以為我可憐,沒想到你比我還可憐。”說完,她拄著拐杖走瞭。
  
  聽瞭殘疾婦女的話,我猜出她是誰瞭。果然,老馮接下來跟我解釋說,那天在公園裡賣唱的女人就是她,剛才他打電話請她來幫忙。老馮不無埋怨地說:“別怪我,我這也是被你們逼得沒法子瞭……”
  
  我無辜地說:“我也很無奈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